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俘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6 页
    彼时两个太傅正在喝茶聊天。完颜朔不愿意学习,他们也乐得轻松自在,因此才没被这小恶魔想法子赶出去。先前几个认真的,无不被他暗中下绊的辞了。如今素衣一进到这里,见那两人的做派,不由就皱了一下眉头,心道:“这样的人也配为帝师吗?”只因不过要教训教训太子,再者始终对自己的皇後身份耿耿於怀,因此便没有说话,只是坐下道:“太子,你不是说要我教导你吗?今儿我就来看看你是如何学习的。”

    那两个太傅一见这被皇上宠溺无比甚至使尽手段方得到的皇後娘娘驾到,吓得先在地上磕了几个头,然後爬起来,听素衣说要看看完颜朔如何学习,少不得赶紧给太子上几节课,完颜朔如何肯听,只急得他们头上冷汗直冒。

    一天下来,完颜朔算是尝到素衣的厉害了,他不但把这两个混日子的太傅给辞了,把先前那几个迂腐老头子召了回来,更是给自己订了任务,若到期不能完成,还有抄写五百遍《论语》的重罚,自己刚说了一句:“你是我什麽人,管的这麽宽。”就被他用自己的话给顶了回来,说:“这个问题好笑,我不是你的母後吗?是你自己要求我负起教导你的责任,我又怎麽能让你失望呢。”看他说到母後两个字那咬牙切齿的样儿,恨不能把自己吃了,完颜朔很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干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

    “谁知道这个素衣这麽爱记仇啊”。他小小声的嘟囔,看著素衣远去的背影,终究还是不甘心,大声道:“你这麽的为我费心,想把我教育成一个像父皇那样的明君,难道你不想光复大齐了吗?”

    素衣头也不回,冷冷的道:“你父皇说过,‘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只要能给天下百姓们一个太平盛世,那龙座上坐的是谁并不重要’。我觉得这句话也有道理,你就好好的习学吧,千万别辜负了我的期望。”3D0E2你花曲道半:)授权转载 惘然【nn77.xilu】

    完颜朔只能看著他的背影发怔了,他知道这个素衣不是简单人物。但是自从父皇和他好以来,自己只看到他迂腐的一面。虽非软弱可欺之辈,却只会一味的悼念故国,感怀身世,自怨自艾。怎麽看都不像那机智过人,聪明伶俐之辈。因此自己才敢大著胆子以欺负逗弄他取乐,谁想到竟看错了此人,这麽快便遭到了报应。最重要的是:如果自己不听他的话,他只要在父皇的耳边吹上那麽一阵小风,那麽原本就对自己不好好学习不满的父皇,肯定不会轻饶了自己的,呜呜呜。

    梓侬此时对素衣的崇拜已经无以复加了,一路上兴奋的唧唧喳喳:“公子,我从来没看过太子这麽听话的样子呢,哈哈哈,他终於也尝到厉害了,你都不知道他以前无法无天到什麽地步,满皇宫的人,除了皇上,没有敢管的。皇上事情又忙,又念著他幼年丧母,小时候病痛也多,所以未免溺爱了些。只是公子,如今他既这麽听你的话,你就该告诉他别再去欺负那些妃子才是,但也不著急,以後告诉也行。”

    素衣哼了一声道:“他没时间去骚扰别人了,我给他订的那些内容他能忙的过来就算他厉害,更别说去玩了,这孩子实在太可恶,抓住别人的痛处就不放松,也该好好教训,完颜绪纵然事忙,也不该放纵他到这个地步。”话音刚落,便听身後一个温柔的声音笑著道:“是是是,亲亲的素素,为夫知罪了,还要多谢你替我教导朔儿,你尽管放手施为,朕只感激你。”两人回头一看,只见完颜绪不知何时站在身後,嘴边一个大大的笑容,正专注的盯著素衣,目中尽是无限爱意。他这里只管看著心爱人儿,却不知素衣正要找他呢。

    47

    素衣看著完颜绪,看著这个自己又敬佩又憎恨的男人,看著这个既是自己不共戴天仇敌,又是平生仅有知己的男人,看著这个本来该要他的命却偏偏执著於他的心的男人,一时间,有一种连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慢慢从心底渗了出来,明明该恨的咬牙切齿,可为什麽看到他的时候,想到的却是昨夜屈辱中他苦苦隐忍只为自己能好受一些的温存。若说该爱上这个以後就是自己主宰的男人,可为什麽又抹不去灭国被俘之仇的阴影。他站在那里,看著完颜绪的脸庞,拼命想理清这纷乱的思绪,却是越理越乱。

    “梓侬,朕……朕脸上有饭粒吗?”完颜绪紧张的摸著自己的脸,好奇怪啊,素素对自己向来都是懒得多看一眼,今天为什麽竟然紧盯著起来,一时间,他只能想到仪容不整的可能性。

    素衣看著他紧张摸脸的动作,脑海中忽然就想象出这个贵为九五之尊的男人,到一所小小的偏殿里,对一群普通的百姓软硬兼施恳求他们配合演戏来骗婚,然後每人付了十两银子酬劳的形象,不知为什麽,那个令自己刻骨铭心,想一想都痛的要命的场景,如今却冲淡了不少,甚至再想一想完颜绪那时候的样子,竟然就觉得好笑的很。他心里想著,嘴上已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妈呀,这是怎麽了?完颜绪宛如被雷轰了一样的傻站在那里,不……不得了了,素素……素素他……他竟然在对自己笑。他……他竟然在对自己笑。太大的喜悦淹没了他,反而震的他没了动作,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