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生如夏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车窗里的人似乎等的有些不耐。下一刻,车门打开,一个年轻挺拔的身影跨出了驾驶室。

    立在身前的男子靠得她很近,夏欢甚至能闻到自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清新。他俯视着她,那种无形的压迫感令夏欢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只是身前的人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几乎在夏欢后退的同时,他已经伸出手抚上了她的额,接着便听到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声音,“还好,烧退了……”

    夏欢顿时愣在了那里,有些不可置信这些话居然是自他,俞漠的嘴里发出的?她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接触到的却是一双清淡无波的眼神,无视她的惊讶,他说:“现在,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谈谈?她有些自嘲,以前,他给过她这样的机会了吗?她凝望着他,突然有种错觉,仿佛又见到了多年前他冷酷地教导她不许学母亲祸乱人的那一幕。

    一股淡淡的刺痛在她的心里荡漾开,夏欢咬着唇,低声道:“没什么好谈的,我,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了……”

    他半天没有动静,直到片刻之后,猝然逼近她,尔后低头,居高临下地:“何夏欢,你是不是一直像现在这样,自以为很聪明?轻易地招惹什么东西之后想丢开就丢开?以前的教训还不够是不是?”

    夏欢身子骤然一僵,曾经他是和她说过这样的话。只是那时她根本没想过要逃,没想过有一天会离开他的身边,即使那时母亲已经不在了,可是……

    如今不堪的往事她再也不想去想,于是咬紧嘴唇闭上了双眼,她的身体止不住有些发颤。﹕..

    他靠近了她一些,呼吸浅浅吹拂到她的脸上,他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回俞家,做你该做的……”

    “不!”夏欢倏然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惊恐地睁开了眼。

    “不,我再也不要回去,俞家,已经过去了!”她的心剧烈的抽紧。

    闻言,他的脸上已现隐隐怒意,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下巴,冷冷道:“过去了?你竟然以为就这么过去了,简直是笑话!”

    夏欢身都是一震,半响才狠狠挣脱他的手,瞪着他,冷冷地:“俞先生,你竟如此不堪。”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也能讲出如此的话,何况那个对象居然还是他,俞漠。

    “从今以后,我不会再与俞家任何人有任何交集,以前的何夏欢在七年前就已经死了!”

    他侧过了脸,没再看她的表情,只是他身侧紧握的双拳还是隐隐泄露了自己的本意。

    “希望你不会为今天的话感到后悔。”抛下最后一句,他跨进车门便扬长而去。

    直到再也望不见他的半点影子,夏欢突然浑身疲惫的蹲了下来。好累,真的好累,心累……她似乎,再也没力气这般坚持下去了。

    过去的忘不掉,现在的捉不住,她夏欢,似乎活的总是这般失败……

    等夏欢浑浑噩噩回到学校的时候,入耳所听到的尽是些关于下周学校举办舞会的事。本来对这些就不是很关注,夏欢进了班之后自然而然地找了个靠角落的地方趴在了桌子上。

    不过艺术系的学生们一方面对只能做幕后工作抱怨连天,一面又风风火火的对会场布置和设计提出大胆的构思整合。原本对于幕后制作还有些兴趣的夏欢现在整个人只是脑袋一团浆糊。那个男人总是那般很容易就打破她的正常生活,以前是,现在是,她似乎永远都不可能走出那样的包围……

    接下来就这样平静地过了两天,第三天何裴斯终于从北京会展馆参观完回来了。

    对于夏欢来说,这恐怕是目前唯一值得她高兴的事了。

    看着眼前明显一脸意气风发的少年,夏欢只觉得如沐春风,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有时夏欢会想。比朋友更加亲密,比父亲更加温柔,比情人更加温暖,在何裴斯的拥抱里夏欢想到了久违的阳光。

    “唔,夏欢你好像胖了。”某人欠扁的声音让夏欢的脸一阵抽搐。

    “哥哥你太不厚道了哦,小心晚上蚊子咬你,哼哼。”天不怕地不怕的何裴斯最胆怯的就是被蚊子追着咬了,所以一到夏天他最不喜欢去的就是花房,这也是夏欢抓着他的唯一软肋了。

    “哎呀,怎么会呢,我记得夏欢你是B型血吧,蚊子好像更喜欢你一点。”何裴斯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女子瞪着自己面红耳赤的样子。

    “哥哥,爸爸喊你过去呢!”夏欢皱了皱鼻子。

    “呵呵……”何裴斯将脸凑了上去,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亲爱的妹妹,我刚刚接到爸爸电话,他现在正在公司开会哦。”

    “呵呵呵,是吗?哦对了,是我记错了,应该是妈妈喊你过去呢。”

    “呵呵呵……”

    ……

    又是一连几天的细雨霏霏,已经正式进入夏季了,可如此阴霾的天气让人不由的想起江南地区的三月梅雨。梅雨花开,落英缤纷,可惜,好景不长。

    接下来的几天却如同噩梦一般困住了夏欢。她知道他的手段又开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