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兄弟契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 页
    作业怎么了,希声昨晚做作业很认真啊,沉夏拿过本子看了几分钟,噗嗤一下笑出声。

    作业的题目是填写以下语句的下半句:

    上句葡萄美酒夜光杯,希声接下句——吊绳电锯十字锥。

    上句吾生也有涯,希声接下句——汝死也无边。

    上句西塞山前白鹭飞,希声接下句——东山林下黑蚂归。

    上句待到山花烂漫时,希声接下句——夜半杀人正合适。

    “其实还蛮对仗的哈……”沉夏捂着嘴巴笑,被夜老师横了一眼,才正色道:“我一定回家好好教育他,不好随便拿古人的诗词擅自编撰的,这可涉及到侵权的。”

    夜老师无语地看了看这俩兄弟,痛心疾首道:“这不是关键吧,关键是希声怎么会想到吊绳、电锯、十字锥,还夜半杀人,还有死这种字眼的?”

    自然是因为侦探恐怖看多了,我书架上全是这类书……沉夏打了个哈哈,“可能是现在的影视剧太血腥了,教坏小孩子,老师您放心,我今天回家就对他洗脑,保证明天他就痛改前非、焕然一新!”

    希声冲他瘪了瘪嘴。

    夜老师有些怀疑地看了他一会,虽然沉夏这个样子看起来也不令人放心,但是没有办法,据说他上高中至今都是全年第一的成绩啊,应该能教好弟弟吧,又嘱咐几句,就放两人走了。

    于是这天放学回家后,沉夏蹲在希声房间给他洗脑,“傻小子,有些东西你知道就行了不能写在卷子上知道不?”

    “为什么啊,我觉得我对的挺好的,还押韵呢!”希声不满地嘟嘴。

    “笨,中国的应试教育只要记住一点,你就能过关斩将无往而不胜了,知道是什么吗?那就是,让你创新时千万要循规蹈矩,要你循规蹈矩时更要一板一眼,你得揣测阅卷老师的想法,而不是在意自己的想法。总之,教什么你回答什么,就得了。”沉夏拍拍他的肩膀,沉痛地说:“考试之外,你想做什么就可以放肆些,因为只有你考试好了,老师才不会干涉你做别的事,明白吗?”

    希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拉住沉夏的袖子,“那……哥,我还能看福尔摩斯吗?”

    “当然能看了。”这人完全没有小孩子不易看这些那些的自觉。他也是从五六岁就盯上包青天探案、洗冤录、福尔摩斯侦探集这类书了,不是成长得挺出类拔萃的?

    横沟正史和江户川乱步才是比较血腥,现在不能给希声看。

    他想到这里就把书架上的这一排书给往上挪了,挪到希声搭着板凳也够不着的地方。转头一看,就见希声愤愤然地瞪着自己,“哥,你藏起来的不会是什么□吧?”

    “我(#‵′)靠,谁叫你的这是?”沉夏跳下椅子,身后捏住他的脸颊往外扯了扯,“说你是不是十九岁的希声,戏弄我很好玩是不是?”

    希声的大眼睛眨巴几下,额头靠上来,低声惊呼:“哥,你好像在发低烧,我去给你拿药,妈妈说低烧比高烧更容易坏脑子!”

    说完,吧嗒吧嗒往客厅跑,留下沉夏独自愁眉苦脸:“哎,他真的没穿越?”

    随后重重叹了口气。

    第二天希声总算没带着奇奇怪怪语言的作业去上学了,但代价就是沉夏帮他查了几个小时的诗词集,也怪这时的刚普及没多久,搜索引擎的什么不太好用,所以只能自己手动来找资料。

    下楼时,沉夏在楼道的邮箱处看到一个毛绒玩具,问希声:“这是我们家的邮箱?”

    “是啊,真奇怪……那个陌生人有寄玩具来了。”希声很习惯地取下这个挂在邮箱上的玩具熊,对沉夏说:“哥你失踪的那段时间,经常有人送来玩具喔,因为你不在,我就帮你收起来了,有好几个月没送了,我还以为他不会再送了呢?”

    “谁送的。”觉得奇怪的沉夏拿过来看了看,玩具熊上没有留下任何签名或信件。

    希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楼下的大叔也说不晓得是谁送来的,每次都没有署名,先还以为是我们家的亲戚呢。”

    “我们家几个亲戚呀,屈指可数,不可能是他们送的。你有很要好的朋友吗?”说不定是喜欢希声的某个同学送的呢。

    “不可能是他们送的啦,我又不喜欢这些毛绒娃娃,如果是他们,该送变形金刚给我,而且他们干嘛偷偷摸摸地送?”希声这时已经很有分析头脑了。

    沉夏也觉得是这个道理,把玩具熊往他书包里一塞,“不管怎么样,这应该是送给你的礼物,你先收着,等哪天有空我看看其他的玩具,看看能不能查出是送礼物的人是谁。”

    “嗯!”笑着应了声,希声主动牵起沉夏的手。

    沉夏愣了一下,捏住他的小手,在心里叹了口气,老天爷再这样下去,你是让我相思成疾还是对着八岁的希声YY啊?嫉妒我们幸福,你无理取闹也要有个限度吧!

    一路上被蹦跳着的希声拉着跑,沉夏只能苦涩的笑,但转念一想也是自己太放不开。八岁的希声也是希声啊,那现在就扮演好哥哥的角色,好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