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兄弟契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1 页
    这是他在自责……对谁产生了自责?

    他儿子章翼吧,觉得自己没有更早发现他的问题。

    撕了照片里的冯玉,憎恶的母亲离开的人,都是章翼,而不是章根华。

    沉夏一言不发地将手中的资料夹打开来,翻开犯罪现场的照片,往他眼前一放。与此同时,快速将他脸上的第一反应刻在了脑子里。

    片刻,他将东西收回来,轻声道:“你在撒谎,你不是凶手……真正的杀人犯在看到被害者照片的时候,通常会表现出恶心、轻蔑甚至是害怕的神态。但有一点,他绝对不会是吃惊。你刚才的第一反应是吃惊,然后是深深的愧疚……因为你是第一次看见这些照片上场景!对不对?”

    “不,不不不!我……我记得她们,她们都是我杀的,都是我杀的!”章根华不断地伸手摸脖子,这又是一个典型的撒谎小动作。“我都已经认罪了,你们还问什么,直接判我死罪,或者让我终身监禁不就成行了吗?警察不是都想尽快破案吗?”

    沉夏摇摇头,同情地看着他的眼,“不要再撒谎了,你是个老实人,真的很不擅长演戏。如果你是真凶,不会不知道,这里头……有两张照片不是受害者的,只是两张车祸的照片。”

    “我,我刚才没仔细看!”章根华拙劣地反驳着,伸手把资料夹要过去,想再看一遍。

    “即使你再看一遍,我仍然可以找出你说谎的证据!”沉夏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改变了语速,开始了连续逼问:“你杀人的凶器是什么?你对她们说了什么话让她们打开了车门?你捅了有多深,血流到了刀子的哪个部位?她们临死前是用什么表情看着你的?你离开的时候周围有没有人经过?”

    章根华的手这时从桌子上拿起,抵住了大腿,分明情绪被压制着,但却已经气喘吁吁。

    他不但紧张,而且正准备隐瞒事实。

    “这些问题,你或许编好了答案,但我突然发问,不是按照你编好谎话的顺序提出的问题,你就混乱了……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对吧?”忽的,沉夏又放缓了语速。

    “我只是被你吓到了,我现在就说给你听……”章根华依然死撑着。

    沉夏耐着性子听完,跟着问:“请把你杀人的过程,反过来说一遍。”

    “什么,这,这个……”这一次,章根华很明显说不下去了,支吾了半晌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你再次撒谎!如果某件事情是刻意编造的,你可以按照虚构好的顺序说,但却无法正确地倒叙重复。”沉夏弯曲手指敲击着桌面,与此同时,在桌下用脚尖碰了碰希声的脚。

    希声不明白沉夏的确切意思,但他知道这是在提醒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吧。

    歪着脑袋想了想,希声用清凉透彻的嗓音问道:“章叔叔,真的是你……杀了我妈妈么?”

    带着一个孩子独特的怒气和悲戚,这句话成功引起了章根华的慌乱。

    他反射性地在点头之前做了个摇头的动作,咽了咽口水才说:“是的,对不起啊……孩子。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是你不是故意的,还是他不是故意的!”沉夏突然拔高声音,厉声道。

    这几乎把希声吓了一跳。

    沉夏伸手抚摸上他的腿,安慰地拍了几下,让他不用紧张。

    就见章根华的眼睛看向了下方,手脚也开始不协调地动作,俨然已经不知道如何反驳才好。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些谎言的苍白。

    “如果你一意孤行要包庇他,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他不但不会变好,还会变本加厉,因为这种心理疾病是不能放任不管的,你如今的包庇就是对他的纵容和认同……他今后会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而你这个父亲……将成为毁了他一生的罪魁祸首!”估摸着他的情绪快要崩溃了,沉夏决定要下狠药。

    章根华顿时激动地站起来,拍着桌子撕扯着嗓子喊道:“不,不会的,不会那样的!我是想保护他,我只是想保护他……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好了,这样已经足够了。

    沉夏牵着希声走出了审讯室,看见刘宇对自己竖起一个大拇指。

    “原来他真在说谎,那么章翼怎么会去杀人呢?而且,你不是说他一直往你们家送玩具,这又是怎么回事?”刘宇的疑惑还是很多。

    沉夏抿嘴一笑,“这个不如等章翼来了,让他亲自来说吧。”随即又在心里忍不住叹息,这孩子太让人扼腕了,而受害者死的又何其无辜。

    这时,希声翘起脑袋看他,“哥,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哦。”

    “噢?什么事。”沉夏低头揉他的脑袋。

    “就是……冰瞳阿姨葬礼的时候,你没有和我们一起去,我站在爸爸旁边,看见远处有个小孩偷偷往这边看,应该就是章翼……不过当时他的脸色好冷喏,把我吓到了……所以好久都没记起来。”这是他的实话,希声一般会将不愉快的经历都压得很深。

    这类记忆只有在受到某种刺激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