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符永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天赋异禀
    教他们武学的教习姓孟,能被墨家聘来教授族内的子弟武艺,这位孟教习也是有一身本事的。

    十八样兵器样样精通?

    切!那是小瞧人,只要能数得出名号的,这位孟教习都能耍上几招,以墨染衣不太高的眼光来看,还是很似模似样的。

    孟教习一贯剑不离身,三尺青锋负于背后,剑鞘亦难以遮挡其外露的灵光。

    或许是受孟教习的影响,或者是人人都有御剑飞行的梦,择剑为武器的人最多,另外还有人选择软鞭、百巧扇、双刺锤这类或甩着好看,或暗藏机锋,或刚猛无双的武器。

    而选择弓箭的,除了墨染衣外,还有一个比她矮半头的男孩,墨染衣对与自己有相同选择的人很是好奇,多打量了两眼,可谁知,这男孩比女孩子还要害羞,脸一直红到脖子,低着头不敢看人,她看了半天,愣没看清这男孩的长相。

    咳咳,也是这孩子头发太长的缘故,遮了大半张脸。

    若不是学堂男女衣服不一样,她还真要以为这是个羞答答的小姑娘了。

    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实在很吸引人的眼球,同样的瘦弱,一个头要低到地上,看起来唯唯诺诺的,另一个倒是站得直,可怎么看都像风一吹就倒的样子,阳光下更显得那脸白透的吓人。

    看着其他人一眼一眼朝他们望过来,墨染衣觉得他们两个背后仿佛飘着“物以类聚”四个萧索的大字。

    “叫什么?”墨染衣轻声问道。

    “墨清浊。”小男孩小声答道。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墨染衣喃喃自语,“倒是好名字,也好记。”

    墨清浊飞快的抬眼看了她一眼,隐在碎发间的双眼皎洁明亮,生怕她发现,又快速的低头。

    “我叫墨染衣。”她对这个一直低头示人的小男孩有些好奇,这么“特别”,她怎么一直没发现呢?

    “我知道族姐的名字。”依旧是很小的声音。

    族姐?

    这么有礼貌的,真是少见,学堂里的孩子都是直呼名姓。

    “们两个跟我来。”孟教习看到所有人选好,最先叫他们过去。

    两个人跟在孟教习身后,来到箭靶之前,旁边的架子上,有不同材质,不同大小的弓,也有墨染衣心心念念的弩。

    简单教了他们拉弓射箭的姿势,看他们做了几次,大致无错,便让他们自行练习,转身离开继续指点旁人。

    墨染衣不想太过藏拙,这世界,相信有天才一说,与其兢兢业业的装作苦练而成,还不如一开始便给人箭术出众的印象。

    站定,抽箭,拉弓,射!

    姿势标准,力道略小,箭尖险险的扎在箭靶之上,距离红心不足半寸。

    嘴角不自觉的上翘,猎人标记,太好用了,标哪射哪,射箭于她,真是木难度啊木难度!

    看到旁边的箭靶还是空的,她疑惑的看向墨清浊。

    墨清浊也不低头了,狭长的双眼瞬间睁大,难以置信的盯着那还在上下乱颤的箭矢。

    正巧一阵清风拂过,小男孩眼前细碎的发丝飘扬起来。

    “咦?”墨染衣轻咦了一声,满眼的惊艳,好漂亮的孩子。

    或者,应该说是……男生女相。

    那略显柔和的轮廓,狭长明媚的双眼,如浅浅涓溪,清澈见底,肤白如玉,唇红而艳,忽略其性别的话,绝对是一美女的苗子。

    尤其那双眼睛,潋滟生波,极纯、极净,让人移不开眼。

    墨清浊快速的低下头,开始摆弄手中的弓箭,手忙脚乱的射出一箭,别说中靶,只飞到一半就掉在了地上。

    红晕再次爬满脸颊,又一次染到耳后。

    墨染衣:“……”

    羞羞是的代名词吗?

    她不是知心大姐,没闲情哄孩子,转过头来,目光锁定在箭靶之上,一支支箭矢带着微弱的破空声反射出去。

    “哗啦啦啦……”

    墨染衣愣住,射得太兴奋,忘乎所以了。

    墨清浊的目光在箭靶和族姐之间来回转着,眼里写着“惊悚”两个大字。

    闹出这么大动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里。

    “怎么回事?”孟教习快步走来。

    他看了看两人的站位,和那倒了的箭靶,朝墨染衣看去。

    发现这个瘦弱的小姑娘,像是吓傻了一样,风一吹,带动她身上的长袍微微抖动,像极了瑟瑟发抖的样子。

    他心里有些烦躁,对娇娇滴滴的小女孩,他委实不喜欢。

    上前几步,细看那箭靶,孟教习立时倒抽了一口气。

    只见那倒下的箭靶偏离原来的位置甚远向后倒去,其上密密麻麻扎着箭矢,箭尖入靶有深有浅,不一而同,却是将红心以及其周围全部占领,其中一支,力道甚大,将箭靶射穿而出,又将支撑箭靶的木梁射裂开来,箭靶本就不堪重荷,又失支撑平衡,这才会倒下。

    他猛地回头,目光灼灼的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