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兄弟契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0 页
    沉夏觉得这个回去的时机非常不妙。

    头痛欲裂的情况撇开不谈,单就他从众人眼前突然消失这点,他自认为无法作出合理解释。不过这个案子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事情想必刘宇是有足够的能力完成的。只是有一点他很担心,希声醒来后发现自己又不见了,会不会给他造成很大的打击。

    他就是在这种混乱的担忧中醒来的。

    这一次他睁眼看见的不是家里熟悉的天花板,而是医院病房里雪白的墙。

    看来是希声发现自己再一次陷入昏迷,无法再当做意外,把自己送来医院了。

    门吱呀打开,走进来一个穿着卡其色风衣的俊逸男子。

    沉夏轻微勾起嘴角,半眯着眼,看着逆光中被一圈细细尘埃包围住的他。

    “哥,你醒了?我的天,你总算是醒了!”希声脚步急促地走过来,弯下腰轻吻了他的眉心一下,这才坐下来,蹭了蹭他的额头和掌心。

    “说来也太奇怪了,你怎么总在那家咖啡厅晕倒?”假装嗔怒地瞥了他一眼,希声把沉夏的手包裹在自己手掌里,“以后不准再去那家咖啡厅了,连医生都检查不出来你得了什么病,说身体各方面机能都是正常的,但就是深度昏迷,怎么也叫不醒你,实在是太令人费解了。”

    沉夏就直直望着他,不做声,眼眸里全是温煦的暖流。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觉得他的眼神还有些迷糊和呆滞,希声紧张地问。

    “没有……我很好。”沉夏拉扯着嗓门,感觉有些干哑,“水……”

    希声立刻端来一杯水,坏笑着喝下一口,俯身吻住沉夏的嘴唇,微启唇瓣,一点点把水渡了进来。末了,还伸出舌尖舔舐了几遍沉夏的上齿龈。

    “唔……”酥麻的刺激想电流似的从口腔蔓延到四肢,沉夏本能地想要索取更多,微微弓起身子,但希声邪肆地一笑,点到即止地抽身。

    沉夏红着耳垂锤他。

    “既然我醒了,就出院回家吧!”医院的消毒水气味闻多了是真想吐,沉夏说着就坐起来。

    “不用再检查一下吗?我还是挺不放心的……不过,哥身上发生的离奇事也不只一次了,很多事都没法解释清楚。”希声给他垫了个枕头在身后。

    “很多事?”这话是什么意思?沉夏皱眉。

    希声笑着捏他的下巴,说:“你忘了?我八岁那年,有此被凶手挟持后来掉进了湖里,醒来时却发现你突然消失了,当时我可慌了,以后你又扔下我走了……谁知道,那些警察告诉我,是你咻一下从空中消失了!但没过几天,你又回来了,出现在我学校大门口。我问你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自己被外星人绑架了。”

    “那……你相信了?”此刻,沉夏脸上的表情异常复杂,感觉既诡谲又奇怪。

    “我起初是信了,但长大了几岁就不信了,就追着问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不肯说。”希声的口吻轻描淡写,但眼神中的关切很是浓烈。

    沉夏抓起床头柜上一个洗干净的苹果,边啃边说:“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呀,有特异功能!”

    “真的?”希声抿嘴笑着,斜睨着他的眼。

    沉夏眨巴着眼点头,“对啊对啊,要不然这事情怎么解释。”

    他总不能真告诉他,自己穿越回十一年前,还穿越了两次吧!

    “对了,那个杀害我妈的连环杀手是什么时候执行死刑的?我忽然忘了!”想着自己既然提前抓到了他,那回到现实后他被执行死刑的时间也应该提前了吧,沉夏神态严肃地问。

    希声疑惑地望着他,“哥,你怎么每次醒来都会记忆混乱吗?章翼三年前就被判了绞刑,我们还亲自去看了的。”

    “什么,章翼?……不对,凶手不是他父亲章根华吗?”沉夏讶然地怔住。

    “我看你的记忆真是混乱了,原来怀疑的对象确实是章根华。就是他劫持我的嘛,他对自己杀害几名受害人的罪行供认不讳,但是……对于某些细节却根本说不清,动机什么的虽然有了,但依然证据不足。最后只判了他绑架罪,坐了几年牢,这期间……警方也一直跟踪他盘查当年的连环谋杀案。”希声顿了顿说:“可后来又发生了同类型的案件,你配合警方再次介入,才发现原来章根华是无辜的,他是为了帮助儿子掩盖罪行,才出此下策。真正的杀人凶手是章翼!”

    听完这些,沉夏就举得自己脑袋嗡嗡作响,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他不愿意相信的那个事实还是成真了,为什么凶手会是章翼,他当年还不过是一个孩子!

    “你当时抓到他时,也是这种表情……”任凭谁也不希望一个孩子会是杀人凶手,希声抚上沉夏的手背来回揉搓。“可这就是事实,你必须接受的,他会变成那样,章根华和他母亲也要付一定责任。”

    但如果我能更为客观一点面对事实,章翼是不是还能有救?这个念头在沉夏脑海里一闪而过,巨大的矛盾感在拉扯着他的感情与理智。

    理智告诉他,一切罪犯和凶手都应该接受法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