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隔帘花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9 页
    久宜藁街明诛,姑以原赦减等。遵依新律,入官配军,家私充饷。其一应妓女,分散为奴,以备军赏。

    大金年月日为盗国娼妖事一案

    粘罕将军将勘语口供一一申报了兀术王府。

    李师师将养了一月,唤出监来,同一起粉头过了刑部。即时有一番军,因看马有功,当堂批了领状,领去为妻,往辽东大凌河养马去了。将那所住的秦楼,舍为佛寺。其余女子分入各营,也有教他做戏的,也有番妇毒狠,叫他拾粪拾草的,也有担水放鹅鸭的。抄没了家财,一一入官,不下二十余万。把一个锦绣花丛,不消几日,化为瓦解冰消。真是繁华一梦:杨柳丝丝弄春柔,烟缕织成愁。海棠过雨,胭脂零落,花事都勾。

    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相思还在,汴河西路,御苑东头。

    这李师师□□惶惶,身无寸丝,手无文钱,随着一个七十岁的番军,往营里去了。原来这个番军先有一个老婆,是西番回子家女儿,嫁了七八个兵,才嫁这个老军。生的一脸黑麻,钩鼻大口,浑身上下都是皮袄,腥臊烂臭,打着两个连垂,使青缎子装着。性如烈火,每日打骂的老兵全不着家。忽然见这老兵领着一个妇人走进门来,打着番语,问是那里拾来的。老兵说是王爷赏的。这老婆坐在炕上,李师师进来,只得磕下头去,起来在旁侍立。又不省他的言语,只见他向老兵讲了几句番语,那老兵取了一根担钩、两个木桶,叫师师向井边打水来,做饭与老兵吃,那老婆也不问师师甚么人。只得两眼垂泪,取过木桶来挑起,真有千斤之重,这李师师那晓得这个滋味,出门来又不知井在那边,□□惶惶而去。

    正是:

    锦屏翠被香犹在,垢面蓬头事不同。

    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六回 青楼秽地鼎分三教堂大觉正宗旁参百花法诗曰:碧云飞处隔蓬莱,香径烟消种绿苔。

    梦里关山何日到,书中鸿雁几时来。

    团香和就相思泪,碾玉雕成百艳胎。

    莫向人间枉惆怅,刘郎岂合老天台。

    话说李师师受过了繁华富贵,该有此灾祸,以准折他淫奢享过之福。一霎时雨卷风披,飘流而荆只有一座师师府,盖的秦楼楚馆、曲榭回廊、楼阁亭台、花园池沼,似小王府一般,封做官家公所。作了五千官价,没人肯买,俱嫌是娼优烟花之地,良家子女不便居住,因此闲了年余,无一人来问。有一个大相国寺月光和尚,要花众檀越钱粮,情愿出二千金,来改成准提禅院,大开丛林,悬起钟板来,招十方贤圣,安禅讲法。

    投在提督府标下,请了刘豫的令旨,不日纳官价,就要兴工造像,开堂留众。

    不料这法华庵尼姑福清,因在金将军粘罕府里,时常进宅和太太们宣卷唱佛曲儿,因此结了一会,连这干离不府里乔倩女、乔菊姐、宋秀姐俱在会中。每位出五钱银子,雕准提菩萨,俱随着吃准提斋。每日送茶油米面,常常过法华庵去随喜。这些金营太太们,坐轿的、骑马的,一个小小庵子通坐不下。商议要另盖大殿,起造禅房,接引十万。一时就没有这个落地。

    后来听得李师师宅子入了官,因是汴河西,与这些行院勾栏相近,不是修行的住处,也没想起来。因听的月光和尚要出二千银子,投齐王府建寺,福清就想起:“既然僧家好住,我们尼僧如何住不得?”因此交通了众位太太,说与兀四太子宫里娘娘得知,说:“这李师师宅子是宋朝徽宗游幸之地,原该入在王府。因何齐王就卖了二千金与僧人建寺?这西河一带,都是娼妓乐户,男僧也不便往来,到是尼僧住在此地还方便些。

    就做王爷娘娘的香火院,日夜诵经,护国安民,延寿生子,可以长久的。”那娘娘一闻此信,因兀还没生世子,即时传了福清师徒三人进宫来,要舍寺雕白衣送子观音,与王爷求子的话。

    那福清领着谈能、谈富,师徒三众打扮的十分洁净,到宫里见娘娘。合掌当胸,问讯下拜。娘娘略笑了一笑,叫福清三人坐了。只见一个宫娥,金盘捧上三盏茶来,福清因问讯了,接茶在手。见有红色油花在盏面上,怕是荤油,通不敢用。娘娘又笑了一笑,叫了两个女通使来——是中国掳来,久在营的。

    娘娘和他说了一回,二女子才进着汉话说:“娘娘劝你吃茶。

    这是芝麻茶,不是荤,因何不用?”这福清又打了问讯,才吃了几口,谢了茶。娘娘使女通使说:“要将李师师宅做王爷香火院,替王爷求了子,重重赏你。娘娘今要造千佛阁、檀香送子观音,先舍三千银子,助你兴工。等修造一毕,娘娘亲去拜忏祈福。”福清又谢了。一时间,又是异样香茶、素果点心,俱是一尺高盘,摆在泥金炕桌之上,铺上锦毯,叫福清在西南炕上坐。原来金人以西南为客坐。又是大金钵盛着米饭,使金匙分在龙凤碗内。福清三人略用了些,起身拜辞而去。安排修造不题。

    却说天坛里王道官听得李师师宅舍宽大,僧尼相争做寺,他也央了干离不营里将官来,许他一千银子,要买做北极真武殿,前面改作三清元始宫。又有开封府学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