返回

大汉列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必先利其器
    “阁下以列侯之身蒙不白之冤,坐罪失侯免为庶民,虽然阁下家资颇丰不虞苦劳,但是八月征收算赋在即接着就是徭役加身,是否有难处?但有力所能及之处告诉我便是。”

    曹时告诉他一个事实,汉代是以秦法的军功爵名田制为主,列侯高居于二十级爵的顶端,享受诸多特权以及福利,樊它广失侯被一撸到底,从列侯降到零级民爵的庶民,一家人负担的人头税、徭役一份不能少,千头万绪的麻烦堆在眼前够他难受的。

    樊它广面露难色:“君侯所言甚是,我虽然被免为庶民,但是这几十年来积蓄的家资丰厚,家人很担心在路上被盗匪劫掠,即使安然无恙返回沛县故里,举目无亲亦无一亩田地,非常担心被酷吏盘剥压榨,还有家中族人八十余口吃穿用度是笔不小的费用,坐吃山空不用三年就会沦为赤贫。”

    “不如留在我平阳侯府,此地距离京师只有三天路程,可以随时得知京师的消息,说不定天子消气又复封阁下为舞阳侯。”

    “可是某无颜白食君侯之禄……”

    曹时知道他心动了:“阁下曾为列侯亦熟知列侯礼仪章法,我想请阁下做我的礼仪文师,主掌侯府礼法制度指导我言行举止,按侯府规制就给秩比两百石的上俸如何?阁下族人有贤德有才的人可以在侯府中任职。”

    “多谢君侯大恩,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樊它广顿首拜下,再抬起头立刻换了副脸色,端起师长的架势对曹时训诫起当年哪位列侯是怎样对家吏的,在侯国里一个月要有几次去侯国中巡视,五大三粗的壮汉竟然劈哩啪啦说了两个时辰不停歇,让曹时揉着眉头大呼看走了眼。

    隔天上午,陈叔气喘吁吁的走回来,身后跟着七八个老实木讷的汉子,曹时见他们拎着箱笼包裹像逃难似的,才弄清这些人是从河东郡治安邑招来的铁匠。

    曹时盯着五大三粗的大汉询问,那背着大包的年轻汉子约莫二十五六岁,一张口河东安邑腔:“俺叫连季,安邑禹王乡人,家里世代为金匠,据俺太公说先祖为魏惠王打造过兵刃,听陈家丞说侯府招铁匠,如果愿意去就给俺一千钱安家费,俺爹不愿意来,俺觉得合适,就来了。”

    “这齄奴,恁地在君侯驾前说出来了。”鲁不害骂了连季一句,顿首拜下说道:“连季一族铸造青铜器的手艺很厉害,到高皇帝开国以来铁器渐渐占了上风,青铜器没有人使用才开始学习炼铁器,虽然学习的比较晚,但冶炼技术还是很厉害的,到连季这已经名闻河东了。”

    鲁不害暗示连季手艺不错,君侯要用人就不要过度惩罚他,否则失去这样的人才就做不了事情了。

    樊它广手捧竹简质疑道:“鲁不害,齐国人,今年三十二岁,咦?齐人鲁连子是的先祖,怎么会选择以冶铁为业?”

    “在下先公鲁连子立誓不为秦民,两代以后秦灭齐逃入燕地群山避祸,秦亡后本意西渡黄河尊奉汉王,无奈魏地大战不断我家先公险些被掳为兵卒,只好躲在安邑拜师学习冶铁工艺才免兵役,从那时起到在下已经的第三代人了。”鲁不害不卑不亢,可以看出他对先祖非常自豪。

    “鲁连子,就是那位宁愿赴东海而死,也不愿为秦国之民的纵横大家,齐国义士啊!”曹时惊讶的看着其貌不扬的汉子,昂首挺胸还真有几分战国名士的姿态,战国的纵横家里只有鲁连子是最有爱国情操者,苏秦张仪那种背信弃义的食利小人比起他可差远了。

    “不敢当君侯谬赞。”

    “那就以鲁不害为铁匠家监,秩比一百石。”

    鲁不害欢喜的顿首拜谢,匠户们转身走出去招呼府外等候的亲戚帮手徒子徒孙,一会儿功夫一百多号人被安排在侯府外的冶铁作坊里。

    侯府本就有冶铁作坊,平时的工作只是打些侯府用的铁器农具,或者修补侯府里的兵器物件,因而侯府的铁匠日子过的很清闲,只有农忙时才会稍稍忙碌一些。

    但是他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

    上午人进了铁匠工坊,下午曹时就亲临现场督促铁匠们开工冶铁,看到通红的木炭一铲一铲的往火炉里丢,曹时的眉头紧紧皱起:“为什么要用山里的木材作为燃料,河东水土宝贵,树木有固土保地的功效,我记得山上有石炭可以作为冶炼燃料,们为什么不用石炭?”

    他提到的山是侯国西部的群山,在山岭之间有许多被称作黑石的露天煤矿,而这些山头就被称作黑石山,许多裸露在外随着风吹日山滚落到山下道旁,当地的居民在山上砍柴把黑漆漆的石头当废物丢到一旁,没有人意识到这会是作用惊人的燃料。

    鲁不害笑着说道:“君侯有所不知,魏武侯那会儿也曾有人进言说山上黑石可引火炼铁,但是铁匠们后来发现炼出来的铁器硬而脆,有的碰上锋利的青铜器一触即断,从那以后渐渐的也没有人提黑石连铁的事情了。”

    “们做的不对当然炼不出好铁,这炉铁水出来就先停工,陈叔招几个寻山林的人领着府里的男仆去山上猜石炭,我有大用。”

    陈叔固执地发问:“君侯为一国之主万民仰望,在侯国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