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褪粉梅梢青苔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心有千结难排解
    “哼!三妈太过分了!那么说你和我,真真气死我啦!”程墨琳边被龚梦舒拽着,边还在囔囔。

    “三小姐,你别说了……”龚梦舒拉着程墨琳,同时放缓了声音说:“算了,何必和她计较,将三太太的话放在心里,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梦舒,我的心胸可没你豁达,你没听见她怎么咒你么?她说你是偏房丫头的命,气死我了!”程墨琳一口气只是咽不下去。

    “她说的也是实话啊,”龚梦舒轻描淡写地说道,只是脸色却一黯,“我命薄确实没有福分,她说说也没什么……”

    “即使你只是偏房,可二哥还是很疼你的,只是他现在不在,所以你才让人给欺负了去。要是二哥回来了,三妈敢这么说你,二哥绝对要和她没完!”程墨琳气乎乎地说道。

    “算了,别提这些事了,你赶紧去换衣服免得着凉才是正事!”龚梦舒极力忽略这些话题,只是催促着程墨琳。

    待得帮助程墨琳洗漱整理完毕,龚梦舒这才回自己的屋子。一室的寂冷,她摸黑缓缓走回到床边,向后颓然地斜靠在床头,苍白的月色将树影投照在床顶的纱帘上,留下了斑驳的图案。龚梦舒望着帐顶良久,半晌之后才长长叹口气。

    门在这时被敲响了,龚梦舒连忙从床上坐起身来。外面竟是三姨太彭宛如的声音:“龚姑娘,你睡下了么?开开门,我有话和你说……”

    龚梦舒撑起一半的身子,听着门外的声响,没来由的心中厌烦,她重新躺下,屏住呼吸,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就是不肯出声。

    彭宛如在门外敲了半天门,见龚梦舒不开门,只得悻悻而去。半晌,龚梦舒听到门外没有动静了,方才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中浮起一抹疑虑:“这三姨太半夜找她所为何事?难道又想来羞辱她么?”

    她叹口气,觉得这三姨太的行径近来有些神经质。

    第二日,龚梦舒一早就去学堂上课了,傍晚下课回来进门的时候,意外地在大门边看到正在和管家在交代着什么事情的大少爷程瑞泰。见到她回来了,程瑞凯朝她笑,说:“梦舒,你回来了?今天挺早的。”

    “是的大少爷,今天学堂里有活动,所以可以提早下课。”龚梦舒点头,小心地绕过程瑞泰便准备拐到影壁里面去,却被程瑞凯叫住,“梦舒……”

    龚梦舒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程瑞凯,说:“大少爷,您有何吩咐么?”

    “哦,那个……奶奶找你有事,你到她屋里去吧——大少奶奶也在那里……”程瑞泰的眉梢眼角好似带了点春色,眼睛亮亮的,眼神有着若有若无的躲闪。

    “老太太找我么?”龚梦舒听说程家老太找她,无疑有他,便点头说:“我知道了,多谢大少爷提醒,我这就过去。”

    程瑞泰看着龚梦舒步履匆匆地向里而去了,他站在那里远远地凝望她纤细的背影若有所思。

    龚梦舒还未走到老太太的房里,在走廊里便先听到了三姨太彭宛如尖尖的声音:“娘,您就同意吧,这可是瑞泰的一桩心事,请您成了他吧——”

    “那也得要人家同意啊——”程家老太太迟疑着回道。龚梦舒站住了脚,意识到屋里的人似在商量着什么事,她正要悄悄退走,闪过的衣袂一角却被眼尖的三姨太看到,彭宛如立刻喊道:“龚姑娘,梦舒,你可别走——”

    很快龚梦舒便被彭宛如一把拽了进去,推到了程老太太的面前,龚梦舒这才发现大少奶奶林雪娴也在屋子,只是看到她,林雪娴的面色好像有些尴尬。

    “娘,人不是来了么?那就您现在问问龚姑娘的意思如何?”彭宛如笑眯眯地说道。

    龚梦舒如坠云里雾里,问道:“奶奶有什么事么?”

    程老太太指着林雪娴说:“你问大少奶奶,她今儿下午突然间跑来跟我说,想要你去大少爷房里伺候,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去大少爷房里?”龚梦舒心里突地一跳,看着大少奶奶林雪娴生疑道:“大少奶奶,您这是什么意思?”

    “哎呀,这还不简单么?”彭宛如在一旁笑着说:“其实就是大少爷对你有好感,想收了你做偏房,所以让大少奶奶就来向老太太要人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