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兄弟契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5 页
    “希……希声。”沉夏轻轻喊着,心里酸涩得像吞了十几颗柠檬。他急切地想要确认自己是不是回来了,于是惶然地喊,伸出手掌想要去触摸希声的脸。

    手指很快被一只大手包裹起来,放在湿热唇边的蹭了蹭,又吻了吻。“哥,你又赖床哦!”

    “赖床?他难道没发现我失踪了吗?”沉夏费劲地睁开眼睛,一时间百感交集。

    希声见他迷迷糊糊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眼睛一弯,伸长了手臂直接绕过他的腋下,将他抱坐了起来,用指尖扒拉开他额前的发,捏了捏他的下巴,而后十分自然地低头,张嘴,对准他的嘴唇印下一个吻。

    “唔……”不过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却让沉夏的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

    就好像,昨天希声还是个八岁的孩子,突然一夜之间长大,此刻竟抱着他自然而然地亲吻,实在是有点儿不好接受啊。

    不过,这个吻很快唤醒了沉夏对十九岁希声的悸动感,他不满地撅撅嘴,勾起希声的脖子仰起头,眼睛不停地眨啊眨。

    “哥,你该不是昨天在咖啡厅昏倒后有了什么后遗症吧?”希声用自己的额头碰了碰他的额头,抿嘴笑了笑:“你没发烧啊。”

    我擦,这个动作八岁的希声也做过!

    于是老天爷是要证明有些事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么?沉夏眯着眼睛瞅着沉夏的脸,哎呀真是的,希声长大后怎么就长得这么俊俏逼人了呢,简直不可挑剔毫无瑕疵,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想着想着,沉夏不知觉轻启唇瓣,慢慢地向希声的脸靠近,神色迷惘地一口吻上了他的炽热的薄唇。

    自从他们建立了恋爱关系,也是希声主动占多数,沉夏大多数时候都是被动派。但今天这是怎么了?希声觉得奇怪,然而如此机会怎可迟疑啊,他的嘴角迅速高高挑起,舌尖一转,顺着沉夏的齿缝就钻了进去,兜转吸吮,不放过希声口腔里的每一处角落,细细的吻,慢慢的品,吻得冗长而深邃。

    两人耳边慢是暧昧□的轻声呻吟与潺潺水声。

    沉夏也是出奇地配合,没有理会从嘴角边渗出的口水,直接迎着希声的唇齿就陷入下去,没有羞怯地退缩和躲闪,任由希声对自己攻城掠地。他们的舌犹如相互寄生的藤蔓般纠缠在一起,缠缠绕绕,只想对彼此索取更多,一点也不想分离。

    沉夏突如其来的惹火举动,使希声坚固的神经一根根都绷断了,脑袋里和身体里全是希声魅惑的眼神和冰凉的肌肤,下腹之下已经点着了火,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哥,哥,哥……”希声贴在他耳边嘶哑地喊着,显然已经情迷了,手指早就滑进了沉夏的睡裤里,把他的小内内往下扯了一大半。

    “希声,不要停,不要停……我好想你,很想很想……”这浑身上下快要被焚烧殆尽的感觉令沉夏完全苏醒过来,莫名的感觉到一阵阵委屈,这种怪异的酸涩感将他进一步推向了□之海,而希声就是他的浮木,就是他的倾注所有都要牢牢抓住的一切。

    希声的呼吸成功地被他撩拨的越来越沉重,脸上浮起了一层嫣红轻薄的雾,沉夏眸子里的灼热就是一团火,一点点焦烤着他的每个细胞直至沸腾。

    下一秒,火花迸溅了,两具身躯彻底地纠缠贴合在一起,四肢交缠,严丝合缝。

    快速而缠绵的情事过后,希声把沉夏搂在怀里,擦拭他额上细密的眼珠,眼神宠溺地轻轻亲吻他头顶的发。

    “希声,你小时候,我有吻过你吗?不是亲脸颊,而是……”沉夏玩耍着他们俩交叉在一块的手指,有点儿忐忑地问。

    就听希声噗嗤一笑,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说:“哥,你难道记起来了么?就是八岁那年,有一晚我睡着了,模模糊糊之间觉得你吻了我,后来我想了想,你是真的吻了我,而且是嘴巴哟!”

    擦,你个颠倒是非黑白的小破孩,明明是你凑过来要亲我,我们不小心撞上的!

    沉夏挑了挑眉头,“你不是说自己睡着了吗,怎么那么肯定?”

    “因为我唇上有你喝过猕猴桃汁的味道啊!哥,别不承认,你真的想起来我们的初吻了对吧?”希声抱着他的腰摇了摇,“嗯,你一定是想起来了,不然……刚才怎么那么热情,我简直都要被你烧化了。”

    啊啊啊,个死小孩,长大之后变得好肉麻、好强势、好温柔……眼睛往下瞟了瞟,某个地方还变得好厉害、尺寸好大,气死人了!

    为嘛我一定是下面的那个啊!

    咦,等等……如果我还能穿越回去,是不是就能把这个错误给纠正过来?好歹我在希声长得比自己高之前是有优势的,如果从那时就开始建立我是攻的形象,说不定就能翻身了!

    沉夏立刻因为这个绝妙的想法而振奋了,拍拍希声要起床,“对了,你不是说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

    “哎呀!我差点忘了,都怪哥你勾引我,今天是老爸和舅舅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啊,老妈还千叮万嘱让我们早点去!这下惨了,要被她唠叨死,据说这次她把穆勒也带回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