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楼梦之龙套秦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1可卿避难端王府 秦钟独跪午门前
    贾珍心中有事,自然睡不安稳。

    第二日一早,贾珍又派了小厮拿着帖子去了步兵衙门,这次却还提了王子腾的名头,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这次领人却十分痛快,只是赖升几个先是被打了一顿,又抽了三十鞭子,又被仍在冰凉的水中足足泡了一夜,此时各个脸色发白,嘴唇发紫,似是都不大好。

    那小厮显然没想到,有人竟真的敢对宁国府的人下手,却连车子带的也不够,又着人租了马车,将人安顿好已是正午时间,昨日之事原本不少人就瞧见,还曾传言这宁国府八成是招了煞,否则怎会接二连三出事?如今瞧着昨日还说是骗子的人今日就被接了出来,难免不在旁边指指点点,那小厮瞧着不好,慌忙赶了车,将几个人拉了回去。一番请医施药自不用说。

    这厢宁国府的人一被提出,那边却早有戴榕的人告知了秦钟。他此时刚刚在书房里呆了一夜,熬得小脸尖瘦,眼眶发青,只是与平日里嬉闹的样子比起来,似是长大了不少,纵然依旧是个十岁的小人,整个人却透着一股镇定,越发像秦业了。

    听了那人的话,秦钟表情淡然,只是点了点头。倒是李氏那边,不知从何处听得了昨日那番热闹,竟是水灏带了礼物前来探望。水灏何等身份,又受着伤,秦钟纵然心中难受,也只得强忍着心情招待。

    即便没有伤着,这事也值不当水灏亲自前来,只是水灏听他娘说了昨日秦府门前的混乱,却总有些想起那日那个睡在他怀里的小孩,还想到秦钟在自家马场里装哭的情形,不知道遇到了这种事,这孩子是否会哭鼻子。

    想着了,便有些放不下心,心道自己总归是欠他一条命,便说服了李氏,硬起了床。因是受伤,水灏坐的却是马车,到了秦府所在的胡同,水灏掀开帘子向外开,便瞧见了秦府大门敞开,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衫的孩子,不是秦钟是哪个?

    只是他却是越发瘦小,整个人单薄的像把剑,有股别与从前的锋利,水灏不自觉的,皱了眉头。待到秦钟候着水灏下了车,一路带着他看了秦业,在与他在花厅坐下,水灏才开口问道,“却要怎么办?”

    秦钟抬头反问,“四公子有何指教?”

    “看要快还是要慢。”水灏却是一番真心,那日之事他专门问了李胜,知道自己袭击在前,秦钟救他回开元寺并报信在后,自己拖累两人掉下断崖在前,秦钟救命在后,无论如何,他不能看着秦钟受欺负,但也不能看着秦钟为了一时之忿丢了性命。隐约着,他觉得有些不希望秦钟出意外。

    “何解?”秦钟眼睛看向他,显然在等待他的办法。

    “慢则徐徐图之,如今宁国府烈火油烹,但贾敬修道,贾珍好色,贾蓉却也是个付不起的阿斗,只等得他势衰的那一日,加以动作即可。”水灏抿了口茶,接着说,“快则收集其罪证,适时放出即可。”

    这两样虽是办法,但前者耗时太久,后者难以操控,秦钟摇头道,“却都太慢。”

    “要做什么?”水灏突然有了丝担心,这秦钟要干件很危险的事,“别忘了,如今秦家等着支撑门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苦……”

    “人欺到头上,爹爹中风,姐姐卑弱,如我不强,难不成要等着爹爹被气死,姐姐被抢走独自守着家门支撑所谓的门户吗?”秦钟双眼平视水灏,这双眼睛却不是月余前,在端王府所见时少年人的狡黠与灵动,而是平静如湖水。

    水灏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若是势强,秦家凭着有个端王府的公子做表侄,宁国府也不敢欺负上门,只是他势弱,如今虽靠着那次办的差事,在父亲面前有了丝印象,却终究太过薄弱,此时的秦钟,和当年娘不在府中,独自生存的自己有何不同?一时间,不甘冲入肺腑,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

    秦钟将他的样子尽收眼底,想着这人终究有些良心,此时也不怕与宁荣两府结仇,前来看他,当即安慰道,“四公子不用担心,我总要保下命伺候爹爹,为姐姐送嫁的。”又瞧着他实在是想帮忙,思虑了一下,便道,“若有心,可让表姐接了姐姐去端王府小住几日,别让姐姐受惊。”

    水灏只恨自己无能,却说不出为何情绪变动如此之大,只道,“这却不用跟娘禀告,让姐姐收拾,我这就带着她回端王府,就说带她陪娘住几日。”

    秦钟点了头,吩咐了摘星去通知如佳、如慧收拾东西,自己又去劝了秦可卿,又一时想着端王府怕也不安全,便让人去了郊外的庄子上,接了望月回来,陪着秦可卿一起去了端王府。

    这边送走姐姐,看了仍在昏睡中的爹爹,秦钟方才进了书房。秦业不过是个五品官,家里连主带仆一共不过二十七人,其中,主子三人,丫鬟六人,婆子五人,小厮与老仆共计十三人。

    秦钟捡了两人,一人给了一封信,让其中一人将信送到了开元寺主持那里,他与爹爹是多年好友,而且听爹爹说主持未出家之时,却也是大家子弟,否则不会有家族专门为出家的子弟建造一座寺庙。

    而另一封信,则送给了左副都御史张骁,此人最是刚正不阿,京中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