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艳妻系列一之强开初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不知何时,苏冬儿已脱去大氅,露出里面纯黑色的短衫子。苏冬儿的皮肤白皙,穿着短衫子露着白晃晃的大腿,袖子也卷到肩膀,修长的四肢让周围包厢里的色鬼淫棍看的垂涎不已,频频发出猥琐的怪叫,有些包厢里更直接传出交媾时的皮肉撞击声和小倌儿的淫靡呻吟。

    苏冬儿向顶楼的包厢微笑一下,虽然看不清里面人的样子,但他知道他这次的表演可是关乎无数银票,爱财如命的苏冬儿怎么会轻易放弃日次重要的赚钱机会?所以他今日亲自下场子主持这次调教。

    掀开搭在男子屁股上的罩衫下摆,露出光溜溜的屁股,苏冬儿伸手在那不算圆翘的屁股上细细地抚摸着,男子的腰身开始颤抖,喉间的低鸣声更高亢了些。

    柳沐雨觉得自己好象被施了定身咒,无法动弹的看着楼下台子上的两人,直觉的苏冬儿的手不是摸在那男子身上,而是不停的在自己的臀上撩唆。腿间畸形的阴部不可抑止地发烫,柳沐雨想并拢双腿,可是范炎霸的大腿早早卡在他的腿间,根本不让他有躲闪的机会。

    柔情的抚摸没有持续多久,苏冬儿从后腰抽搐一个厚厚的牛皮板子,一个甩手,皮板子搭在屁股上的皮肉脆响,回荡在四周的小楼间。伴随着,啊啊啊啊啊啊,的一声高叫,男子白白的屁股上,留下一条红红的板子印痕。

    那一板子好像也同时落在了柳沐雨的身上,惹得他一阵的哆嗦,不由得抓紧了范炎霸拦住自己腰身的胳膊。随着那一板子的脆响,柳沐雨体内的春水再也关不住,猛然冲出一股热液润泽了已然肿痛的穴眼儿,分开的双腿来不及掩饰,春水溢出肉缝,直接浸透了范炎霸的裤子,低沉的笑声在耳边响起,范炎霸在柳沐雨的耳边吹着热气,“骚母狗,你湿了呢!”

    “爷……”身体止不住的哆嗦着,如同淫妖在身上施了咒术,欲望让他变得骚媚而不知羞耻,“爷……好难受……”

    楼下板子打在皮肉上的响声接连不断传进耳朵,柳沐雨的眼睛根本离不开那片已经被打得红中透紫的皮肉,心里叫喊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但腿间的烧灼感已经蔓延到全身,只觉得全身上下都火烧火燎地烫着,疼着!

    “又开始发情了?其实你也想让爷这么打你,羞辱你,让你疼,让你难过,然后用爷的金枪给你这母狗精配种,是不是?”就着楼下微弱的光,范炎霸还是能看到柳沐雨那满脸荡漾的春情。这如同白纸般的身子已经烙上自己的独有的印记,根本不懂得掩藏和控制,赤裸裸地展现着欲望和渴求。

    “不……爷,我想回家……求您……”脖子上不时被范炎霸轻轻啃咬着,柳沐雨眼圈愈加红透,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平日里枉费了圣贤书,这等污秽淫邪的东西竟然能让他无法自持,他真的是彻底坏掉了。

    还想逃?范炎霸邪佞地勾起了一丝笑意,他看上的东西,哪儿能有一丝一毫的被离之心?今天不但要收了柳沐雨的身子,更要收了他的心,让他自此彻底断了逃离的心思,认清自己的身份,抛开那些老什么子的礼仪道德,死心塌地的进府当自己的人。

    “爷还没玩尽兴,你这小骚货就想跑?你那骚穴眼儿还滴着水儿,难不成急得想回去伺候别人?”范炎霸的大手伸进纱缎下,抚摸着柳沐雨颤抖着的小白肚皮,手指绕着柳沐雨的肚脐眼轻轻画着圈,嘴巴湿热地在柳沐雨耳边喷着热气,“小母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给爷带绿帽子,爷就把你卖到潇湘苑里当贱奴,每天让你被千人骑往人操,看你还敢不敢忤逆我!”

    柳沐雨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地掉下来,咬着嘴唇没了声音。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尽力顺从,为什么这混世魔王还要如此糟践他?今日把他带到如此龌蹉下流的地方来,难不成真是想让他沦为男娼任人糟蹋?

    “骚母狗……你倒是说句话!”没有换来心中想要的软糯求饶,柳沐雨难得倔强地低头不语,捏着柳沐雨的下巴让他转头看向自己,范炎霸嘴上仍然发着狠,“小骚货,你这妖精身子就是个祸水,你若是敢出去糟害别人,我现在就把你操死在这里!”

    睁大水汪汪的眼睛,柳沐雨红润润的嘴唇喏嗫了一会儿,才带着委屈开口道,“沐雨从来没有别人……郡王一直是知道的……郡王这么三番五次地说我偷人,只是想找个借口把我送出去糟蹋吧?”垂下眼眸,不想再看这个可以轻易挑动自己所有罪恶欲望的无赖,柳沐雨伤心地吸吸鼻子,“我知道,郡王心里是看不起我,厌弃我生了这样畸形的身子居然还敢那么下贱、淫荡,您随便勾勾食指,我就张开腿随您欺侮,竟连一点读书人的气节风骨都没了……这样畸形的身子,莫说郡王看不上眼,就连我自己看着都觉得恶心……”

    本只想看柳沐雨娇羞无措的模样子,盘算着严声威吓几句,让小美人儿瘫软在自己怀里予取予求便好,没曾想却让柳沐雨生出这几句话来,让范炎霸心中恼怒,柳沐雨明明也是喜欢他这调情的手段,嘴上却总是死不承认,非要表现得如此委屈勉强,好想他自己从未得趣儿爽利过似的!

    范炎霸双目一瞪,又开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