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隔帘花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0 页
    南无阿弥陀佛

    不消半年三个月,《莲经》口里往外喷。

    舌底莲花生光彩,动了金刚揭谛神。

    南无阿弥陀佛

    开口闻得旃檀气,合眼就见佛世尊。

    一住三年无怠慢,婆婆开口辞善人。

    南无阿弥陀佛

    “当下张善人夫妻二人,不消一年,学得《莲华经》十分烂熟,如水流相似。一住三年,捧茶捧水,全没一点慢意。婆婆一日看着王氏道:‘我今打搅你夫妇三年,经已念熟,今晚要辞你还家。’王氏便说:‘妈妈,你今传经三载,我夫妻受其大恩,不曾报效,原说替你养老送终,因何舍我便去?你家今在何处,甚么地名?我夫妻好送你回去,时时看望你。’婆婆便道:‘张善人夫妻,近前来,听我细说。’”击磬一声,又念:张善人,你夫妻,休要牵挂;我本来,无定住,身在空门。

    要回去,那里定,东西南北;

    说声去,就要走,不论行程。

    南无阿弥陀佛

    无始来,谁是我,家乡住处?

    撒手去,谁是我,着急亲人?

    一行说,取水来,浑身沐浴;

    盘着膝,打着坐,合掌归阴。

    南无阿弥陀佛

    “当下婆婆即时坐化而去。张善人两口儿不敢啼哭,念经三日,起了一个龛子化去,供养在西山寺后。不消半月,王氏年四十以上,忽然有孕。到了十月,腹中疼痛起来。王氏卧在内室,张善人念经未毕,眼看见那白发婆婆笑将进来。张善人大惊,才待追寻,只见王氏房中早产下一个女儿。生的眉端目正,面如满月一般。因念经得来,取名‘莲女’。

    “光阴如箭,日月如梭,不觉莲女长到七岁。生得乖觉伶俐,一见便会。又有一件奇事:口里背诵《莲华经》,顺念顺流,倒念倒流。请了一卷《莲华经》来,字字行行,一似念过的一般。天生胎素,口不尝荤。每日在家做些花朵,略有闲时节,即看经拜佛。只有一件,不守女儿规矩—一听见僧人参论佛法,就要出门去观听。有一个能仁寺惠光和尚,登座开讲,莲女疾忙走入寺中,便高声问道:‘龙女八岁献宝成佛,我今七岁,没有宝珠,何时得道?’把个惠光长老,惊得一句答应不来,张善人听说女儿走进寺去参禅,甚是惶恐,疾忙抱了回来,分付王氏好生看守女儿,勿叫他张头露面,惹街邻嗤笑。因此莲女日逐做些花朵,不得出门。

    “到了年方二八,因元宵能仁寺上灯,众檀越约了灯会,悬起千百盏灯来。妇女们烧香的、看灯的,人山人海,都去随喜。莲女要去,父母拦挡不住,王氏说道:‘孩儿年已长成,不比你七八岁时去混他的讲堂,也惹人议论,同几个邻舍老婆婆去能仁寺看灯,早去早回。’”首座击磬,又念:有莲女,能仁寺,把灯观看,密层层,佛塔上,万盏明灯。

    又遇着,老禅师,登堂说法;

    引动了,红莲女,去问禅宗。

    南无阿弥陀佛

    向法堂,讲座下,高声大叫:

    问和尚,满寺灯,何处先明?

    和尚答,佛殿上,灯光先照。

    莲女说,佛灯外,谁是心灯?

    南无阿弥陀佛

    老和尚,答不来,莲女大怒;

    走上去,打一棒,要问机锋。

    南无

    “当下莲女问道:‘佛灯今在殿上,心灯却在何处?’长老一时应答不来,莲女夺过长老禅杖,当头就打。慌得这些看灯妇女,一涌上来,把禅杖夺了,推拥莲女回家。

    “张善人夫妻十分惶恐,埋怨女儿不守闺门,使人嗤笑,连忙叫个媒婆,与莲女提亲。有一个李员外儿子,和莲女同庚,也是一十六岁,且是聪明俊秀,常见莲女门首卖花,看在眼里,使人来说媒。张善人两口儿只拣择女婿,不争财礼,遂结了亲。

    看了吉日良时,把莲女打扮得如花似玉,三绺梳头,两截穿衣,上了花藤彩轿。各处花店将花朵添箱,点起花灯,前后有百十余对,都来看莲女成亲。”

    敲磬一声,又念:

    本家男,张家女,门当户对;

    许了亲,下了礼,酒果羊红。

    红鸾星,择就了,七月十五;

    众亲邻,来助喜,俱送花灯。

    南无阿弥陀佛

    有莲女,打扮的,天仙玉女;

    恁爷娘,送上轿,两泪交零。

    叫一声:我的儿,养得娇惯;

    到人家,守规矩,休要讲经。

    南无阿弥陀佛

    撇得俺,老夫妻,没有下落;

    养了你,多半世,没个后成。

    有莲女,全不答,高讲《莲经》;

    一卷经,刚念毕,不听人声。

    南无阿弥陀佛

    到门前,放下轿,拜门行礼;

    有公婆,接新喜,捧着花瓶。

    掀轿帘,忙来请,新人下轿;

    似木雕,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