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兄弟契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 页
    刘宇想了想,皱眉道:“如果我是劫匪,被警察前后包抄,说不定就鱼死网破。因为想逃几乎是不可能的。”

    沉夏赞同地眨眨眼,抿嘴笑着走到某个走道边的一扇门边,蹲下身在地上摸了摸,随即放在鼻下闻了闻,问:“这里有检查仔细过么?”

    “这里呀……当时有一大堆人质,能有什么线索?”刘宇不明所以。

    带着责问的眼光看了看他,沉夏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手指头递给他闻,“这是一股什么味道?”

    刘宇耸耸鼻子就是一惊,“很细微的……火药味。”

    “这说明当时有个人站在这里开了好几枪吧,你们的勘察工作有漏洞啊。其实事情应该并不复杂,一个人凭空消失不可能,这里也没有其他通道通向外面,这家银行也不存在宽阔空风管道可以爬……这个劫匪消失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做了不被你们察觉的伪装。”沉夏瞟了瞟这里距离人质的那片区域,“这种案例在国外早就有了,劫匪伪装成顾客先进入银行,伺机而动,在整个过程中不但能帮助他们管理人质,还能在最后全身而退。”

    “什么?”刘宇愤然地敲了敲脑门,“我怎么忽略掉了这点?!那现在还怎么找,这人既然跑了,还是伪装成顾客逃了……不就成了大海捞针?”

    沉夏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挑起一根眉毛冷笑道:“非也。只要是人就会留下线索,除非……他会飞天遁地!”

    站在门口一直看着沉夏的希声愣愣地瞪大眼,看着嘴角微翘的沉夏,忽然觉得自家哥哥变得有些陌生,但又那么的魄力十足、满目生辉。

    他的双眼就像生出了一道灼热的光,正紧盯着那逃跑的猎物。

    “如果当时你们想到这点,对每个人质做一遍硝烟反应就能找到他了,可惜……”沉夏惋惜地咂咂嘴。

    刘宇懊丧地扶着头,“你快别说了,我后悔死了。”

    “你也不用这样,你当时的决定没有错,一切以人质为重,主要目的是解救人质,你做得很好,很冷静也很果断。”沉夏拍拍他的肩,转头牵起希声往外走,但走出去就站在门口不动了,小声对刘宇说:“劫匪被抓的事,对外做了详细的公布没?”

    “还没有,虽然媒体想要报道,但被我压下来了。”刘宇是一向是比较低调的,如今那只还没完全告破呢,怎么能急着对公众邀功?

    沉夏的眼睛往围观的人群中一扫,嘴角勾起一抹几不可查的浅笑,他弯腰俯身在希声耳边嘀咕了几句,又拿出钱包抽出两张十块钱给他,揉了揉他的头,看着他蹦跳着走出去。

    刘宇还以为他让希声去给他们买水,忙拉住他的胳膊说:“怎么能让你破费,别你以为十八了,在我眼里还都是孩子呢……”

    “嘿嘿,你请吃饭就好了。”沉夏莞尔笑着,和刘宇说说笑笑地走到门口另一侧,不一会儿刘宇就听见沉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这个逃走的劫匪就在这里呢。”

    “啊?”刘宇轻声惊呼,不太相信。

    “为什么不信,从犯罪心理学上说,这个劫匪有意愿假扮成顾客如今银行做埋伏,就说明他个性自负且大胆心细,上次成功的逃脱会加剧他的侥幸心理。因此他重返犯罪现场,并参与警方调查取证工作的几率非常大,说不定还接受过你们警员的笔录……因为他不怕么,肆无忌惮的……另外,他重返现场还有一个原因,他必须从警方这里得到一些信息,确认他的同伙有没有出卖自己。我打赌,也有种很强烈的直觉,他就在这里……”沉夏压低了嗓音说着,脸上摆出一派欢快得意的样子。

    刘宇倒吸一口凉气,对着人群小心地管理起自己的表情,随即就领会到沉夏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要我现在对外放假消息,说那三个劫匪都招认了,既然他在现场,听见这个消息一定会有反常举动……你想借此机会把他找出来!”

    “没有错,所以你等下的发言不仅要足够权威,还要能够调动起群众激愤的情绪,最好说的慢一些……我好多一点时间来确认他。”沉夏仍然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但语气是格外严肃认真的。

    刘宇酝酿了一下,尽量将自己的神态调整得比较自然,走到警方拉起的警戒线外,开始对广大群众说明这次案件的情况,号召大家来做证人配合警方合作,讲解了调查步骤,最后才说到关键的地方。

    “现在这件案子的劫匪都已经俯首认罪了,请大家放心,你们所受到的委屈和惊吓都不会白受的!”接下来就是一大串非常官方的发言,刘宇说得情绪高涨,唾沫横飞。

    群众们听得也十分专注,一个个都表现的很是愤慨,要求警方严惩犯罪分子,绝对不能姑息。

    不过这些话,沉夏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只面带微笑地扫视着人群,心无旁骛,利眼如鹰,快速而细致地筛选着每个人的表情与动作。

    就在刘宇讲话完毕,人群即将散去的时候,沉夏果断地迈开步子,快步朝着一个不起眼的中年男子走去。

    “喂,你等等!”他大喊一声,抬起手指向他,并不在意惊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