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节
    (6)

    小时候就知道陕北民歌。到清平湾不久,干活歇下的时候我们就请老乡唱,大伙都说破老汉爱唱,也唱得好。ldquo;老汉的日子熬煎咧,人愁了才唱得好山歌。rdquo; 确实,陕北的民歌多半都有一种忧伤的调子。但是,一唱起来,人就快活了。有时候赶着牛出村,破老汉憋细了嗓子唱《走西口》,ldquo;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也难 留,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到大门口。走路你走大路,再不要走小路,大路上人马多,来回解忧愁hellip;hellip;rdquo;场院的婆姨、女子们嘻嘻哈哈地冲我嚷,ldquo;让老汉儿唱个 《光棍哭妻》嘛,老汉儿唱得可美!rdquo;破老汉只做没听见,调子一转,唱起了《女儿嫁》:ldquo;一更里叮当响,小哥哥进了我的绣房,娘问女孩儿什么响,西北风刮得门栓响嘛哎哟hellip;hellip;rdquo;往下的歌词就不宜言传了。我和老汉赶着牛走出很远了,还听见婆姨、女子们在场院上骂。老汉冲我眨眨眼,撅一条柳条,赶着牛,唱一路。

    破老汉只带着个七、八岁的小孙女过。那孩子小名儿叫ldquo;留小儿rdquo;。两口人的饭常是她做。

    把牛赶到山里。正是晌午。太陽把黄土烤得发红,要冒火似的。草丛里不知名的小虫子ldquo;磁mdash;mdash;磁mdash;mdash;rdquo;地叫。群山也显得疲乏,无精打采地互相挨靠着。方 圆十几里内只有我和破老汉,只有我们的吆牛声。哪儿有泉水,破老汉都知道:几镢头挖成一个小土坑,一会儿坑里就积起了水。细珠子似的小气泡一串串地往上 冒,水很小,又凉又甜。ldquo;你看下我来,我也看下你hellip;hellip;rdquo;老汉喝水,抹抹嘴,扯着嗓子又唱一句。不知道他又想起了什么。

    夏天拦牛可不轻闲,好草都长在田边,离庄稼很近。我们东奔西跑地吆喝着,骂着。破老汉骂牛就像骂人,爹、娘、八辈祖宗,骂得那么亲热。稍不留神,哪 个狡猾的家伙就会偷吃了田苗。最讨厌的是破老汉喂的那头老黑牛,称得上是ldquo;老谋深算rdquo;。它能把野草和田苗分得一清二楚。它假装吃着田边的草,慢慢接近田 苗,低着头,眼睛却溜着我。我看着它的时候,田苗离它再近它也不吃,一副廉洁奉公的样儿;我刚一回头,它就趁机啃倒一棵玉米或高粱,调头便走。我识破了它 的诡计,它再接近田苗时,假装不看它,等它确信无虞把舌头伸向禁区之际,我才大吼一声。老家伙趔趔趄趄地后退,既惊慌又愧悔,那样子倒有点可怜。

    陕北的牛也是苦,有时候看着它们累得草也不想吃,ldquo;呼嗤呼嗤rdquo;喘粗气,身子都跟着晃,我真害怕它们趴架。尤其是当年那些牛争抢着去舔地上渗出的盐碱的时候,真觉得造物主太不公平。我几次想给它们买些盐,但自己嘴又馋,家里寄来的钱都买鸡蛋吃了。

    每天晚上,我和破老汉都要在饲养场上呆到十一、二点,一遍遍给牛添草。草添得要勤,每次不能太多。留小儿跟在老汉身边,寸步不离。她的小手绢里总包皮 两块红薯或一把玉米粒。破老汉用牛吃剩下的草疙节打起一堆火,干的ldquo;噼噼啪啪rdquo;响,湿的ldquo;磁磁rdquo;冒烟。火光照亮了饲养场,照着吃草的牛,四周的山显得更 高,黑魆魆的。留小儿把红薯或玉米埋在烧尽的草灰里;如果是玉米,就得用树枝拨来拨去,ldquo;啪rdquo;地一响,爆出了一个玉米花。那是山里娃最好的零嘴儿了。

    留小儿没完没了地问我北京的事。ldquo;真个是在窑里看电影?rdquo;ldquo;不是窑,是电影院。rdquo;ldquo;前回你说是窑里。rdquo;ldquo;噢,那是电视。一个方匣匣,和电影一样。rdquo; 她歪着头想,大约想象不出,又问起别的。ldquo;啥时想吃肉,就吃?rdquo;ldquo;嗯。rdquo;ldquo;玄谎!rdquo;ldquo;真的。rdquo;ldquo;成天价想吃呢?rdquo;ldquo;那就成天价吃。rdquo;这些话她问过好多次 了,也知道我怎么回答,但还是问。ldquo;你说北京人都不爱吃白肉?rdquo;她觉得北京人不爱吃肥肉,很奇怪。她仰着小脸儿,望着天上的星星;北京的神秘,对她来说,不亚于那道银河。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