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兄弟契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9 页
    好久没来商场,希声快活地东奔西跑,儿童区的衣服他还不大看得上,拉着妈妈和舅舅一路溜达,看见一个国际品牌的少年装,这才觉得比较满意,一口气试了十几套,都给打包。茹霄眼睛眨也不眨地在后头刷卡,打开钱包一看,沈月琮的卡十张有八张在他这里,即便他们今天随便瞎买,也不可能刷爆的。

    茹静买衣服比较讲究实用性,舒服的休闲装买了几套就只看中了几条裙子。茹霄只觉得自己刷卡还没刷过瘾,干脆给自己买了十几件风衣衬衣,一起打包让营业员送到酒店。

    两人满意地从收银台出来,一抬眼,却发现希声不见了。

    “希声!”茹静里里外外找了一圈,有点急了,“这孩子哪里去了?刚才不还站在我后面,怎么会一声不吭就跑了?”

    茹霄也觉得奇怪,立刻找商场工作人员播放寻人广播,等了半天不见人,又调出监控录像来看。

    “姐你看,是有个小孩把希声叫走了!”茹霄指着屏幕。

    “看起来是希声认得的孩子吧,可是他就这么跟着他走了?不会啊,希声好歹该和我们说一声吧。”希声比一般孩子警惕心高的多,做事也很有交待,这次是怎么了?茹静心里开始有些发慌。

    不想再等,茹霄立即拨通了沉夏的电话,这种时候,沉夏比沈月琮靠谱的多。

    “一个小孩把希声叫走了,而且希声没出声?”沉夏立刻意识到这个孩子可能是谁,安慰了茹静和茹霄几句,对刘宇说明情况,以最快速度从警局赶到商场。

    看了监控,沉夏忧虑地倒抽一口凉气,“是那个孩子,就是那个孩子!”

    “送来玩具里有炸弹的那个孩子?!”茹静觉得自己的心一瞬间直直被抛上了高空。

    茹霄手疾眼快地扶住她,问:“既然希声知道,怎么还会跟他走?”

    “也许是那小孩说了什么话,要挟到了他,让他不得不跟着去;要不然就是凶手躲在附近,见到希声出来就挟持了他!”沉夏现在只能想出这两种可能性,心里也是一团乱麻,有些理不清。

    在心底强迫自己冷静,沉夏问旁边的保安经理:“把你们商场这层楼在内,往下所有楼层的监控录像都给我调出来!”

    “这个,你们不是警察,这样不合规矩的。”值班经理觉得为难。

    “……那你来帮我们查看,这样总合规矩了吧!”发现他表情有点奇怪,沉夏直视着问他。

    值班经理嘴角往外一扯,抿抿嘴不耐烦地坐下来,小声嘟哝:“说不定只是小孩子贪玩,等下就自己回来了……”

    “你说什么?他现在是遇上了危险,可能是被杀人犯带走了喂!”茹静生气地喊道,干跟鞋在地面上发出尖锐的响声。

    “哎哟,这位女士,您稍安勿躁,你儿子肯定不会有事的啦……”他低头轻声说。

    沉夏一直死盯着他的脸,没放过他刚才一闪即逝的微表情。

    抬起手一把摁住他的鼠标,沉夏目光锐利地看着他的眼眸说:“你的左手刚才一直在来回摩挲,这是一种自我安慰的姿态,可见你刚才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在说什么。因为你做了什么事情而觉得不安,为了让自己安心,你说谎的时候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你根本不认为这孩子真的会没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我……不知道!”他扬起手臂想要回避掉停留在自己脸上的视线。

    “哼……你现在眼睛看向一边,手指放在眉骨上,这是你做错了事羞愧的表现……难不成,我知道了,跟在希声后面带走他的不是那个杀人犯,是你!就因为你站在外面,希声才放心出去的,不然他至少会出声打个招呼!是你的这身制服让他放下了警惕心!而且只有你,能不知不觉暂停几个录像头,或删掉录像里的部分片段!”沉夏双手撑在桌子上,目光冷冽。

    听了这话,茹静这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意了,一拳头砸过来,“说,我儿子呢?你把我儿子带到哪里去了!”

    这位值班经理的头上不可抑制地冒出了冷汗,踌躇的几秒终于扛不住沉夏的连番轰炸,哆嗦地说道:“我,我只是收人钱财,帮他把人迷昏带到后门而已……他说只是想见见被离婚了的妻子带走的儿子,不得已才出席下策!我我,我真不知道他是……”

    “混蛋,他说什么你都信!?”沉夏气愤地砸了他的键盘和鼠标,“为了一点小钱,你亲手把我弟弟送给了一个杀人犯!你……等着坐牢吧。”

    没空再理会他,沉夏让茹霄先带着茹静回酒店,接下来的事他会和警方一起处理,只要一有消息就通知他们。

    通知刘宇要求他派人过来后,沉夏押着值班经理到了商场后门,让他指认车辆离开的方向。他低头往地上看了看,指着一滩水问他:“他当时就是把车停在这里的?”

    “是,是啊。”这孩子真的只是高中生,力气怎么这么大哪。

    沉夏蹲下身子,也押着他蹲下去,凑过去一闻,觉得有股很浓的鱼腥味,随即打手机问刘宇:“城郊煤渣仓库附近,是不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