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符永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制符纸
    素娘眸子一黯,声音几不可闻,“姐姐的女红才是真的好……”

    说完她惊觉不妥,飞快的抬眼瞄了一眼墨世安的神色,看他犹在发愣,便松了口气,自我安慰着,许是他没有听到。

    “呢?”墨世安将绣框重新还给她,如星的双眼与她直直对视,眉宇间能清晰的读出“认真”二字。

    “素娘喜欢什么?”

    素娘的心止不住的砰砰跳起来,这些天,她虽然一直在尽力扮演一个好娘子的角色,但毕竟她和五爷的身份太过悬殊,即便是五爷现在落了难,她也从未希翼过他能对自己……即便是她们姐妹为他生儿育女,她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素娘虽与姐姐是双生姐妹,可不及姐姐巧手,大多在田间……”她弱弱的说道,双手不自觉的往袖子里缩了缩。

    墨世安明白了,难怪素娘的手上会有已然抹平的薄茧。

    “这隔尘符……”墨世安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素娘打断,她谨慎着用词,“素娘以前姐妹接下了铺子的活计,实在忙不完,我就帮着做一两件。”

    “是这样。”墨世安半晌才干巴巴的吐出三个字。

    “我去再劈些柴。”他闷声说完走了,步伐带着几分萧索沉重。

    素娘望了那房门一阵,探了探莫依的额头,低头继续穿针引线,不时捶捶后腰。

    莫依觉得自己清醒多了,果真像素娘说的,温度降下来不少。

    她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听不懂人言,很清楚她现在身体的小家,发生了什么。

    便宜爹墨世安,曾经是世人口中的仙人、仙师,其实也不过是刚刚接触修行之路的人,远没有传闻那么夸张,能搬山移海之类。

    若真到那种境界,也不至于因为意气之事,与人争斗,被人废掉修为扔出山门,祖父怒其不争,将他逐出家,有点任其自生自灭的意思,那些天雨水连绵,他们都不知该往何处去好,最后还是素娘提议来这小桑村,她们姐妹的父母虽然去的早,但起码还有几家亲戚在。

    租车在路上走了六天,几乎花光了素娘身上仅有的银两,在素娘偷偷撸下自己手上的玉镯塞给了村长以后,他们终于在这个小小的村庄住了下来,分到了这座破旧不堪还漏雨的房子。

    从锦衣玉食到勉强吃饱肚子,对她而言,顶多是人奶换成了稀粥,相比前者,后者的接受度还更高一些,素娘本就是庄户人家出身,只有她的便宜爹过惯了大少爷的生活,乍从云顶跌落凡尘,诸多不适。

    但看得到,墨世安在很努力适应现在的生活,那句“守着们娘几个好好过日子”莫依万分认同,而她也在很努力很努力的融入现在的身份……

    “素娘,我想到了!”墨世安手上还拎着从村长家借来的柴刀,唬了素娘一跳,手上的绣花针一下子扎在手上,一点血珠渗了出来。

    “夫君,想到什么了?”别说素娘想知道,莫依也很想知道。

    “我会制符纸,我可以制符纸养家。”墨世安表情严肃,语气异常郑重。

    莫依没有听清后面两人的谈话,她又迷糊睡了过去,只恍惚听到两人说了很多话,她爹很兴奋,姨母很开心,她觉得或许穿过来也不错,有一个这样的家也不错……

    **********************************************************

    “姐,药好了,快趁热喝了吧。”小小的女娃,粉雕玉琢的,像一团面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手中的碗,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撒了一滴。

    “小妹,先放那好不好?姐等会就喝。”莫依,不对,现在应该叫为墨染衣将称好重量的灵石粉倒在房间角落的小坛子里,快速的扣上盖子,在盖子正中掀开一个孔洞,拿出一根竹竿,探进去,缓缓搅动起来,动作轻柔富有节奏。

    她最早一直听人喊“衣衣,衣衣”,又是姓墨,以为是和她本名相同,最多是音同字不同,还挺安慰的,后来才知道,他们这一辈女孩子的名字中间,都有一个染字,她的大名,应该叫墨染衣才对,问清了每个字,她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竟是和她每次玩游戏起的名字一模一样。

    “不行,大夫说要热着喝效果才好,病才会好的快。”小女孩也就六七岁大,模样又可爱,此时一本正经的板着脸,小大人似的,怎么看怎么有喜感。

    “也就这样了,哪里能好。”她不以为意,身上的弱症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能好早好了,不过是一天天这样熬着。

    要说前世的她死了就死了,还真没什么遗憾和感慨,实在没有什么人和事值得她留,可现在的她,却真的不愿这么早死,有疼哄她的爹娘,有关心她的妹妹,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虽然仅仅还只能温饱,却十分温暖幸福,这种温暖委实让她难以割舍……

    “还有两年,只要姐身怀灵根,就能长命百岁。”墨染玉很认真的说道,一双眼睛像钻石一样闪闪发亮。

    她实不愿再说些不中听的话让妹妹失望,只得暂时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