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艳妻系列一之强开初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

    ……

    “奸巧语,秽污词,市井气,切戒之。”

    学堂里朗朗读书声,柳沐雨正在听着学童背《弟子规》,只觉得一阵灼热的视线笼罩了自己,疑惑地抬头,窗外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正是范炎霸!

    看着范炎霸用那样赤裸裸的吞噬目光盯着自己,柳沐雨只觉得含着柏木假阳的穴眼儿一下子热烫起来,并紧双腿,一股热流从体内涓涓流淌下来,惹得柳沐雨脸上一阵烧红。

    示意孩童们继续背书,柳沐雨挺着背,尽量笔直地出了屋,带着范炎霸绕到私塾后院的小书房,这里是他教课间歇休息的地方,小小的空间里只有一个长形书桌和一把太师椅,八宝阁的书架上满是学童的书籍。

    “郡王今日前来,有何要事?”柳沐雨低垂着眼,根本不敢看面前这个英俊高大的男人,抛却偏见,范炎霸还真是英挺伟岸的。

    记忆这种东西真可怕,范炎霸每当心里有火时,就开始回味柳沐雨身下流出的骚水味儿,那汁水好像是开胃的蜜汁,泻火的良药,只要范炎霸气闷心烦的时候,一想到柳沐雨白嫩嫩的身子,躺在自己身下哭着被操的样子,立刻一切烦恼都消散了,只想着怎么能把柳沐雨欺负得更狠一些,让他哭得更大声,哀叫得更凄惨……

    搂过柳沐雨的身子,范炎霸低头吻住那两片花瓣似的嘴唇,舌头伸进去翻搅着,使劲吸吮着柳沐雨嘴里的蜜汁,“大爷我走得口渴,过来找夫子讨口骚蜜渴……”

    柳沐雨小腹一紧,低头靠在范炎霸怀里,心中有些挣扎,“今天还有三刻才能放堂,学童的课业也还没有布置,而且明天也有教习……不能再请假了……”每次范炎霸由着性子折腾自己,都让柳沐雨在床上躺个两三天才能下地,若是再来这么一下,他这个夫子西席的束修,就别再想拿了。

    明显感到柳沐雨对自己的态度有所转变,到嘴的肥肉怎肯轻易放过?范炎霸继续诱哄着,“小妖精,我想干你……大爷的肉棒好想札到你的穴眼儿里好好操你……让我操你吧?我会让你尿好多骚水儿,爽得尖叫!”

    范炎霸的下流话听在柳沐雨耳朵里,让柳沐雨身上一阵阵地犯哆嗦,明明刚才还在背《弟子规》的“奸巧语,秽污词,市井气,切戒之。”可现在柳沐雨心里翻上来的那股羞涩的灼热,烧得他的阴户烫得发疼,含着粗大角先生的孔洞早就湿润起来,心里矛盾地想要躲避,又想更进一步的被撩唆侵犯。

    “时间怕是来不及……”柳沐雨眼光乱转,慌乱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会儿学童们背完功课,就要去安排课业了……”

    看着柳沐雨扭捏羞涩,欲拒还迎的样子,范炎霸心情大好,“小柳儿,好柳儿……让我舔舔你的穴儿吧,大爷我快渴死了,爷我也想亲你的奶子,好好揉揉你的乳头,不过我们可以等你放堂以后再做这些,先让我吸两口你的骚水吧……这么多天爷没来操你,你穴眼儿里的水儿一定积了很多了,爷帮你泄泄身子……”

    柳沐雨彻底羞红了脸,腰也不自觉地软下来,夹着角先生的穴眼儿不停收缩绞紧,心底里其实很渴望范炎霸用舌头顶开自己的花芯儿,舔舐里面的花蜜。想像着范炎霸埋头舔弄自己阴户的样子,柳沐雨只觉得自己快要烧起来了。

    久经风月的范炎霸早就看出柳沐雨已经被自己挑逗得瘫软如泥,当然趁热打铁,拦腰一抱把柳沐雨放倒在齐腰高的书案上。柳沐雨迷蒙地看着范炎霸,觉得自己好像被下了迷药,神智恍惚,全身瘫软,任由范炎霸脱下自己的裤子,大大地分开双腿,把整个阴户光溜溜地裸露在范炎霸的眼前!

    范炎霸为自己看到的美景,心中一抽!肥嫩的阴唇已经不是初开时的粉嫩颜色,如今变成了成熟的樱桃红,春芽儿娇俏地立在肉缝顶端,颤抖着渴望爱抚。肉缝中间则深深插着一根三指宽的柏木假阳,假阳把肥厚的肉唇挤开在两旁,穴眼儿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含着粗大的假阳,随着柳沐雨的呼吸而不时抽动一下,看上去就像娇艳的花朵,在范炎霸眼前亮艳而淫靡地绽放着。

    柏木假阳已经被穴眼里喷出的骚水浸透,范炎霸着迷地摸了摸被假阳挤开变形的肉唇,引得柳沐雨轻声惊呼。范炎霸只觉得手尖碰到的软肉烫烫嫩嫩的,还带着春水的骚腥味。继续往里探索,指尖贴着假阳和穴口的缝隙往里钻动,柳沐雨只觉得被撑开的热烫穴口,又有一根粗物想要钻进来,不由得并腿收腰,不依地摇摆起来。

    “乖柳儿,你这里好美……让爷好好看看你,小柳儿这几天一直用假阳开着身儿吗?”握住露在外面的假阳,轻轻做着抽插的动作,柳沐雨喉咙深处发出欲望的叹息,眼光迷离地看着范炎霸,“爷说让柳儿插着……免得身子又合上了……”

    范炎霸看着柳沐雨漂亮的脸蛋上露出清纯又淫靡的表情,下身的软物瞬间变身金刚杵,硬硬地支在胯间,叫嚣着要冲杀出去!即便如此,范炎霸仍然眯着眼睛用指尖仔细描绘着柳沐雨雌雄同体的绝美花园,手指突然紧握住柏木假阳,猛地将它从柳沐雨的花腔中抽了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