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楼梦之龙套秦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 云上楼戴榕指路 温柔乡贾蓉被绑(捉虫,看过勿点)
    贾攸死的很早。

    他跟贾敬是堂叔侄,自幼一起读书,与贾敬不同,他是个颇有才华的人物。十三岁中举,十八岁金榜题名,虽没有状元探花之才,却也是二甲出身,与那林如海正是同科。

    宁国府一代出了这两个读书人,着实是兴盛之兆,假以时日,两人在朝堂上相互扶助,未尝不会有一番作为。只是好景不长,五年后的一个冬日,贾攸淹死在自家的荷塘里,宁国府给出的解释是酒后失足,出葬时,其妻碰死在贾攸棺材前,却是只留下独子贾蔷。自此,贾家东西两府,再没人提起过贾攸这个名字。

    直到戴榕渐渐长大,容貌渐渐定型,京里才有传言流出,说戴榕是贾攸与静雅公主的儿子。真假且不论,反正戴榕自幼没瞧过他爹——驸马戴庸的一个好脸,他亲娘——静雅公主也似是极为厌恶他,别说亲抱拥搂,便是见上一面都难。

    想到这里,秦钟才明白那极为针对贾家和王家的态度从哪里来——甭管真假,戴榕因为长得像贾家人而被父母排斥,他那传说中的爹又死得不明不白,要是他,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秦钟心中安定。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他和贾府没到敌人的地步,倒是与这戴榕暂时站在统一战线。

    几人寒暄过后,又结伴到了附近的一家云上楼吃酒。秦钟这才知道,戴榕竟与侯三哥哥侯芸关系极为亲密,侯三经常跟着哥哥玩耍,跟着戴榕早就认识了,所以那日才敢挑逗着王仁和贾蔷说话。

    说到那烦心事,却恰恰与那日的事情有关。原来虽然王子腾不是个以公谋私的人,那日过后更是没提过这事,但这世上最不缺乏的便是揣摩上司心意的钻营之辈。他们瞧着戴榕伤了王子腾的脸面,抽了王子腾的儿子,自认为王子腾定是对戴榕不满于胸,只是碍于身份不便做些什么罢了。

    而论起来,这京城谁人不知,这戴榕虽有个公主母亲,世家亲族,却比没有也强不到哪里去,否则,哪个公主的儿子,如今在步兵衙门做个小小的七品官?便借着一桩小事,罚了戴榕半年薪水。这侯三跟着他哥哥便是来给戴榕宽心的。

    戴榕那日看着阴阳怪气,这日脸上却带了不少表情,看着没那么阴郁。一圈酒喝下来,几个人便称兄道弟,将那步兵衙门的事说了又说。没转几圈,那话题终归回到了王家身上,又扯到了贾史王薛四大家。

    只听其中一人笑道,“说什么贾史王薛四大家,这京中勋贵多如牛毛,从高祖开始,皇亲都不知有几千人。呸!不过是挂了个国公府牌子的三流人家,却也敢如此嚣张。”

    那戴榕闷了一口酒,方才说道,“那王子腾确实不容小觑。”

    “王家惹不得,难不成贾家也惹不得,东西两府一个色中鬼,一个伪君子,还有个假道士,还有什么能耐人?反正他们同气连枝!”那人又道,“我倒是想起件事,却是这几日刚发生的。那宁国府中,贾珍和贾蔷竟滚到了一张床上,啧啧啧,也不知道这叔侄在一起,是叔叔压到了侄子,还是侄子□了叔叔?”

    几人大笑,那戴榕却脸色不佳。侯二是个细心人,知道那贾蔷八成就是戴榕的同父异母弟弟,听着这新闻怕是心里并不舒服,当即喝道,“这些腌臜事怎能在这里说,也不怕脏了孩子的耳朵。”

    谁料这句话却让那几个酒鬼不高兴了,其中一个道,“这样不行,那也不行,咱兄弟不就图个痛快,管东管西的累不累?”

    那边争吵闹着,戴榕不知何时走到了秦钟的身边,端着酒罐子有些醉意地对着秦钟说道,“从侯二那里借了两个人。”

    秦钟倒是没喝几口,如今脑袋清醒,他眉头微跳,并未接嘴。

    戴榕晃荡着坐了下来,在秦钟的左手,又道,“是查贾蓉的吧!”

    “不过是有人上门求娶,为了稳妥起见,自是要查的清楚些好。”秦钟精神紧张,脸上却表现的波澜不惊。

    “呵!”戴榕嗤笑,“怕是不是为了系红线,而为了拆姻缘吧!”

    “戴大人?”秦钟略作不快。

    “凭那两个人却是不行的,他们查不出什么。”戴榕又道,“婚事在即,这几日京城遭了天灾,还能拖延几日,等此事一过,却要给回答了。答应,不情愿,不答应,呵,”他又笑,“贾府怎会同意?”

    这却是实话,秦钟还未说话,那侯三却插了进来,说道,“既如此,戴大哥便给个办法呗,都是兄弟。”

    秦钟也不阻拦,他倒是要看看这戴榕想干什么,只听得那戴榕道,“我却知道个事情,但凡一出,保证让那贾蓉自顾不暇。”说罢,他竟俯下身来,将嘴凑到秦钟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秦钟的眼睛当即亮了,只是他向来知分寸,问道,“却不知戴大人为何如此帮我?”

    那戴榕脸色微红,笑道,“叫戴大人却是外道了,不如跟着小三一起叫大哥吧!”秦钟略有踌躇,他实在搞不懂这戴榕为何会多管闲事,就算是讨厌贾家人,却也没必要做到这里吧!

    那戴榕自不是笨人,哼道,“唯图一解气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