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艳妻系列一之强开初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潇湘苑是整个潘阳城里最大的男娼馆,拜范炎霸性好渔色且男女不拒的福气,潇湘馆自开业以来一直生意财源滚滚来。此时在潇湘苑的顶楼套间内,范炎霸一杯一杯喝着潇湘苑头牌苏冬儿斟的桂花酿,眼光却不曾停留在佳人身上,而是不时恨恨地看着里屋床榻上,一直昏睡不醒的柳沐雨。

    “冬儿,你说,他怎么就那么娇贵的不禁操呢?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每次都耐心给他做前戏,弄得他漏透了才进去。你给我的那些药膏和假阳,也都给他用上了。本想着今天能做个尽兴,结果大爷才射了两回,他就又晕过去了……”

    苏冬儿有趣儿地看着眼前抓耳挠腮的范炎霸。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混世魔王对着一个“玩意儿”如此慌了手脚,也许今天床上这个,不只是“玩意儿”而已?

    “范爷好生无礼,自己带着相好的来潇湘苑,让我们没生意做也就罢了,还跟我们讨教这些不能细教的私活儿……我们若真是把那位公子的身子调教好了,日后岂不是就失去了您这样的一位大财神爷?妈妈还不恨死我?”

    范炎霸撇撇嘴,对苏冬儿的抱怨毫不理会,“你这小浪蹄子少说这种骚腥话,这潘阳城里的妓院男娼,谁家缺生意都轮不到你们潇湘苑缺生意,今儿爷为这件事儿犯了难,你要是能给也解决了,银子少不了你的!”

    苏冬儿淡淡地拿起手边的杯盏,浅浅喝了一口,“范爷也是个急性子,这刚开身儿没几次的童子怎么能跟您这样久经风月的高手对阵呢?想当初您在满翠阁一根金枪独挑八艳的事迹,可是尽人皆知呢……”

    被人夸奖总是愉快的,何况是被人夸奖“能力”很强呢……范炎霸晃着脑袋有些得意。

    “范爷您也想想看,那满翠阁里经过调教的名妓都扛不住您的金枪,现今儿想让这床上的人儿把您伺候尽兴了,那就更难了……”

    刚刚面露得色的脸庞,立刻布上的阴云。范炎霸有些不耐烦,甩甩手干了一杯桂花酿,“呸!这是什么破酸水儿,喝着没劲儿,比不得贵阳郡的千年老窖。”

    苏冬儿伸手夺过范炎霸手里的酒杯,笑着埋怨,“说您急,您还就又急了……刚听了两句,不高心了就开始找酒的不是,我要是在多说两句,您还不得把这一桌的饭菜全掀了?”看着范炎霸又要来气儿,苏冬儿连忙安抚地拍拍范炎霸的肩膀,继续道:“以往范爷要想尽了兴,不也都叫上两三个人一起服侍你,怎么现今儿就独独认准了这个主儿呢?”

    “您今天嘴上怎么那么多话?以往操你下面的小嘴儿,也没见你能这么多声儿!”范炎霸狠狠地掐了一把苏冬儿的屁股,惹得苏冬儿脸上一阵羞红,打了范炎霸一下,啐了声“不正经”。

    “爷就是操着这个穴眼对了味儿,你赶快给爷想点办法,别说那些没用的!”范炎霸欲火未消,眼看着柳沐雨近在眼前却不能上嘴,心里憋闷的慌,以往若是遇到这种情况,大不了转身多找几个歌姬小倌服侍舒服了再说,可现今儿范炎霸总觉得若是尝不到柳沐雨的骚水味,心里就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苏冬儿见范炎霸真急了,也不好再吊胃口,连忙道:“其实,这种事情最耗力的就是出精,范爷金枪不倒耐力超强,可这位小哥儿可就受不住了,今儿这次您只抱怨自己射了两回,这位小哥儿倒是射了几次呢?”

    “大概……大概……有四五回吧……”范炎霸听着一愣,不好跟苏冬儿说这妖精卵蛋不齐,前面的春芽只能在高潮时喷出几滴黏液,只好算柳沐雨被他强要着泄了几次身子。

    “这就是了……刚开身儿的童子,一个下午射上四五回,怕是过不了多久就精尽人亡了……”苏冬儿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满脸不认同地斜了一眼范炎霸,“照您这种做法儿,别说是床上这位小哥儿,就是找遍了潘阳城,也没人能伺候得了您呢!”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不让他射就好了!”范炎霸万分懊恼,早前而本是这妖精哭着哀求自己把他操泄了,现在反而成了自己的不是,真是让范炎霸气闷!心下暗暗打着思量,下次这妖精再怎么哀求,自己都要先做尽兴了再让他泄!

    “这只是其一,若想欢爱长久,还要尽量让他也起兴得趣儿……”苏冬儿赶快补充着,生怕这个莽夫只是听半句,以后由着性子狠命践踏人家,“云雨交欢时,您要掌握好度,别让他太快高潮,也别让他一直难受,这位小哥儿身子越是兴奋,坚持的时间就越长。”

    “起兴得趣儿……”范炎霸歪着头摩挲着自己光洁的下巴,“冬儿,我发现每次我强迫他羞辱他的时候,他虽然难受,但身子却越来越骚媚,那股淫荡劲儿……啧啧,真是勾人!你说,他会不会和你们偏院的那几个常客似的,好“那口儿”?”

    潇湘苑之所以生意比其他的男娼火爆,就是因为潇湘苑不但有普通的小倌,更有其他口味的伺候和服侍。苏冬儿明白范炎霸说得“那口儿”指的是最近偏院儿最火的羞辱调教,不由的伸手点了点范炎霸的脑门儿,“你这小冤家,谁落在你手里这辈子算是毁完了!”

    “少说这些溜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