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隔帘花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2 页
    始知万事宽平好,结草犹存魏颗恩。

    原来香玉本南宫吉家红香一转,当日嫁在守备家,曾把袁玉奴痛打凌辱,以报私仇,后又卖与娼家缢死,以此今世玉奴托生在北方之地,来报红香杀身之恨。他是夙冤,自然见面就怨起来。这梦中的武官,就是刘守备,领着红香生的儿子,未免有夫妻子母之情,所以要他抱着。被袁玉奴现了真身,指出前仇,才知道宋夫人一场仇恨,冤有头债有主,不是偶然的。

    香玉从此吃了长斋,不生嗔恨,说是我前生的孽,埋怨不得别人,也就灶前烧火,同众人做饭殷勤,全没有怨恨的心,闲了口里念一声“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这是一番忍辱功德、忏悔的道常因此,香玉后来还得解脱苦厄,归了佛教。不知后来性命如何,子母甚日相见。

    正是:

    月正团圆,一片浮云生障翳;花才烂漫,九秋风雨折枝条。

    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十三回 侯瘸子思得妻忙忙告状丹桂姐因着鬼夜夜失魂药名诗:牵牛织女别经年,安得阿胶续断弦。

    云母帐空人寂寂,水沉香冷月娟娟。

    泪抛红豆天冬后,心苦石莲半夏前。

    满地黄花落轻粉,当归何事负金钱。

    原来侯瘸子买礼来鲍寡妇家看岳母、媳妇,反被一顿凌辱,回家向亲戚们告诉,傍人甚为不平。也有说:“你从幼定的亲,谁人不知!现有本夫,无人敢来娶,到底是你的老婆。只是你穷了,娶来不能度日,也是枉然。该央人去和他说,不如招赘进去,与他做二年生活,准算财礼,三年后成婚,到可长久。”

    也有说:“你丈母嫌贫爱富,既不肯认女婿,定然要嫁个好硬主儿,压住你不敢告状。不如趁此机会,先告他个赖婚图财。

    一张状子到了开封府里,官府再没有拆散姻缘的。当官领了来,好就留在家里,如不好,还嫁他几十两银子,也不折了志气。”

    侯瘸子气忿不过,即走去寻开封府前一个写状的侯小川,是他一家堂伯叔哥哥,告诉了一遍。小川道:“这状极有理。咱侯家就没有人了?白白的着人家赖了老婆去,也抬不起头来!”

    即时买了一张纸来,写道:

    告状人侯朝。告为赖婚图财事:朝系千户营侯指挥之子,先年,父定鲍指挥女丹桂为妻,媒礼不欠,有原媒张氏证。今经多年,因父任山西守备,丧后贫穷,意在赖婚转嫁。本月朝备礼登门,反行凌殴,两邻吴大证。坑赖婚姻,律有明条,哀天电审,含冤上告。

    被告:鲍寡妇丹桂姐

    干证:张氏(系原媒)吴大(系邻佑)

    原来开封府知府姓邬名元勋,是湖广人,系杭州将军荫子。因年老不能出征,升在东京开封府。为人七十年纪,生的红面糟鼻,老而贪酒,见了妇人不分美恶,绰号“老臊狐”。又不识字,断事糊涂,随手就忘,以此满城百姓起一个浑名,叫“乌黑天”。那日抬出放告牌来,侯瘸子随着众人进去,递上状,有衙役传了话,说是告丈母赖老婆的。知府大喜,即忙出票拘拿。无非差的张千、李万,出牌来,随着侯朝上西河崖大觉寺边去拘提。

    鲍寡妇娘子自从搬移在三教堂东边,一面与大觉寺为邻,一面在书房间壁,又是几间破坏空房,孤孤□□,无人作伴,日逐宅院子里弄砖弄瓦,不得安静。又因丹桂姐遭了一场邪魅,弄怕了,夜间怕鬼,只得娘女二人同床寝歇。这丹桂姐从香玉嫁后,不得信息,时常牵挂在心,每夜听得那书房里笑声歌声,和那木鱼经声,心里不住动火,常是二三更天,翻来覆去,睡不合眼。他母亲心里愁着侯家女婿告状,没精没采,睡的鼾鼾去了,不管那桂姐长吁短叹,整夜里心想个情人儿,恨不得早早完了心事。

    正是秋尽冬初,夜长昼短,如何捱到天明。正然胡思乱想,似梦非梦,只见一个女子声音,像是香玉姐一般,在窗外细细叫道:“丹桂姐,你起来,我是香玉,你的妹子。如今金二官人不在家,大娘又往母亲家去了,夜里偷来看你,还有件好事儿和你商议。”慌的丹桂姐披衣起来,穿了鞋脚开门来。满天月色,只见香玉姐在窗外立着,瘦了许多,脸儿黄黄的,拉住桂姐道:“我有个妙人儿,悄悄的带你耍耍。”一边说话间,走到一个大大院子里。松竹阴阴,回廊曲曲,好不幽深洁净。

    但见一架葡萄,结的垂垂可爱:

    三生石上旧精魂,结子拖藤总莫论。

    一树情根原不死,此身虽异性常存。

    二人正叙心事,只见屏风后走出一个官员来,打扮的风流,十分俊俏,只有三十多岁。戴着片玉巾,粉底皂靴,月白罗衣,摇金扇而出,笑嘻嘻道:“多谢二位姑娘到此,小生候的久了。”上前挽着手往房里。那桂姐又喜又羞,才待细问,只见香玉道:“这是金二官人府里一位相公,和我往来熟了。我因姐姐房里孤单,使他这里寻下房儿,就此成其夫妇,免了你日夜忧煎出病来。”于是,穿月白衣的一手搂着香玉,一手拖住丹桂姐,不由分说,抱入房中。只见灯烛光荧,异香馥郁,三人在一张大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