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俘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3 页
    素衣道:“我怎知道,姑娘若真心报仇,我教你个法子,既痛快又保准有效。”

    梓豔狐疑的抬头看向他,却听他一字字道:“只要杀了我,你的大仇得报,你们大王也再近不了我的身,岂不是後患俱除吗?”说完刷的拔出梓豔腰畔短剑,一双星目坚定望著她道:“你还犹豫什麽?除此之外,你再无一丝的报仇机会。”

    梓豔目光闪烁的看著他,忽然沈声道:“将军故国已亡,愿以死殉葬,这我也理解,只是不知将军何不自己动手,要借梓豔之手行事?莫非将军没有赴死的勇气吗?”

    素衣惨然一笑道:“我若能自断生死,那真是痛快已极,奈何你们大王以大齐士兵百姓的性命向协。姑娘可了解我的苦处了吗?如今我既死於姑娘之手,他便没理由拿我大齐士兵百姓发泄了。你是她的爱婢,他怎会为了一个区区战俘而迁怒於你。姑娘和我虽仇深似海,但我却知道你乃磊落之人。只盼素衣死後,你能时常规劝你们大王,善待我大齐百姓,素衣九泉之下也感戴姑娘恩德。”

    梓豔的眼神一下子热烈起来,接过短剑,沈声道:“将军请放心,梓豔不敢向你保证什麽,但大王若要报复你的兵士百姓,梓豔必会尽力相劝。”说完平伸短剑,一字字道:“将军可真的想好了吗?”却见素衣不再答话,只轻轻闭上眼睛,面上露出一丝笑容。

    19

    梓豔见他从容赴死,心下也自佩服,她武功高强,剑法精熟,何况素衣又全不反抗,因此道:“我能为你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让你死的痛快些,将军请了。”说完闪电般出剑,正要得手,那素衣的颈项已有一丝血渗了出来,忽听一个惊惶的声音道:“梓豔,你做什麽?”

    梓豔连忙抽剑,回头一看,只见梓留张皇失措的站在门口,暗叹一声终功亏一篑,这里展颜笑道:“素将军千请万求的让我成全他,我不忍见他遭此大难,想为他求得一个解脱,偏偏便被你看见了去。”

    梓留方松了口气,正色道:“你太也胡闹,大王知道了还了得。你平日也是聪明人,今日却办起糊涂事来了。”又对素衣道:“将军的心情,奴婢是知道的,只是这生死二字,还要好生斟酌,你这里固然求了痛快,却连累了旁人,又於心何忍。这天地间最能表现勇者气概的,可不是一个死字,而是死地里求生。只要留著你这条命,焉知有一日不能光复河山,那才是大丈夫所为呢。”说完拉著梓豔道:“走吧,大王要出发迎接郁将军了,再不去就迟了。”

    待他们走後,素衣颓然坐倒在床上,此时天已全黑,他望著窗外澄静月色,暗道完颜绪倒是看重这个郁苍,竟不顾夜色也要前去迎接。因而又想起已亡的大齐,欲生无路,欲死无门的自己,一颗心便如在滚油里熬煎似的。复又想起梓留说的话,虽知那不过是她随口说出来,不许自己寻死而已,但却又点燃了自己的一点希望,似乎一股豪情油然而生。当下情思缠绵,在床上辗转反侧,好容易浅浅睡了一会儿,再起身时,已是四更天了。

    前殿中灯火通明,显是完颜绪迎回郁苍,正彻夜欢庆。素衣冷冷望向那个方向,想到灭国仇敌便在那里接受万人祝贺。他的铁蹄下也不知涂炭了多少生灵,这亡国之恨,自己怎能轻易罢休。梓留说的对,自己身为齐将,怎可动辄便欲以死殉国,那不啻懦夫所为,若真的心念故国,理当抖擞精神,想办法光复大齐才是。想到此处,再忍不住心潮彭湃,当下寻了纸笔,伏在桌上一挥而就。看去原来是一阕词。

    漏几转,惊得烛灭酒醒,犹觉五更寒。梦回漠南,尚余马蹄声远。秋风吹得江南雁,乡路已断情未断,便折翼处,犹有声喉婉转,豪气冲天。

    一生愿,辜负纵横少年,不觉华发添。月何多情,还照故国栏杆。眼前分明旧相识,哪勘他志殒心残。回首来路,无非一蓑烟雨,万里河山。

    写完後掷笔,自己冷笑道:“完颜绪,若上天助你,不让我逃出便罢,否则这国灭之仇,被俘之恨,素衣定要一一雪清。”说完望向窗外,只见东方已露出一丝光亮,他忙推门而出,几个侍卫立时上前,满眼戒备的看著他。带头一人道:“将军起的倒早,是否吩咐宫女们前来伺候?”他用语虽礼貌,奈何语气生硬,显然是防备素衣逃走,自己被大王砍了脑袋。

    素衣一笑道:“我想随便走走,等一下再回来梳洗。”说完便在清晨的薄雾中慢慢踱起步来,那侍卫头领也带著几个人寸步不离的跟著。

    太阳很快便升了起来,素衣抬头看天,只见湛蓝一片,倒是个好天气。忽听梓侬娇柔的声音道:“素将军,素将军。”他连忙回身,只见梓侬从他屋里出来,笑道:“你到哪里去了,大王等一下就过来,他说一夜冷落了你,甚为过意不去呢。”说完掩嘴咯咯笑了起来。

    素衣面色一沈,还未发作,完颜绪的声音已然响起,他只觉身子一轻,整个人已被一双大手抱了起来,完颜绪在他耳垂处吻了一下,笑道:“昨夜过的难受吧,是不是又多想了?朕也是白问,你的性子……唉,不过朕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不是想著大齐吗?朕就让你如愿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