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隔帘花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 页
    卞千户娘子要回家去,怕香玉女儿一人在家害怕,守备道:“天已晚了,恁姊妹两人在房里,我还在外面。天已起更了,还回去做甚么。依着我说,咱大家打个官铺,混上他一夜罢。”

    卞千户娘子故意骂了一句,道:“我们在这里,撇下他姊妹在隔壁,也不放心。”阮守备道:“一发叫到这边来,他姐儿两个睡在一房也好。”说毕,卞千户娘子才走起身,叫过丹桂、香玉过来,把房门锁了,院子门倒关着。原是一家人,从墙上走熟了的。说着话,房里点上灯,见他姊妹二人,俱是中衣,不穿裙,从短墙上过来,上西间房里去了。

    这阮守备还要让酒,卞千户娘子吃的有须春心按不住的光景,推是醉了,阮守备也就让各人安排上床。鲍指挥娘子要和卞千户娘子两头睡,怎当的卞千户娘子是个顽皮人,有了半醉,单单扒过来和他一头,笑道:“咱今姊妹两人,今夜做个干夫妻罢。”脱的光光的,一口先把灯吹杀了。阮守备那等的四平八稳,那阳物又粗又大,十分雄猛,也就脱的精光,挨进房门,往两人被窝里一滚。卞千户娘子摸了一把,见直挺挺一件东西,骂道:“好老没廉耻,哄的我住下,可是耍小姨子么?”说不及话,拉在床沿上干起。那妇人玉足高跷,舟心外吐,先已十分热火如烧,不觉水淹了七军,把阮守备围困攻打。不一两阵,那点药力使完,不觉一阵酥麻,从脑门直到涌泉穴,顺流而下,早已力尽气输,夹破了脑子,抱头而走,又被热水涌涌出,汨汨有声,把这李守备的半截折皮条漂出门外,再休想还有抬起头的日子了。

    鲍寡妇听了半日,已是难捱,摸了一把,见湿漉漉软丢当的,缩进皮袋里去,不勾二指的根软皮条,又是臊又是恨,道:“快刀子你打发了谁,留着这钝刀子锯黜我!”阮守备怕他吃醋,别人又吃了头汤,十分过意不去,只得勉强奉承,那里抬起头来?被黎寡妇一把按在床上。帛子擦干,先使手捏,后使口吮,弄了半日,才得昂头。这妇人淫心酒兴,一齐发动,扒在身上,把那物用手填了一会,才进得外层门,就如软虾相似,只是打躬不进,妇人用身一伏,也就进去七分,又如火烧赤壁,那消两三阵,把个李守备弄的似落汤鸡,骨头皮毛都是稀软的。这老人家一阵昏迷,浑身冰冷,大叫一声:“罢了,我也!”没奈何,取出一根三寸长的角先生,替他放在腰里。这妇人还在身上乱摇凑,兴不可遏。见了这个光景,方才下来,自己用手提弄半日,险不把一床被湿透了,方才住手。且不说阮守备气喘口张、两眼紧闭,生死不保。却说这鲍丹桂从那日汴河看见男女行乐,已是春心难按,幸遇着卞家妹子香玉回来,两人每日一床。真是一对狐狸精,到夜里你捏我摩。先还害羞,后来一连睡了几夜,只在一头并寝,也就咂舌亲嘴,如男子一样。这一夜,见他两个母亲吃酒醉了,和守备勾搭起来,吹灭灯,就把房门悄悄挨开,伏在门外,听他三人行事。只见水声自床沿流下来,摇的渍渍乱响,淫声浪语,没般不叫。两个女儿连腿也麻了,疾回掩上房门,脱得赤条条的。丹桂便对香玉道:“咱姊妹两个也学他们做个干夫妻,轮流一个妆做新郎。我是姐姐,今夜让我罢。”香玉道:“你休要弄的我像我妈那个模样儿。”丹桂说:“他男子汉有那个宝贝,咱如今只这一只手,耍个快活吧。"说毕把梅玉两腿檠起来,将身一耸,平塌塌的,嗤的笑了,忙把身子伏下,替他吮奶头儿,怪痒起来,才去按纳宝盖三峰,真是珠攒花簇,一个小指也容不进去,用了唾津,刚刚容得食指,略作抽送,早已叫疼,摩捏了半日,才觉津津有味。着香玉叫他“亲哥哥”,丹桂便叫“姐姐妹妹”,也学那淫声一样。香玉用手把桂姐腰里一摸,那知他先动了心,弄着香玉,自己发兴,那花心香露早已湿透,流了两腿。香玉大惊道:“你如何流出溺来?”丹桂道:“这是妇人的臊水,见了男子就常是这等流的。你到明日,我管弄的你如我一样。”弄了半夜,身子倦了,抱头而寝。如此,夜夜二人轮流一人在身上,后来使白绫带塞上棉花,缝成小小袋儿,和小阳物一般,每夜弄个不了。不知阮守备死活如何,二女子淫奔下落,正是:穿花蛱蝶,双双春日入房来;点水蜻蜓,款款迎风随浪滚。

    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三回 淫女奔邻托风雨夜作良媒书生避色指琉璃灯代明烛东坡在徐州登燕子楼词: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

    却说鲍指挥娘子和卞千户娘子,把阮守备一夜夹攻。七十老人,如何敌得两口飞刀?连泄二次,昏晕不省,次日遂成了瘫痪。不消两月,中风不语,呜呼哀哉。两个寡妇原是一路,要打发他的,胡乱买口寿器,送在郊外埋了,才得干净。只撇下一个痴子憨哥,随着当奴才使唤。两个寡妇商议着:“就着这个酒店,咱两家同居,一个锅吃饭,同丹桂、香玉一处居住,省了费钱,又好作伴。”因此,两个寡妇占了一口房,打开福清庵的壁子,使两个女儿各人住一间,白日黄昏做针线,顽成一块,打扮得油头粉面,窄袖弓鞋,就如门户烟花光景。香玉虽伶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