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生一世(黑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如果选择政府合资,扶持这个本土汽车集团,应该有机会慢慢入驻。”

    中年男人听到这里,微微拍了下女人的手背,回过头来,微笑着看南北:“不知道南淮有没有兴趣,让我做这个生意?不过,这么大的中东市场,如果合资成功,我也是要入股的。”

    “好,”南北弯起眼睛,“我会记得这件事情。”

    她手完,手抚上自己的腹部,很无辜地告诉所有人:“我真是饿了,各位,沈公,还有程小老板,告辞了。”

    从始至终,程牧阳都是兴趣盎然地听着这段对话,眼睛里仿佛有着笑,可却没有露在脸上。到此时,他终于轻轻地用两根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嘴唇,悄然和她告别。

    真是……

    南北出了包房,想起他刚才的动作,还有些想笑。

    这层的洗手间都是在包房内的,她既然出来了,也就没有必要再回去,索性沿着楼梯走下来,在二楼的开放式包房外,找到了洗手间。

    推门而入,三个封闭的隔间,都敞开着门,没有人。

    她反手,想要关上门,却不料像有着什么阻力。

    下一秒,已经有人抱住她的腰,她心猛地跳了下,想要用还击回去,却被轻轻地咬住了耳朵:“北北。”

    是程牧阳。

    这么一个声音,还有这样突如其来的亲昵,让她马上就软了手臂。

    慢慢地,收回了还击的动作。

    程牧阳悄无声息地拉住她的手腕,把她半抱半推进第一个隔间,锁上了门。南北还没等张口,就被他压在木质的门上,直接压住了嘴唇。

    他的一只手肘撑在门上,如同那晚的动作,用自己的身体,完整地压住她所有的关节,不给余地,不给反应的机会。

    漫长而深入的吻。

    到最后,两个人都开始喘不过气,他终于用另外的手,把她整个人都抱起来,让她能够和自己平视:“这件事情结束,和我回莫斯科,好不好?”

    他说话的时候,仍旧断断续续地,去吻她的嘴角。

    她看着他的眼睛,轻轻地咬住他的嘴唇,嘟囔地说:“我怕冷。”

    “房间里,恒温二十四度。”

    她呼吸不稳:“你,要把我关起来吗?”

    “求之不得。”

    他们说话的时候,始终在亲吻着对方。她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推开了洗手间的大门,不禁笑著抿起最初,捏了捏他的手臂。

    程牧阳簇起眉头,似乎很不高兴被人打断。

    无论是什么出身背景的女孩子,都很热衷在洗手间补妆时,分享自己细密的小心思。几个女孩子的声音,从抱怨枯燥的戏曲,到猜测三楼那些家底最厚的家族,话题自然而然,最后都落到了家族几个年轻人的身上。

    “楼上的那些老家族,也只有程家洋派些,真不知道那些老古董都怎么想的,二十一世纪了,还要来看这些戏曲。”

    “多看看好,否则让你和沈家明说话,你都不知道第一句去说什么。”

    “那和程牧阳说话,岂不是要精通各大军火武器?”

    有人笑了:“如果他愿意和我说话,背一些军火武器的资料,又算什么呢?”

    南北听得忍俊不禁。

    就在清晰的几个少女对话中,他的手已经放在她的腿上,轻轻抚摸。

    掌心温热,有着长期使用枪械的痕迹,并不十分粗糙,却让她更加乱了心。

    她抓住他的手,无声用口型说:流氓。

    程牧阳笑得非常隐晦,慢慢地滋润她的嘴唇,品尝她的味道,手却始终没有停下来。反反复复,流连在她的皮肤上,仿佛在抚摸价值连城的和田美玉。

    说笑声渐被门隔开,洗手间再次恢复了安静。

    她终于能开口:“你准备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

    他轻声告诉她:“不知道。”

    “程小老板,”她再次抓住他的手,从自己的腿上移开,“你是来做生意的,还是来一夜风流的?”“不是一夜风流,”程牧阳隔着薄薄的衣衫,用手掌去感觉她的腰线,“是夜夜风流。”

    他的话真是**。

    她心里柔软,第三次拉开了他的手,轻声说:“这里,不是合适的地方。”

    她并非是简单地指这个洗手间,而是指这艘游轮。

    早晨,波东哈曾经隐晦地告诫过她。

    而她,在知道事实后,也为自己划了一道线。在这里,她本身已经不是她自己,而更多是南淮的立场。她想,程牧杨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

    [奇·书·网]、第十二章四川的矿床(3)

    她穿的实在太单薄,很快就遭到了报应。

    沈家明给她电话的时候,程牧阳还在她房间里。她正捧着杯炭烧奶茶,捂在手里,说话的声音已经哑了:“晚上的赌局,我就不去了,看不懂,也和我没什么关系。”

    她靠在床上。因为懒得拿话筒,电话是免提放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