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俘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 页
    55

    仍然是尽情苑的那个大浴池里,蒸腾著的水汽中,依稀可见两个相拥而坐的人影。

    “素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水里的交锋吗?”是完颜绪温柔的声音。素衣静静靠在他的怀里,闭著眼睛没有答腔,忽然道:“完颜绪,杀了我吧,你……实在不必再这样对我的。”心里好痛,就和刚听到大齐亡国的时候一样,不同的是,此时让他心痛的,是这个让大齐灭亡的男人。

    完颜绪不理他的答话,仍然一下一下的往素衣身上舀著水,替他轻轻的揉搓著,一边自顾自的接下去道:“那时候的你真厉害,都知道自己不是我对手了,还是死命的挣扎,就像是一只负了重伤,却不屈不挠的野兽一样。明明都被折磨成那样了不是吗?素素,如果你知道就是你的这份不屈导致了日後的命运,你那时是否就会顺从一些呢?”

    素衣叹了一口气,不语,完颜绪看来也没想要他说话,继续道:“不过朕那时候也很厉害,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心肠。”他抚摸著素衣水中的长发,忽然温柔的笑了一笑:“素素,朕那个时候……一定是拽痛你了吧。”

    “完颜绪……我求求你……求你不要这样……”素衣的语调再也忍不住哽咽,他无力的将整个身子倚在完颜绪怀里。为什麽直到这个怀抱即将不属於自己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它竟是这般的温暖。

    完颜绪默默将心爱的人儿拥的更紧,脸上湿漉漉的,也不知是水是泪,良久,他才沈声道:“素素,你告诉朕,是不是有人陷害你,你告诉朕,朕会为你做主的,你是朕的素素,朕一定一定会给你做主的。”他拥抱的力道越来越大,显示出他的内心是多麽的紧张,这是他……最後的希望了。

    素衣的内心前所未有的挣扎起来,这是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诧的事情。就像完颜绪所说的,他实在是个心软的人,无论任何时候,同胞们的命运都是用来要挟他的最大筹码。只要有这个筹码在手,哪怕是叫他万劫不复,他也不会犹豫一下。可是,在这个男人深情的怀里,他竟然开始犹豫,不想让这个男人再为自己伤心的念头竟然已经可以和要挟他的同胞们相抗衡。

    他的沈默无疑让完颜绪升起更大的希望,抬起素衣的下颌,让两人的目光相对,完颜绪认真的捕捉著这双眸子里的一切情绪。良久,素衣忽然闭了眼睛,一字一字道:“没有,没有人陷害。完颜绪,你应该知道,国恨家仇,是横在我心中一条最大的鸿沟,它只会随著时间的流逝而一点点扩大,永远不会消失的。”几百名同胞的性命,他到底还是不能无视啊。素衣的心里苦笑著:完颜绪,就算是我欠了你吧,如果有来世,让我慢慢的还给你,不管我们是否都是同性,是否还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我……都一定会……慢慢的还给你。

    “素素,为什麽你要闭著眼睛?难道你看著我就说不出这麽无情的话了吗?”完颜绪失望的放开素衣,他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完颜绪,我想求你最後一件事情,就当……就当你再宠我一回。”素衣睁开眼,满脸哀求。看到完颜绪深邃起来,再也不表露任何感情的双目,他心中一颤,却终於还是道:“我求你不要将对我的恨发泄在大齐百姓的身上,你可以……你可以将我千刀万刮来出气,但只求你放过他们,我一人谋反,与他们无关,他们……他们是无辜的啊。”

    完颜绪慢慢站起身来,呵呵,梦该醒了,到最後,他的素素,心中仍然只装著他的大齐百姓。自己所有的深情,却只换来他无情的背叛。他仿佛失了灵魂一样,一步一步的走到大理石台上,心里好恨好恨,恨得他觉得用任何手段惩罚眼前这个人,都不能平息自己心中的魔鬼。原来……原来由爱生恨竟然就是这麽简单的一件事情。他颓然的坐在椅子上,镜中映出身後走过来的人影,一身素衣如雪,长长的黑黑的发,散乱的披在胸前背後,那是一种如妖精般魅惑人心的美丽气质。

    “如果你真的不想朕把恨意发泄在你的百姓身上,那就好好活著来承受朕的所有恨意吧。”他站起身,淡淡的对身边宫女道:“天亮了,替他穿上……符合他罪犯身份的囚服,朕这最後一点的温柔,已经结束了。”说完,他再也不看素衣一眼,一步一步,沈沈的走了出去。

    56

    皇後叛逃这一件事,借著郁苍的口,在顷刻间就传遍了大臣们早朝之前落脚的朝房。郁苍有著自己的打算,趁著完颜绪没有严命他保守秘密的时候,将这件事弄得人尽皆知,那样,即使完颜绪有心徇私,众大臣们也不会答应了。一时间,朝房里议论纷纷,众大臣们回忆起皇上对这个皇後的宠爱,不由得更是愤恨不已,纷纷大骂素衣忘恩负义,绝不能轻饶,甚至有人已经请刑部尚书将那凌迟之刑所用的器具准备妥当了。

    忽听一声高唱道:“上朝。”众人这才按著品级大小鱼贯走入朝堂,一个个咬牙切齿,待看到完颜绪熬得通红的双目,不由得都为皇上心酸,对素衣的恨就更加强烈。

    简单的奏完事,完颜绪见众人都无本再奏,只是眼望著自己,人人满目怒火,他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些臣子已知道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