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节
    (9)

    有一回,我在山洼洼里,睡着了,醒来太陽已经挨近了山顶。我和破老汉吆起牛回村,忽然发现少了一头。山里常有被雨水冲成的暗洞,牛踩上就会掉下去摔坏。破老汉先也一惊,但马上看明白,说:ldquo;没麻搭,它想儿了,回去了。rdquo;我才发现,少了的是一头奶犊儿的生牛。离村老远,就听见饲养场上一声声牛叫了,儿一声,娘一声,似乎一天不见,母子间有说不完的贴心话。牛不老⒁在母亲肚子底下一下一下地撞,吃奶,母牛的目光充满了温柔、慈爱,神态那么满足,平静。我喜欢那头母牛,喜欢那只牛不老。我最喜欢的是一头红犍牛,高高的肩峰,腰长腿壮,单套也能拉得动大步犁。红犍牛的犄角长得好,又粗又长,向前弯去;几次碰上邻村的牛群,它都把对方的首领顶得败阵而逃。我总是多给它拌些料,犒劳它。但它不是首领。最讨厌的还是那头老黑牛,不仅老奸巨猾,而且专横跋扈,双套它也会气喘吁吁,却占着首领的位置。遇到外ldquo;部落rdquo;的首领,它倒也勇敢,但不下两个回合,便跑得比平时都快了。那头老生牛就好,虽然比老黑牛还老,却和蔼得很,再小的牛冲它伸伸脖子,它也会耐心地为之舔毛hellip;hellip;和牛在一起,也可谓其乐无穷了,不然怎么办呢?方圆十几里内看不见一个人,全是山。偶尔有拦羊的从山梁上走过,冲我呐喊两声。黑色的山羊在陡峭的岩壁上走,如走平地,远远看去像是悬挂着的棋盘;白色的绵羊走在下边,是白棋子。山沟里有泉水,渴了就喝,热了就脱个精光,洗一通。那生活倒是自由自在,就是常常饿肚子。

    破老汉有个弟弟,我就是顶替了他喂牛的。据说那人奸猾,偷牛料;头几年还因为投机倒把坐过县大狱。我倒不觉得那人有多坏,他不过是蒸了白馍跑到几十 里外的水站上去卖高价,从中赚出几升玉米、高粱米。白面自家舍不得吃。还说他捉了乌鸦,做熟了当鸡卖,而且白馍里也掺了假。破老汉看不上他弟弟,破老汉佩 服的是老老实实的受苦人。

    一阵山歌,破老汉担着两捆柴回来了。ldquo;饿了吧?rdquo;他问我。ldquo;我把你的干粮吃了,rdquo;我说。ldquo;吃得下那号干粮?rdquo;他似乎感到快慰,他ldquo;哼哼唉唉rdquo;地唱 着,带我到山背洼里的一棵大杜梨树下。ldquo;咋吃!rdquo;他说着爬上树去。他那年已经五十六岁了,看上去还要老,可爬起树来却比我强。他站在树上,把一杈杈结满了 杜梨的树枝撅下来,扔给我。那果实是古铜色的,小指盖儿大小,上面有黄色的碎斑点,酸极了,倒牙。

    老汉坐在树杈上吃,又唱起来:ldquo;对面价沟里流河水,横山里下来些游击队hellip;hellip;rdquo;那是《信天游》。老汉大约又想起了当年。他说他给刘志丹抬过棺材,守过 灵。别人说他是吹牛。破老汉有时是好吹吹牛。ldquo;牵牛牛开花羊跑春,二月里见罢到如今hellip;hellip;rdquo;还是《信天游》。我冲他喊:ldquo;不是夜来黑喽⒂才见罢吗?rdquo;ldquo;憨娃 娃,你还不赶紧寻个婆姨?操心把lsquo;心儿rsquo;耽误下!rdquo;他反唇相讥。ldquo;lsquo;后沟里的rsquo;可会迷男人?rdquo;ldquo;咦!亮亮妈,人可好!rdquo;ldquo;这两捆柴,敢是给亮亮妈砍的吧?rdquo;ldquo;谁情愿要,谁扛去。rdquo;这话是真的,老汉穷,可不小气。

    有一回我半夜起来去喂牛,借着一缕淡淡的月光,摸进草窑。刚要揽草,忽然从草堆里站起两个人来,吓得我头皮发麻,不禁喊了一声,把那两个人也吓得够 呛。一个岁数大些的连忙说:ldquo;别怕,我们是好人。rdquo;破老汉提着个马灯跑了过来,以为是有了狼。那两个人是瞎子说书的,从绥德来。天黑了,就摸进草窑,睡 了。破老汉把他们引回自家窑里,端出剩干粮让他们吃。陕北有句民谣:ldquo;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rdquo;老汉和两个瞎子长吁短叹,唠了一宿。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