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半个娱乐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节 调琴
    “先生!!请、请请请……请留步……”

    主管小张上气不接下气地一路狂奔,他觉得自己肺都快跑穿了,好不容易在地铁口截住了背着双肩包淡定前行的袁帅。

    “您……还有事儿?”

    虽然刚才,主管小张受了宋可的气,态度不怎么好,但袁帅还是停住了脚步。

    因为他过去受的白眼吃的瘪多了去了,今天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刚才主管用鄙夷的眼光把学位证还给袁帅的时候,袁帅只是淡定地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背包。

    “年轻人,想红想疯了吧?连学位证都敢往我们这送?我要是把它扔进垃圾桶,你这么些年书不就白读了吗?你快走吧,我们太格麦田看的是歌手的实力,你这些东西,还是留着去糊弄那些不懂行的人吧。”

    主管刚才的话犹言在耳,袁帅虽然停住了脚步,却不想再多和他搭讪些什么。

    “这位先生,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刚才是我说话不客气……您千万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别往心里去。”

    主管刚站定,气还没顺过来就一个劲儿地和袁帅打招呼赔不是。

    袁帅木然地看着他,没有任何反应。

    其实今天来太格麦田,袁帅的确是兵行险着,但并非孤注一掷。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爷处。

    太格麦田虽好,但天下又不是只有它一家唱片公司,袁帅完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太格不行,还有松尼,还有滚舌,还有千千万万的工作室。

    袁帅对自己现在的实力完有信心,不指望在一棵树上吊死。

    见袁帅俊朗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主管知道自己是闯了大祸了。

    “先生,刚才我说话不过脑子,您别见怪……求你跟我回去一趟,就当是帮帮我的忙,我们老板想见您。”

    主管说的可怜兮兮,跟刚才轰袁帅走时颐气指使的态度完判若两人。

    “你们老板想见我?”

    袁帅一愣,不是东西都还给自己了么?怎么这宋可又突然转变主意了?

    “是的!他专门让我来追您的。”主管都快哭了,“您要是不跟我回去,我工作可能就没了。您看,咱俩差不多大,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就指着我呢,我真不能丢工作啊……”

    “你等一下。”袁帅打断了主管喋喋不休的哀求。

    他把背包从肩头拿了下来,然后拉开拉链,拿出刚才那个牛皮信封,抽出学位证,仔仔细细地又往里翻了一遍。

    果然,那张光盘不在里面。

    这么说,宋可应该是刚听了那张光盘,这才派人来喊自己的。

    袁帅有点动心,果然人人都说太格麦田是对原创音乐有追求的一家公司,看来宋可那边倒确实可以过去谈一下的。

    “走吧。”

    袁帅把牛皮纸袋装进背包,平静地对主管招了一下手。

    “走?……去哪儿?”主管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懵比。

    “跟你回去。”袁帅的声音不带任何温度。

    他没有原谅主管,因为他压根就没有生他的气。

    所有的世态炎凉,他早已在结婚离婚的时候感受遍了。

    现在能影响到他情绪的,只有钱和袁小园。

    钱,可以养活袁小园。

    “好嘞!您这边请。”主管这回真哭了。他没想到袁帅一句废话都没说,就爽快地跟他回了头。

    一般人这种时候,肯定重新端起架子,甚至说不定坐定起价,开出一堆日后合作的条件。

    但袁帅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跟他回头了,而且看来十分平静,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这个人绝对不容小觑,气量不是一般的大。

    “待会儿您见了宋总,还麻烦……”走进公司,主管又开始吞吞吐吐。

    “放心。”

    袁帅知道主管怕他告状,不过他可没空干那么无聊的事情。

    说完这句,他头也不回地推开了宋可办公室的玻璃门。

    宋可看见他,立刻起身迎了上来。

    矮大紧坐在沙发上,一声惊呵:“嘿!没想到小伙子还挺帅!老宋,你要发财了!”

    “你别听高老师开玩笑,来,请坐请坐。”宋可笑着请袁帅坐。

    而濮树此刻,像个僵直的雕塑一样,还愣在音响前面,只是时不时地按一下“重播”键。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宋可笑容可掬。

    “袁帅。”

    “是挺帅的!”矮大紧笑。

    “你……”

    没等宋可继续开口,矮大紧先迫不及待地插了一句嘴问道:“你刚才怎么想着把学位证给递进来了?”

    宋可给袁帅也倒了一杯刚才的普洱。

    袁帅接了,淡淡地回答道:“那是目前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

    矮大紧听了,和宋可对望了一眼,没说话。

    这时,濮树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