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生如夏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我等不下去了,我开始焦躁不安,卡片的字迹有些地方变得模糊,像是写字的人一滴滴的泪水滴在上面印开的。

    我上网,看电视新闻,翻报纸,找关于一切中国陶氏的资料。

    果然被我找到了,看着上面的新闻,据报道:“中国陶氏在公司新品上市期间与海外何氏企业合作,半年前陶氏经营不当,何氏停止继续投资,撤销银行担保。转而大量收购陶氏股份。”

    据报道:“陶氏为力挽狂澜,获取资金支持,刚留学回国的陶泽林一个月前接受相亲,与李氏千金李岚清订婚。”

    据报道:“……”

    我整个人几乎瘫倒在地,何氏,爸爸!难怪那天他会说出那样的话,让泽林回家征询父母意见?

    这一切他早就料到了的,泽林的父母怎么会同意自己的儿子去娶一个敌人的女儿,他早料到了泽林一旦回去肯会被迫扛上家里的担子,很有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而这一切,都是他千辛万苦计划好了的。

    我几乎是立即就奔回了家,在书房里我见着了等待已久的爸爸。

    他只是淡淡的扫了我一眼:“你来了。”口气平淡的像是在和我讨论,今天天气好是不好。

    “陶氏要倒闭了,是你做的对不对?”

    他很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要是你特地来只是想和我讨论这个问题,那你可以出去了。”他甚至低头开始处理公文。

    我突然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连想要和他争辩的力气也没有了,从小到大,他都是这个样子,和我说话从来不会超过一分钟,独断,近乎残忍。

    我离家出走了。

    在海边租了间并不宽敞的房子住了下来,我断了与任何人的联系。我甚至开始怨恨陶泽林,什么为了陶氏企业,什么父母,什么重任,借口,统统是借口!

    他背叛了我,他背叛了我们的爱情,他甚至连我们刚出事的孩子也不要了。

    我开始喝酒,没日没夜地喝,每日昏昏沉沉,喝醉了就闭着眼睛哭泣着喊他的名字。

    只有在那时,我才可以感觉到他在我的身边。

    直到有一天我被送进了医院,胃出血,孩子差一点就保不住了。直到那时我才如梦初醒,对了,我还有孩子,我不能不要我的孩子。

    十月怀胎,是个女孩,她笑起来居然像陶泽林,有时,我就这般望着她,一望就是一天。我给她起名叫夏欢,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只希望她不要如我这般就好。

    我回去了,去找了姐姐。姐姐看见我时愣愣地没说话,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疯了一般的找我。

    姐姐告诉我爸爸停止收购陶氏的股份。给了陶氏一个喘息的机会。

    陶泽林没有订婚。

    没有企业父母的压力,所以不需要政治联姻了?

    望着我几乎没有反应的神色,姐姐叹了口气:“砚泊去了中国还没回来,他带回的消息是陶泽林一回去就被父母软禁了,报纸上登的订婚完是陶家人一手策划的,只是后来你走后,砚泊以为你去了中国就去找你,可陶泽林在那之前就逃离了家里,爸爸觉得愧对你才停止了收购。”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内心翻起前所未有的酸涩。只是因为泽林,以前我还如此的怨恨他。

    陶泽林,陶泽林,陶泽林,他就是头猪!

    我终于找到借口可以去中国了,我走的那天哥哥刚好乘飞机回来,我来不及见他。抱着夏欢,一想到泽林我就一阵欣喜若狂。

    作者有话要说:诶,走了好多人咯。。。。。。

    26

    26、第二十六章 ...

    我到了中国,去了他所在的城市,可是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一个月过去了,陶泽林杳无音讯。

    一个半月过去了,陶泽林杳无音讯。

    两个月过去了,陶泽林还是杳无音讯。

    ……

    我快疯了,半年了,我所有的积蓄都快用完了。

    后来一个导演觉得我资质不错,让我去拍戏,我没有想就拒绝了。那段日子晦涩艰难,陶泽林,陶泽林,陶泽林,你再不出现,我们的女儿都认不出你了。

    我记的很清楚,夏欢出生以后喊的第一句话是爸爸,可是以后她只会喊妈妈。

    小夏欢突然生病了,可我连送她去医院的钱都拿不出来。让我怎样都可以,可是我的女儿不行,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受苦。

    导演的那个角色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我知道他找我的原因是因为那个角色需要会四种外语,还要很好的气质,尤其是对加拿大上流社会的理解。我去找他,首要条件就是先付我一部分钱。

    再后来我就真正的想在演艺圈混出名,开始没命地接戏,参加各种综艺活动。只因我想到了一句话,站在世界最高点,就算我找不到你,也能让你知道我在哪。

    知道我在哪,等到有一天你来找我,那样,会不会更容易一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