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隔帘花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5 页
    猫猫,你早早来家,怕撞着那剥皮的去卖了。

    这子金听着唤猫,顺着柳树往墙上下来。墙原不高,樱桃使个杌子接着。银瓶半卸残妆,倚门而侯。这一时把角门关了,樱桃原是一路的,又早已赏了他的花粉、戒指儿,买的不言语了,只落得两个人放心说话。上得阁子,把窗上雨搭儿下了,望不见灯光。银瓶倒在子金怀里,眼泪簌簌,只不敢高声啼哭。

    子金也自伤情流泪。银瓶道:“如今皮家要抬过门去。我的哥哥,咱就再不得一面了。我当初原为你才许了他,既然他两人拆散了,我死也不肯嫁他!我的哥哥,今夜见你一面,辞了你,我明日一条带子就吊杀了。我的哥哥,你还来送我送儿。他这巢窠里有甚么情,不知给口棺材那没有!”说到这里,和子金二人抱头痛哭,连樱桃也在旁揩泪。

    子金看着樱桃道:“我的姐姐,央及你下楼去替我听着些动静,怕那院子狗咬,我好早走。休再做了那一夜,险不打杀了。”哄得樱桃下去了。子金道:“姐姐,你且休哭,我有个心腹话儿单来和你商量。如今咱在这里已是做不成夫妻了,你花朵的人儿,难道就死了罢?如今只有一计:这园后就是汴梁河,南船极多,赁下一只小船来,这河里接了你去。我又没有爷娘家事,没有妻子,恋着甚么?咱往南京去投奔我的姑夫——在镇江水营做把总。有了咱两口,那里挣不出饭来吃,肯在这里干死了罢!”银瓶听说,把泪揩干,道:“哥哥,你有这个法儿,十分的好。只怕你没钱,那里去凑去?我这卧房有五个大箱,都是盛的皮家来下的金子钗儿、珠子挑凤缨络罩面儿。

    皮员外的大元宝,李妈收去。还有他的包席的银子,封在这箱里。还有好些整匹头绸缎,不曾剪的,也还值八九百两银子。

    你早早安排停当。我这里度日如年,知道那厮几时来抬我?只得这二三日矣。雇下船,趁月黑头好接这东西,送衣报被褥、我的镜架铜盆等物哩。你平日打的好弹弓,把个弹子打在我这楼上来,是个信,我好安排。连樱桃多拐了去,路上好服事。”

    说完话,二人如何肯罢,就在床沿上勉强相亲,一度而别。银瓶取出金镯二副、零银一大包,交与子金,依旧过墙去了。

    到了明日,子金自到汴河口赁了一只浪船,是苏州因送人的家眷坐上来的,今急要回南,只使了十五两银子,雇到扬州。

    立了契,交了五两银子,说是家眷船。他把家下心爱的物件、随身被褥先下了船,吩咐进喜在船上守着。他挨到日晚,到那河边汝打雀儿,照着银瓶阁子——不过数十步,一个弹子,轻轻打在楼板上。内有一条纸儿裹着,不敢多字,只写了“三更”二字。银瓶时刻在念,等信已久,把箱笼包裹停当了,见了泥弹,不胜之喜,和樱桃久已说通:“要出去从良,在这巢窠里,终来不是个常法”,讲成一路。

    等到三更夜静,子金早把船泊在园后柳荫下,哄得艄公睡下。他是熟路,进得园来。樱桃已把皮箱物件搬在墙根,使一张桌子阁得高高的,子金一一运过墙,搬上船来。搬完,樱桃搀扶着银瓶,同扒过墙来,子金俱接下去了,各进了舱。那船家是个蛮子,只道是夜里才搬得家眷到了。正是顺风,一夜就走了八九十里不题。

    到了天明,不见樱桃过院子来取洗面水,李师师起来得又晚,等到日午,角门还不曾开。叫了半日,没人答应,把门掇开看了看,那里有个人影?楼上拾得空空的,一地都是纸,连琵琶、筝都拿了去了,只撇下一个马桶、西墙根下一张桌子。

    报与师师知道,吓了一个立睁。这才是强盗的东西被窃贼剜去。

    即忙使人往旱路上四下跟寻,又忙报与皮员外骑马去赶,贴帖子说“报信的五十两”。那知他风高水路三千里,帆挂扬州几日程。

    不说生气睁了皮员外,活恼杀李师师,后来告状打官司不题。却说这子金一路长行,过了淮安、高邮湖,顺风到扬州关上,泊下船。银瓶甚喜,见了些山水人烟,一路上鲜鱼美酒,手边不少银钱,大吃大弄,强似那汴梁风景。或是子金吹笛,银瓶吹箫,樱桃管炖茶酒,到夜来一床而寝,好不快活。

    正是:

    从来好事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不知将来怎么结果,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四回 薄幸郎见金先负义痴心妇临死尚思人诗曰:汴水隋堤柳线长,繁华胜地阅兴亡。

    鸟因舌巧多移树,花为心多少定香。

    洞外白猿常盗女,沟边红叶误逢郎。

    隔江日暮行人远,蓼白红易感伤。

    单表当年劫贼胡喜,自从谋杀主人,又用千金贿赂南宫吉,脱了死罪,逃在扬州,人都称为胡员外。为人心高好胜,吝财重色,在这扬州钞关上,专做盐过引。新娶一个妓者马玉娇在他船上,日日香浮酉糜?X,醉拥鲛?},自夸他富豪无比。那一日沈子金和银瓶到了扬州,把船紧帮在他大船边。这子金从幼没出外的后生,见了这繁华烟火,即时下船沽了一坛三白名酒,和些鲜鱼螃蟹、荸荠风菱之类,使船家整了一席酒,和银瓶行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