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俘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5 页
    他一激动,不由得站起身子,却见这昔日好友笑著按下他道:“多少双眼睛都望著你呢,既做到了这个位子上,少不得要有这个位置的风仪,省得人家说咱们齐人竟连这些规矩都不懂。”

    素衣慢慢坐下,眼内犹是不敢置信之色,道:“你……你怎的来了?”

    许锦华道:“你的婚礼,我能不来麽?且别论这婚礼你愿意不愿意,总是关乎一生的事情。何况我知你此时心情定是又气又恨,若不来劝两句,你再想不开,我日後岂不自责?”

    素衣苦笑道:“事到如今,还有什麽可劝的?你也不用宽慰我,这降将卖国之名,我是背定了。”

    许锦华道:“你还在乎这些?若真在乎,我便告诉你吧,我从早上便出了门,一直在街上溜达,及至到了吉时方进了宫门。依我看,百姓们倒高兴的很,都说皇上是金辽大王,皇後却是咱们齐人,日後还能不为咱们说话吗?这新君倒有气度,并不以种族血统为念呢。等等等等,大多都是这些议论之语。你看,完颜绪虽不得你的心,却很得咱们大齐百姓的心呢。”

    素衣目瞪口呆,喃喃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百姓们难道……难道就一点都不以家国为重吗?为何竟说他的好话?”

    许锦华叹道:“这便是乱世人不如太平犬了,人说有国方有家,咱们大齐却应了这句话的反面,变成了没国才有家。唉,所以说你也不必多虑了,已经……已经走到这个地步……爱也是它,恨也是它,倒不如放宽了心,让自己快活一些。若……若之,我还要求你,身居此位,便当称这国……国母之职,辅佐完颜绪将这天下治理成一个四海升平的盛世才好。”

    素衣垂首,沈默不语,因此没见到完颜绪已经回来,许锦华忙站起,便要退开去,忽闻这春风得意的新君道:“许公子刚正不阿,才干出众,我是早已闻名的,虽有心延揽入我朝堂,又怕公子以为我仗势逼迫,今日既相见,完颜绪且将话说在这里,若公子有心替百姓创造盛世,随时可以入朝为官,朕定不负公子之才就是。”

    许锦华笑了一笑,道:“大王的话,锦华记下了。”说完到底离去。素衣这边抬起头来,盯著他的眼睛,淡淡道:“说什麽怕仗势逼迫,你倒是怕什麽呢?这种事你干得还少了?”

    完颜绪嘻嘻一笑,他此时正是心愿得遂,喜笑颜开之际,哪里在乎素衣的讽刺,也不顾众人面前,伸手搂住了他的纤腰道:“素素,你不必嘴上逞强,可知咱们该入洞房了,到时候你还这麽精神,朕才佩服你呢。”

    素衣大吃一惊,真是怕什麽来什麽,望了望窗外道:“太阳还没下山,哪有这麽早进去……那里的,我虽没……没经过婚嫁,这点道理还是知道,亏你是一国君主,哪有这麽性急的。”

    完颜绪道:“朕能不急吗,朕等了几个月了,不过我们金辽不同於大齐,不是非到入夜才进洞房。”说完又凑在素衣耳边悄声道:“我金辽男儿崇尚习武,自幼便精力过人,只一夜时间,真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不够用啊,所以我们的洞房都是用完午饭,敬一圈酒便要进去的,朕这还算晚的呢,素素,你可做好准备了吗?”

    素衣脸一红,又是急又是气,还待找话推脱,那完颜绪哪容得他磨蹭,也实在是心痒难搔,二话不说,便将他半拖半抱的弄到後堂,趁著人不注意,一把抱起,风一般来到为皇後备好的寝宫──富丽堂皇的尽情苑。

    37

    早有无数的宫女太监,跪在两旁迎接新人。完颜绪来到卧房,迎面先是一丝檀香的香气扑来,接著有两名宫女为他挑起帘子,完颜绪进去後笑道:“让她们都下去吧,留两个在外间伺候茶水也就是了。”说完径自来到大床前,轻轻将怀中不住颤抖的人儿放在柔软的锦塌上。

    素衣紧闭双眼,暗暗告诉自己怎可轻易示弱,其实心内早已怯了,双拳紧握,努力仍做出一副倔强样儿来,冷不防眼皮上一阵湿热,他大惊睁眼,却是完颜绪在那里舔了一下,笑道:“朕看你还不睁开。”说完握住了他的手,一根一根手指的松开,柔声道:“素素别怕,第一次虽有些痛,朕轻些也就是了。”

    素衣哼了一声,赌气道:“我怕什麽?左右不过是当狗咬了一口,就不知这条狗是狼狗还是疯狗罢了。”他本是讽刺,谁知完颜绪一点也不恼,笑嘻嘻的解开他的衣带,一边道:“这个麽,等一下你不就知道了吗?”眼看那带子刷的松散开来,大红吉服立刻滑落两边,露出里面的雪白绸缎亵衣,双手已被素衣惊恐的抓住,不让他再有所动作。

    完颜绪笑看向他,道:“素素,今夜是你我的洞房花烛之夜,无论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不该让它虚度。若说你怕,朕原可忍过今晚,但忍到何时是个头呢?左右要有这麽一遭的。”一边说,手上已不停动作,就在与素衣的僵持中将那件亵衣连撕带扯的剥了下来,露出浅麦色偏向白皙的胸膛。

    素衣紧紧的咬著双唇,强烈的羞耻感充斥了他的整个身体,偏偏完颜绪好像还要加重他的认知似的,一边慢慢褪下他红色的外裤和亵裤,一边以和缓的语调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