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兄弟契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3 页
    沉夏掐他屁股上的肉,小破孩一撒谎就结巴,八岁时还没修炼成后来那种撒谎也不脸红的本事呢,“你说不说?”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啦。”不能说,说出来挺丢脸的。

    “如果你不说,那我就停下来自己去问她。”沉夏故意停住了脚步。

    希声连忙拍他的肩膀,脸有些红,“不要了,她……她是个好女孩子,但是……我跟她说过了,我十八岁之前是不会谈恋爱的。”

    神马?沉夏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刚才有没有听错!

    “你再说一遍!”他这次是真在希声的屁股上揪了一把。

    “哥!是她非要喜欢我的,我又没有答应她。”希声小脸绷得紧紧的,还挺正经严肃。

    沉夏揉了揉太阳穴,突然觉得压力很大,希声原来这么小就开始犯桃花了?他之前怎么不知道!

    蹲下身子把他放下来,沉夏牵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清了清嗓子才问:“既然你说清楚了,那她怎么要跟着你呢?”

    “嗯,可能是因为上次她问我家在哪,我没告诉她吧。哥你不知道,女孩子真的很麻烦,动不动就哭鼻子,要不然就是撅嘴巴生气……还喜欢跟老师告状,说我欺负她,可烦人了,我一点也不喜欢她们。”希声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头。

    沉夏望了望天,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电线杆后面的人影儿,说:“那之前跟踪你的人也是她?”

    “唔……”小破孩仰着头想了想,摇摇头,“之前的那个好像不是她吧。”

    “到底是不是呀,你想清楚!”虽然感觉怪怪地,他总犯不着怀疑一个小女孩对他家希声不轨吧。

    希声还是摇了摇头,“今天被跟踪的感觉,和之前被跟踪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呵,你还有直觉不成?”沉夏往后看了看,那小女孩还没走,也不知怎么胆子大了点,背着个粉红海豚的小书包跟在后面,两只羊角辫上下跳动,长得倒还清秀,就是小小年纪就戴了一副大眼镜,看起来没啥灵气。

    啧啧,跟我家希声一点也不配。

    沉夏转眼放了心,牵着希声走到一家卖甜点的谱子前,问他:“想吃冰激凌么?”

    希声弯弯眼睛,点头。

    买了一支草莓蛋筒递给他,沉夏迟疑了一会,又买了一支拿在手上,让希声在原地等着,自己拿着蛋筒走过去。把试图躲在一辆自行车后藏起自己来的小女孩喊出来,亲切地说:“小朋友,我是沈希声的哥哥,这个蛋筒送给你吃。快点回家,以后不要再跟着希声了,知道吗?”

    小女孩推了推眼镜框子,看着沉夏有些发愣。

    怎么是个小呆瓜啊,沉夏无奈地笑了,把蛋筒塞进她手里,摸了摸她的脑袋,转身带着希声走了。

    再回头,这小女孩终于不见了,应该是乖乖回家去了。

    希声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怎么,有女同学喜欢你还不高兴啊?”沉夏自然而然地问,但觉得自己的语气很怪。

    希声跟着又叹息一声,说:“哥,我是认真的,我十八岁之前肯定不谈恋爱。老师说了,谈恋爱会影响学习。”而且,如果不好好努力学习,怎么能追赶的上哥哥呢?真是的,哥哥干嘛要这么优秀,非要给自己弄出这么大的鸭梨来……

    看来把老师的话当圣旨有时还是蛮有好处的,沉夏的眉梢比自觉地往上扬,“嗯嗯,你们老师说的对。再说了,你现在还小,知道谈恋爱是怎么回事么?”

    拉了拉沉夏的手指头,希声用力地迈着大步子说:“我在书上看见过的,老爷爷说的,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噗——”沉夏正低头啃他手里的蛋筒吃呢,差点把整张脸撞上去,不由得自我检讨起来,自己是不是该把书架给清理一下,弄些安徒生格林通话什么的放在一二层?

    考虑了一下又觉得不好,安徒生格林也挺血腥的,小破孩看了准要问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例如“为什么踩面包走路的女孩下场那么惨?”“为什么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要相互残杀?”看来看去,指不定他会当做推理侦探书来研究。

    “对了……那道题目你想出来答案了吗?”沉夏戳了戳希声软绵绵的脸。

    希声的脸霎时苦下来,摇晃着他的手说:“哥,今天还没过完呢……你让我再想想。”

    能想出来那才是恐怖吧,沉夏把眼睛眯起来,捏着他的脸颊蹂躏了一会,“那就在睡觉之前告诉我,对不对都告诉我你的答案。”

    希声高兴地应下来,看见街对面有卖鸡蛋糕的,拖着他就嘻嘻哈哈地跑。

    “哥我要吃那个!”

    “好好,你慢点,小心车!”

    “我知道,这条路上车子很少的……你看,那辆车都停在路边不动了,真奇怪。”

    听他这么说,沉夏多看了一眼,也觉得有点奇怪,“这辆车这么停在水沟里,司机不怕弄脏车子啊?”

    “就是,他好笨喏。”希声小声嘟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