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风夜放花千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 第十话 归家
    没出几日,翠馨果然约了老中医华大夫来给孤笙瞧身子。孤笙躲也躲不过,偏偏关觉非颇为看笑话一般地出了门子去,留下她一个人应对。

    华大夫是位十分和气的老先生,白花花的胡子整洁温顺,像只困极了的猫咪伏在他瘦弱的胸口。

    孤笙紧张兮兮地平躺在床榻上,伸出一只纤弱的藕臂放好。华大夫捋着胡子三指号脉,翠馨坐在身后满是期待捏着帕子巴望着。

    孤笙无法,只得望着华大夫沟壑纵横面容数着纹路。

    一条,两条……都二十几条了,还没有号完。

    西洋壁钟当当响起来,约莫一个钟头,华大夫终于收了针袋药箱。

    翠馨忙唤他落座,招呼着端茶递帕子。

    孤笙也从床上坐起来,她心中知道结果,只是觉得对不起翠馨的一番热忱。

    “我这媳妇儿,可有动静了?”

    翠馨试探着问,不忘了拉过孤笙的手。

    华大夫摇摇头:“要让少奶奶多注意身子,底子根本不似寻常大户人家的小姐,弱得很,像是受了十多年的苦累积而成,这样下去怕是将来生育会有风险的。”

    “什么?”翠馨吓坏了:“哎呀,华大夫,要多给我们笙儿开些补药才是啊!”

    “关太太莫慌,在下自当是会竭尽力将少奶奶的身子调理好的。”

    “华大夫,只要我这儿媳妇能给我顺顺当当生下个大胖孙子,您尽管开口,我们关家能办到的绝对不食言!”

    手被翠馨握得紧紧,看着她满是期冀的目光,孤笙的一下子软了。

    其实,她是很不容易的,一把年纪了,丈夫不宠,儿子整日不在身边……颂扬又不是觉非亲生,怪不得她这般企盼。

    觉非又是几日未回府中,翠馨道:“正好叫孤笙歇一歇,不回来才好!等着孤笙身子养好了,叫他不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呐!”

    孤笙听得脸一红,明白她话中的道理。

    翠馨想抱孙子,根本不需要孤笙吃什么补药,而是该叫他们圆房才是。

    关老爷带着铜燕终于从近郊的度假院子回来了。

    孤笙前去请安时,关老爷累得还在床上躺着,铜燕倒是客气地同她聊了会儿。出来之后,孤笙发现自己的帕子落在铜燕的屋子了,忙回去取。

    刚走到门口,听得房里铜燕对丫头说:“这是二少奶奶?不是休掉了么,怎么还没走?”

    孤笙愣在门外,这个家,又多了一个要她离开的理由。

    连着多日的谈判工作告罄,北平政府终于留住了一批德国的专家在山东投资兴办远洋进出口药物制造厂。

    作为翻译员,关觉非功不可没。药厂负责人老吴拍着觉非肩膀不住地赞叹:“年轻人,就是要怀抱远大的理想,投入到使自己的国家更为繁荣的事业中去!”

    劳顿多日,会议又是秘密的,觉非此刻只想回家去好好睡一大觉。老吴颇为看透他的心思:“觉非呐,是刚离开新婚不久的妻子,想家了?也难怪,这项工程恰好是在你结婚期间,新媳妇很是抱怨吧?现在我们终于看见希望了,你也立了功,上面奖励给你半个月假期,好好回去陪陪媳妇,回来再努力工作!”

    觉非谢过,在公寓里躺了会儿便急速的收拾行李回济南。

    天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子急切,难不成真的是因为……想她?

    孤笙娇小可爱的脸庞马上出现在脑海中,似乎一伸手,她便可以被自己抓住圈起来。只是……她似乎从来没有抱怨过自己成日不着家,反而很是希望他能将她休掉,甚至三番两次拒绝他。

    一想到这里觉非就顿悟,嗯,不是因为思念她才急切要回家,而是因为急着要回去好好捉弄她来解心头那股无名火。

    才刚一踏进家门,就看见孤笙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一副翘首企盼的样子。

    觉非心里一甜,总算是知道想念你丈夫了吧?

    才几日不见,换上春装的她似乎更加动人了,觉非甚是欢喜,迎上她:“一个人杵在这里做什么?”

    孤笙也欣喜地看他:“回来了,快去屋里歇会儿罢。”

    觉非一脸乌云,日思夜想要捉弄的人怎么就给他一句话?说完还继续站着向门口望着。更是叫他胸闷。

    “喂,我回来了你没什么表示么?起码应该是喜极而泣才对啊。”

    “啊?”

    孤笙在他眼中捕捉到一丝不悦,自己在这里等了一上午弟弟的信件,不知道他会回来。可是见到他时,居然心中会有些悸动。

    “我哭不出来……但是很高兴您回家。”

    “真的?”觉非的眼睛转了一圈,他的小娘子多日不见走近了看看确实是越发白净可人。

    “嗯,欢迎您回来。”

    觉非将脸凑过去,抓住她狠狠亲一口,望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乐得只差抚掌大笑了。

    “哈哈哈……这还差不多。”

    抹掉他蹭了一脸的口水,孤笙气呼呼地不再去看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