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70年代记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章
    “我来北京有事,正好听说你在这就上来看看,”他说谎了,他是特意来的,她没有挂断的电话被医生接起了,因此他来了。

    从牦牛车到汽车再到火车,一路辗转花了四天时间才到了北京,这四天里他想了很多,甭管前半辈子他俩好也罢孬也罢,谁欠谁的多,谁欠谁的少,这笔账已经算不清了,他和她曾是最亲的人,要是万一,她有个不好,最后一路,他送她!

    赵雁南躺在床上歪过头,眼泪打湿枕头,邱志强拉过椅子坐在她面前,握住她几近皮包骨头的手轻轻揉着,手背上青色一片针孔密布,他咽下所有的难受,勉强一笑,“我从西藏带了好多牦牛肉,我还记得你以前吃肉干老嫌没嚼头,这种肉可有嚼劲了,我给你拿啊,”

    邱志强从灰色的鼓鼓囊囊的行李袋中拿出了一大袋肉干,拆开,喂到她嘴里一片。

    见赵雁南没有拒绝而是吃了下去,他裂开嘴笑了,拿起一边暖壶摇摇,“没水了,我去打点水,”

    赵雁南在邱志强出去后,把嘴里的牦牛肉吐到了卫生纸上包了起来,她现在牙龈出血,红肿酸疼,胃口很不好,不用说是牦牛肉,就是稀粥她都喝不下。

    “雁南,你爸来了,”赵母推开门笑着说,

    “爸,”赵雁南挣扎着想要起来,被赵父止住,

    赵父见闺女又瘦有憔悴的样子,久经沙场心已经硬如铁石的男人不胜唏嘘和酸涩,但是他还是挺直了腰背面容刚硬。到底是六十的人了,双鬓斑白,遇上这么个从来不贴心不得他心的女儿他还是如山一般撑在她的背后,“这是做什么,你爸17岁干革命,数次命悬一线,有一次子弹穿心而过,都说活不了了,可是我命硬不信邪,硬是挺了过来,从那后甭管是再受什么伤从没有倒下过,病魔就想小鬼,欺软怕硬,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你是爸的闺女,就应该随你爸,还没有亮出刀枪较量较量呢,你就缩头当了逃兵,你孬不孬,”

    “老赵!”赵母见赵雁南哭了低声喝道,

    赵父横了她一眼,继续说,“雁南,你要是爸的闺女就给我打起精神来,我们赵家不出孬种,从今天起给我好好的配合治疗,该吃药吃药该打针打针,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赵雁南红肿着眼睛使劲点点头,鼓起了勇气“爸,我听你的话,我会配合治疗,不会再让你和我妈担心,”

    赵父这才欣慰了,突然瞅见地下的行李包,赵母这时也发现了,“谁来过了?”

    “雁南,等急了吧,我忘了还有水票了,先去买的水票,”话音未落屋里的赵父赵母都呆住了,这是邱志强?还是赵父沉稳,很快反应过来,

    “爸,”邱志强不知觉的喊出,刚一出口有些后悔,还没等开口呢就被赵母轰上了,

    “谁是你爸,你已经不是我赵家的女婿了,关系没有这么套的,”一席话说得邱志强羞愧的低下了头,

    “妈,您这是干什么呀,”赵雁南坐起来想要下床,邱志强立马过去扶她起身,给她穿上鞋,动作细致耐心,赵父看着两人眼里光芒一闪看不出情绪,赵母若有所思。

    “爸妈,姐,我回来了,”赵雁西的到来打破了诡异的气氛,“你是……邱志强?”赵雁西也呆了,这是哪一出,他怎么还来了,谁告诉他的?三人彼此视线相交,做了摇头的动作,难道是赵雁南?

    “雁西,好久不见了,”邱志强把赵雁南安顿在轮椅上,动作就跟做了千百遍一样熟练。

    病房外,赵父在跟邱志强谈话,病房内赵母赵雁西哪眼神询问赵雁南,

    赵雁南凄然一笑,“妈,是我给他打的电话,我没有告诉他我……,没想到他竟然找来了,”后半句话赵雁南眼里闪过的喜悦神采让赵母和赵雁西心里一痛,

    “姐,只要你高兴,你做什么我支持,”赵雁西握住赵雁南的手由衷的说着,

    赵母叹了一口气,最近她不是没有觉察到赵雁南看向医院里,成对成对患难扶持的病人夫妻时羡慕嫉妒的样子,她和雁西把她照顾的再好,也不能代替这个时候做丈夫的不离不弃,邱志强能在雁南病重之时赶来,算他有心,再说医生都说了只要雁南配合治疗,靠透析也能维持个十年八年,要想雁南能坚持下来等到肾源,丈夫亲人的支持都必不可少,因此这会她已经不愿在去介意邱志强是出于看热闹还是再次攀上赵家算计前程利益的目的,甚至只要他能照顾赵雁南,她愿意跟他谈谈条件,许下利益。

    “爸,谢谢你,谢谢你让我能一了心愿,等雁南好了我就离开,要是雁南有个……”他抹了一把眼泪,咽下哽咽,“我陪着她,她也不会寂寞,这一生我也……我也满足了,无憾了,”

    他的肩上传来几下拍压,缓慢而又沉重,渐渐皮鞋声远去,他颓然无力的靠在墙上,失声痛哭,他记不清楚自从知道赵雁南得病后到底哭了几次,“雁南,我是不是真没用,一个大男人哭得像个娘们,要是你见了准保又会骂我,”

    当邱志强再次进入病房时,已经整理好情绪,嘴角上扬露出笑容,病房里只有赵雁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