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俘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 页
    那殿下接过来,淡然冷漠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喜色,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件。”又抬头看向素衣道:“多谢,这件衣服是亡母唯一留给我的一件东西,它对我真的重要无比,若非你帮忙,我真是要抱恨终生了。”

    素衣淡淡一笑道:“没什麽,不过费我一点功夫罢了。”说完走了出去,那殿下也不再多说,捧著衣服径自回宫。这里那些三姑六婆们方回过神来,都围上前七嘴八舌的道:“哼,你以为他是殿下就著意巴结吗?还想著能通过他重沐圣恩,把你想的美的,实告诉了你,叫他一声殿下不过是抬举他罢了。咱们皇上恨他之情可不在你之下,这宫里上下,谁不知道他是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啊,你再巴结,小心皇上把你的另一只腿也打断了呢。”

    素衣心道:看来又是为了争夺皇位上演的一幕宫廷悲剧罢了。只是完颜绪看来不似那般狠毒之人呢。转念一想,他对自己虽然情深义重,但对心系皇位的兄弟,未必也会温柔以对。思及此,不由便觉得他做的有些过分。当下如何把这些女人的恶毒讽刺挖苦放在心上,自去舀水洗衣不提。

    匆匆又是一月过去,那天气也一天天寒冷起来。这日素衣洗完衣物,洗衣房的管事林婆子命他到北湖边取两块大的平整石板,天色渐!,且阴沈沈的,眼看便要下雨的样子,北湖距洗衣房又甚远,因此素衣不敢耽搁,刚走到北湖边,选了两块石板背上,只听一声霹雳,接著那雨点豆子般又多又急的打了下来,接著狂风大作,只把一个万里苍穹吹得昏天黑地,不一会儿,那雨已成倾盆之势,十步之内不能视物。

    素衣连忙疾走起来,无奈风雨太大,他的身子较先前又瘦了好些,更干了一天的活计,背上还负著重物,因此勉强走了几十步,便气喘吁吁起来,好在他练武之人,目力超人,看见不远处一所小小的孤房立在那里,心道不如去避避雨,待支撑著走到那屋檐下,再也支持不住,身不由己的就倒在了雨水里。

    刚喘了两口气,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声音在头上说:“到屋里来避避寒气吧。”抬头一看,只见一张优雅淡漠的面孔,正是那天遇到的那位失宠皇子。见他伸出一只洁白修长的手来,再看自己,满身泥泞,心道这公子一身出尘气质,必厌肮脏,因此就不去握他的手,意欲自己起身。哪里能够起来,挣扎间,那公子已握住他的手,稳稳的将他搀了起来。素衣惊愕望向他,万没料到这人竟是个高手,其武功比起完颜绪来,未必会逊色多少。

    直到进了屋,素衣此时真是狼狈不堪。那皇子看了看他,一笑道:“阁下如此狼狈,却仍能态度从容,面色淡定,实非常人所能为,这样的人,怎会做宫中的下奴呢?是了,想必你是前朝的贵族,被擒後方来服役的吧?”

    素衣见他竟不认识自己,且这房屋孤零零的立在北湖边,便知他平日定是足不出户,与世隔绝,心里叹了口气,也不解释,只点了一下头,干脆默认下来。顺手将那石板放在地上,忽然腹中一阵绞痛,不觉“哎哟”一声,就蹲了下来。

    那皇子见他面色苍白,额头上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滚滚而落,忙问端的,素衣已经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好一会儿方觉轻了一些,能站起身。那皇子注目看了看他,忽然淡淡问道:“你这痛是吃了饭後痛呢?还是空肚子的时候痛??”

    素衣从未考虑过这些问题,此时听他一问,细细回想了一下,竟是空肚子痛时居多,连忙照实回答,那皇子又问道:“那吃饭後是不是就轻了?”见素衣点头,他又仔细看了看素衣的面色,郑重道:“你日後的饮食需多注意了,要尽量吃些软烂之物,那糙的粘的硬的辣的之类就不要食用了,否则恐有大碍。”说完又到书架前,打开抽屉拿出一只小小瓷瓶,淡淡道:“我向来与人无甚交往,也不愿欠人之情,上次蒙你相助,正思报答。这瓶中之药乃我精心配制而成,可缓你之痛。数量不多,你好自为之吧。从此後我们互不相欠。”他抬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又道:“此时雨势小了许多,你喝了这杯热茶就去吧,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到过这里来,否则也没你的好处。我不送了。”

    素衣谢过他,转身而去,心道这人委实奇怪,性子也冷淡的很。因有了那杯热茶,好容易撑到洗衣房,放下石板後,那些宫女婆子见他已委顿不堪,遂不再留难。他这才回自己房中来,只见桌上仍是窝头残汤,不由苦笑一下,想起那奇怪皇子的话,叹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我命由天不由我。”便把那饭吃了。这里换了干衣服後,只觉头昏目眩,身不由己的就歪在了床上,一颗心突突的跳著,狠狠嗽了几声,便觉鼻塞,正寻思著怎麽这麽娇贵,淋一淋就病了呢。忽闻门外一声咳嗽,接著门一开,随著风雨,一个高大的人影急急步了进来。

    65

    是他,自然是他,也只能是他。素衣心里苦笑着:完颜绪啊完颜绪,时至今日你仍放不开吗?这样的风雨之夜,你是皇上啊,本来国事就繁重,还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万一感染了风寒怎么办?你……你就不能让我觉得欠你少一些吗?你这样……只会让我心里更难受而已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