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闺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李府顿顿都是大碗的肉
    转身端来了碗筷,顾家娘子盛好了米饭放到了两个女儿面前,温柔地说:“吃罢,到了外面做事,只怕难得吃饱肚子了。”

    顾货郎洗了脸来,闻言一笑道:“娘子就放心罢,那李府家中豪富,只怕连下人也是顿顿白米饭。”

    顾家娘子对见多识广的相公向来是深信不疑的,听他这么一说,原本悬着的心微微放下了点。

    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地吃了早饭,顾二喂了猪回来,灰头土脸,顾家娘子难得没有骂她,把锅里剩下的米饭用水泡了泡,刮了刮锅底,糊弄出一碗黑黄相间的锅巴饭,又把几个空盘子在泡饭水里涮了涮,饭水上浮起了一层淡淡的油花,顾家娘子连汤带水地推到了顾二面前,不冷不热地说:“吃吧。”

    顾二颇有些受宠若惊,怯怯地看了眼顾家娘子,战战兢兢地端起了缺了个角的大碗,自发地捧着蹲到了门后面,呼噜呼噜地灌到了肚子里,饭里有了油星味道就是不一样,还有了咸淡,顾二吃完,意犹未尽地伸出舌头把碗舔了又舔,顾家娘子看了,心中好生嫌弃。

    她寻思着,就老二这副蠢样子,能选上吗?想归想,她见顾二吃完,手脚麻利地把桌子上的碗碟收拾起来,舀了点温水清洗,心里畅快了些,想了想,掀起帘子进了里屋,从两个女儿的衣箱里翻找了一翻,挑出一件最旧的掂在手里看了看,惋惜再三,还是拿了出来。

    出了房门,顾家娘子对着顾二唤道:“老二,你把这件衫子换上。”

    没等顾二有所反应,一旁带着妹妹玩耍的顾怜花一下扑上来,死死拽住她娘手里的褂子,嚷道:“这件碎花的褂子我要留给妹妹穿的,不许给她穿。”

    顾家娘子见大女倔强的撅着小嘴,眼里滚着一泡泪,心中一软,手就松开了,任由顾怜花把那旧衣衫紧紧地搂在怀里,她拥着女儿,轻轻哄着大女:“这件褂子旧的不成样子了,就给她穿吧!”

    顾怜花不说话,低着头,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在了怀里的衣服上,小嘴一抿一抿,鼻子抽噎着,顾家娘子何曾见过大女如此委屈的样子,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拍着她的背,柔声哄着:“囡囡不哭,囡囡乖啊,这衣服咱们留给妹妹穿,不给她穿了,好不好?”

    顾怜花含泪点了点头,一颗小脑袋往母亲怀里拱了拱,顾家娘子又许了糖果点心,半晌方哄得大女破涕为笑,又当着大女的面,把那旧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回了箱子里。

    她皱着眉头站了起来,旁边的木板床上顾二的衣服倒也是叠的整整齐齐,顾家娘子随手翻检了下,见这三五件衣服补丁摞了补丁,上面还有许多破洞,实在是穿不出去了。

    顾家娘子只得回了自己的屋子,寻了件半旧的褂子出来,她把褂子往顾二头上一丢,冷冷地说:“穿上这褂子,省的被人说了闲话。”

    顾二不敢置信地摸着那件完整的褂子,小心翼翼地套在了身上,稀罕的摸了又摸,从她有记忆以来,这是头一次穿上没有补丁的衣服,心里实在有点舍不得穿。

    顾家娘子厌恶地看着她谨慎的样子,有些庆幸方才没有逆了大女,顾二毕竟年幼,穿着顾家娘子的衣服松松垮垮,衣服下摆拖到了膝盖处,连那一身破破烂烂的裤子也盖住了一半,倒是省的再找条裤子给她。

    三个女儿打扮妥当,顾家夫妇把院子一锁,带着几个孩子出了门。顾家虽然是平头百姓,大女和三女自幼就被顾家娘子悉心教导,少有机会出门和街坊邻居家的孩童厮混,老二更是从小做活,别说是玩乐,连休息时间也少有。

    这次出门,顾家的三个女孩东张西顾,对什么都好奇不已,顾家娘子想到大女和三女若是被那李府看上,以后难得出门一趟,也就放慢了脚步,陪着她们慢慢闲逛。

    回头看见顾二贪望街上风景停了脚步,顾家娘子心中有气,不动声色地用藏在袖子里的手狠狠拧了一把顾二的胳膊,顾二疼的大叫,抬头望见顾家娘子一脸阴狠,忙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地任由顾家娘子拧了几圈。

    顾二吃了这个教训,再不敢东张西望,专心致志地跟在父母和姐妹身后,右手悄悄地抚着左手胳膊揉了又揉。

    顾货郎和顾家娘子一个牵着大女,一个牵着三女,任由两个女儿四处打量,两个人凑在一起絮絮低语,顾货郎轻声道:“像是李府这样的大户人家,如果贸贸然地自己找上门去,是不会被收下做仆人的。他们都有相熟靠的住的牙子,只通过这些牙子来买卖仆役。府中另外有专门的管事负责和牙子们打交道的。”

    顾家娘子一脸吃惊:“这么说,李府有个管事只管仆役买卖,不管其他?可这李府一年能有多少仆役需要买卖?他就白吃着工钱?”

    顾货郎瞥了一眼自家娘子,脸上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低声说:“一年总要买卖几十口子吧。”他顿了一顿,又一脸憧憬地道:“别说李府有这专门负责买卖仆役的管事,单这饮食上,就有专门负责采买肉食的管事,负责采买炊具的管事,更别说那些负责给家里的老爷太太们采买烟草胭脂的管事了,那都是肥缺。”

    顾家娘子已经完听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