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厢情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还没一盏茶的时间,就见管事娘子急匆匆往她这边来,一进门就请罪道:“大小姐恕罪,是老身这里疏忽了……”

    “嗯?”萧挽缘故作不解,奇道:“出什么事了么?我这里挺好的,院子里都劳你打点,还正想着要找个时机谢你呢。”

    “大小姐莫要消遣老身了,”管事苦笑着跪了下来:“大小姐这里缺的东西,我这就让人送进来……”

    “嗯,既然家里恰巧少了一个,我这里等几天也没什么关系,”萧挽缘无所谓地翻过一页纸,大度道:“又不是多大的事,一个暖炉罢了,管事的这么急做什么?”

    那管事被她这么一说,一时也闹不清楚她是不是真的不在意。只是她会故意苛刻庾睦,最初也是因为萧江愿的命令,因此心里倒也不是十分畏惧她因为这事发火,点点头站起身道:“大小姐待我们宽厚……”

    “嗯,我这里的确没什么,不过少相公那里,毕竟身子特殊,你要多照顾着些,”萧挽缘看似随口地打断了她的话,一边道:“当真闹出什么不可收场的事出来,损的也是我萧家的脸面。”

    管事的应声离开,萧挽缘依旧接着看手里的东西,大概是因为他手上没力,又目不能视,笔力有些虚浮,也偶有写得太疏散或太紧密的地方。然而纸上的字虽然不工整,却很是娟秀,看得出有不错的底子,叫人看了,也不由惋惜他的失明。

    这一厢她看得入神,那一边庾睦却有些失神。看着几个下人进进出出地往屋里搬东西,心思却有点飘忽。理智上明明知道在门外对他温声细语的那个人并不是真正的萧江愿,耳边却总是浮起当年那人低柔的笑声。

    直到萧挽缘最后说了那句多谢,才让他恍然惊醒。萧江愿已经不在了,占据了那个身体的,是一个几乎陌生的灵魂。那种温暖的感觉,想来也只是自己的幻觉。只但愿她能小心谨慎,在妻主回到那具身体前,不要被人看出不对。否则,他恐怕只有一死而已。

    “暮雨,你把我写的东西送到大小姐手上了么?”

    “放心吧,少爷,我已经交给大小姐的,”暮雨看着眼前的热菜热饭,倒是十分雀跃,走过来扶他道:“少爷,今天厨房做了木瓜乳鸽盅,还有当归姜母鸭,还热乎着,您先喝点汤暖暖身子……”

    庾睦在屋中听到了萧挽缘对下人吩咐的事,对此也没有十分疑惑,只点点头,接过他送到手边的碗,小口地喝了一点,笑道:“你呆坐着干什么,和我一起吃吧。”

    “不……暮雨不敢造次……”

    “哪里有什么造次的,这些东西,都是你去求来的吧,”庾睦叹了一声,放下碗来:“横竖我一个人也是吃不完的,一起吧……免得你一会儿去厨房,又只得些剩菜剩饭。”

    “少爷,您……您别这样说,大小姐她是有心待少爷好的,”暮雨拗不过,也做了下来,仍旧劝道:“今天她去了老爷那里用晚饭,还特地吩咐了厨房做这两样菜给您送来……”

    庾睦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道:“嗯,我知道。她已经去了吧?”

    “去了,锦心和霜清伺候着去的。想是已经到了。”

    萧挽缘进屋的时候,还在心里默记了几遍萧老爷成亲的年份和日子,简直比前世上考场前还要紧张,想着临时抱佛脚地多记一点是一点。谁料还没看到人,就先听到了一屋子的笑声。四下略略扫过一眼,见庄瑶和二相公都坐在老爷身边陪着,下面还有几个眼生的少年男子,想来是她的兄弟们。

    “来,快看看,咱们的痴人来了……”笑着说话的是二房的主夫,一边说一边从椅子上起来,拉着锦心的手道:“锦心,过来给咱们说道说道,你们大小姐今儿是怎么跟少相公鹊桥会的?”

    锦心被他拉扯着,也只是掩口笑笑,讨饶道:“二相公莫要拿我玩笑,我们大小姐回去岂不是要怪我多嘴。”

    “就是,老二家的,就你得理不饶人,非要闹得我家这孙女面红耳赤的,”萧老爷笑着嗔了一句,摇头道:“再说,要打听这事儿,你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哪,好歹要叫人拿个门板儿,在你和锦心小子中间隔上,才好说悄悄话嘛。”

    他这话一说,一屋子人都哈哈笑了起来,二相公直笑得直不起腰,按着眼角道:“老爷方才还说我,自己埋汰起人来,怕是比十个我还要厉害哩。”

    萧挽缘听出他们拿她下午和庾睦隔着门说话的事打趣,虽然不觉得有多羞恼,却还是配合地低下了头去:“老爷和二姨夫这是变着法儿拿我开心呢,也罢,就算是孙女的一片孝心了,你们爱笑便笑吧。”

    第十三章 走水

    萧老爷笑着摇了摇头,招手把她叫到身边,才道:“女孩子家,晓得要对家里夫郎好,总比在外头鬼混的强,你这性子倒是随你奶奶。”

    萧挽缘笑嘻嘻地凑到他身边,点头道:“爷爷说的是,还是爷爷对孙女好,二姨夫,你以后可不许拿这事笑话我了。”

    “可不是么,”二相公也笑了起来,半是玩笑地道:“老爷就偏疼大小姐呢。这也是大小姐懂事,不像我家鸿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