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俘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 页
    梓留梓楠都急得要掐她,催道:“到底是怎麽了,你也说一声儿。”梓侬这才将死牢里的情形说了一遍,末了一摊手道:“你们想想,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麽办?”

    她三人以及随郁苍攻齐的梓豔,都是完颜绪最宠爱的婢女,且因其聪明伶俐,武艺高强,身份远不像婢女那样简单。如今听了这种事,却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乱纷纷的商议了一阵,也没个主意。梓留急道:“还商量什麽?再商量,素将军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梓侬撇了撇嘴道:“不商量,他就能剩下骨头渣子麽?我们几个说到底,也不过是大王的婢女,又不是素将军的。他虽可怜,我们也要向著大王啊。那大王既然有这个需要,我们……我们又有什麽立场和权力阻止呢?何况……何况阻止也没有用,大王的性子,你们还不知道?”

    三人面面相觑,都知梓侬的话虽是天真,却颇有道理,不由得都颓然坐下。梓楠道:“究竟那素将军长的什麽样子?我只听说颇为秀气,没有大将的粗犷与豪爽。怎麽如今大王放著粉黛三千都不要,单单想要他,有朝一日我倒要亲眼见识见识。”

    不说她们三人在这里议论这件不可思议之事。单说完颜绪,他见了遍体鳞伤的素衣,反而不急迫了,他本就不是急色之人,认为做爱这种事情,必须要慢条斯理,方能体会个中乐趣。否则便如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只图一时痛快,却是索然无味。这种想法,倒也十分符合他坚韧的性子。此时他眼中看著这个已瘦弱了许多,似乎只能任自己宰割的俘虏,心中却早已想了好几种方法,务求要好好的享受一次这个中趣味。

    再说素衣,被完颜绪独留在书房,只见这里清幽雅静,别说刑具,就连绳子都不见一根,如何能审问犯人。莫非他又要用那怀柔之策,可看他面沈如水,丝毫笑容也无,却又不像。

    他正不解完颜绪的用意,却见他走了过来,双目定定的看著自己,忽然阴森森一笑道:“素将军,这些日子委屈你了,怕是连澡也没洗过吧。看看这身子,血迹污迹到处都是,实在是不符合你这样高洁的人物。唉,这都是朕的疏忽,不过没有关系,朕现在就给将军补偿一下,你随我来。”说完一掌劈开那沈重枷锁,拉著他就向书房後走去。

    素衣越发不懂他的用意,只是处於敌对立场,自然沈稳站著,毫不为他所动。其实他饱受了许多酷刑,又不得好好休息,体力早已不支,只是凭著绝不屈服的意志,方能苦苦支撑著站住。完颜绪倒有些惊讶,嘿嘿笑道:“你竟到这时候还有气力,有趣有趣,如此更好了。”说完为他拢了拢披在额前的乱发,忽然一把将他拦腰抱起,大步向後面走去。一边道:“素将军,朕还从未抱过任何人呢,就连朕的宠妃,也没有如此的荣宠。你可该感到万分荣幸才是。”

    素衣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虽不通风月,却也知道这样抱著可有些暧昧。更何况完颜绪还将他和自己的宠妃相提并论,其意图已十分明显。只是他还不明白,自己当初的样子,比现在何止好上百倍,完颜绪尚不为所动,为何今日已如此污秽邋遢,却让他另眼相看?再说也从未听闻这位少年天子有什麽男风之好。莫非是自己多心了不成?可是……可是……

    素衣沈默不语,却更令完颜绪喜欢。若说处变不惊,自己的臣子们倒也都能做到,但能像素衣这样泰山崩於前不变色者,却恐怕挑不出来。就连郁苍,那本也是一员名将,比起素衣,似乎也差了一些。他哪知道素衣只是猜不准他的用意,不愿妄自言动,失於身份而已。

    及至来到书房後,那里果然有一个大浴池,四周以重重绯色的纱幔遮挡著,老远便可看见向上蒸腾著的嫋嫋热气。完颜绪并不重享受,因此这个浴池比起大齐皇宫中的,就少了一份华丽,只是多了几分大方庄重。几个宫女早早的便跪下了。完颜绪却挥手命她们下去,言道没有朕命,不许前来打扰。

    素衣只觉眼前一阵眩晕,完颜绪这话说的暧昧无比,连那些宫女看他的眼神都惊异不定,难道……难道自己竟然不幸猜中?他怎也说服不了自己,只觉以完颜绪的个性,绝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只是虽然不敢相信,但为形势所迫,素衣却也不得不挣扎起来,只是身处完颜绪的怀抱中,全无借力之处,还未等扑腾几下,完颜绪早已戏谑一笑,“咕咚”一声,将他连人带衣服一起扔进了又深又大的浴池之中。

    10

    素衣冷不防呛了几口水,却听完颜绪在岸上哈哈大笑道:“素将军尽管放心,这水引自後园的一股泉水,最是干净。且强身健体,喝多一些对你只有好处,或许增了几分力气,还能在朕手里过几招也说不定呢。”说完几下除去外衣。也将古铜色精壮的身子“咚”的一声投入水中。溅起了一片水花,罩了素衣满头满脸。原先乱糟糟的黑发尽湿,粘在肩背处,倒显得柔顺了许多。

    素衣下意识的退了几步,双目中头一次失去了一向的云淡风清,戒备的看著完颜绪。那没有一丝赘肉的精壮身躯,宛如丛林中最矫健优雅的黑豹一般。那种他只在皇家狩猎园中见过一次的动物,是对眼前男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