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艳妻系列一之强开初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柳沐雨也为自己身体的反应羞得无地自容,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心里不愿,身体却总是欢愉地想要臣服,平日里讲究的礼仪廉耻,到了范炎霸这个臭流氓面前,反而颠倒了个儿,这恶霸流氓越是羞辱自己,自己的身体越是敏感喜悦,到最后心里都能隐隐感受到那股抑制不住的快感?!

    终于忍不住,“吭哧”一声哭出了声,柳沐雨哭的大口大口的抽泣,心里万般委屈,“我……我不是骚货……我不想的……不想尿的……”

    范炎霸把柳沐雨搂在怀中,亲亲密密的把脸上的泪珠像舔金豆似的吻干了,大手拍抚着柳沐雨不断抽搐的后背,假惺惺地细声安慰道:“乖宝宝不哭,你尿骚水是正常的……你的身子已经让我捅开了,以后只要发情都会流水,没关系,本大爷会对你负责的,以后只要你尿了痒了,大爷我就过来给你捅捅,捅捅就好了……不难过……”

    范炎霸还记得小时候过年,厨房里蒸的面娃娃,香喷喷地引人食欲,面娃娃的脸蛋上还用樱桃汁染得红红的,漂亮得让他舍不得一口吃掉,只想摸摸戳戳,恨不得含在嘴里,抱在怀里,一直不放。而后过了几日,面娃娃干了,馊了,不香也不美了。自己找娘亲去哭,娘亲笑话他,一个面娃娃该吃就吃了,留到后来坏掉了,反而可惜……

    看着柳沐雨泪光涟涟的悲切样子,范炎霸定了心神。是啊,这样的美人儿,不趁着韶华之时摘了吞下,让他流落在外,随风飘摆,最后坠入泥土反而可惜……

    如此想好,范炎霸把柳沐雨放倒在软榻上,支起身子看着柳沐雨不敢合拢的双腿,坏笑着继续,“小妖精,变着法儿得招你哥哥心疼,好饶了你不是?我偏偏就不上这个当!自己用手把阴唇扒开,让大爷我好好给你验个身,看看里面是不是女儿才有的好景色!”

    柳沐雨悲切已极,根本不看范炎霸,只在心里让自己变成木头,再无感应才好!手指颤抖地摸向胯间,冰凉的手指碰上灼烧般热烫的肉唇,热度从指间烫到柳沐雨的心头,紧闭起眼睛,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像是用尽平生所有的力气,把那自己根本不想碰触的地方彻底打开,露出里面已经挺翘昂扬的春芽和花肉中涓涓淌水的花蕊儿。

    这极致的美景就这样坦荡荡地暴露在范炎霸的眼前,让范炎霸脑子热烘烘地没了任何东西,胯下的小兄弟一句话硬挺着开始发抖,恨不得自己长了腿直接钻进那湿滑的粉嫩肉洞,好好蹭蹭!

    手指不受控制地伸向柳沐雨的腿间,抵在花蕊儿上一个用力,“噗嗤”一声就捅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再怎么让自己不在意,但当最脆弱的地方被异物粗暴地逆向侵入,还是让柳沐雨不可抑制地尖叫出声。

    想要起身抬臀,躲开范炎霸的骚扰,可是范炎霸早就一步上前,用整个身子压住柳沐雨的挣动,一口擒住了柳沐雨花瓣似的小嘴,舌头也跟着伸进去翻搅,没两下就捉住了柳沐雨妄图逃跑的软舌,勾进自己嘴里吮吸起来。手指也随着舌头的搅动,在柳沐雨的花穴里一同抠挖,变着法儿地折腾柳沐雨腿间的柔嫩,不一会儿就把柳沐雨的身子挑逗得软绵绵的,下身更是湿的一塌糊涂!

    “小骚货,你已经骚水流的满屁股都是了,还想跑?你不想让老子捅,难道是想滴着水儿把你的骚穴留给别的野男人?”又往柳沐雨的细窄处硬塞进一根手指,引得柳沐雨在身下腰部一阵哆嗦,狠命地甩头抗拒着逆向袭来的疼痛。

    “不要……好疼啊……”柳沐雨的双腿被迫打开着,脆弱而毫无遮蔽的柔嫩花腔被范炎霸毫不怜惜地玩弄着,柳沐雨只觉得腿间的羞耻处火辣辣地疼着,扭着腰胯想要躲开范炎霸的侵扰。

    “是女人为什么长着男人的东西?”范炎霸食指和中指在花穴里狠命捣鼓,大拇指也不饶过柳沐雨,狠狠地压住上翘的春芽,使劲按揉,“我是不是该找把刀子,把你这不该出现的小东西给割了,就干净了……”

    “不!不要……不要割掉它!”柳沐雨害怕的想要并拢双腿,却被范炎霸压制着只能张开的更大,不能躲避遁逃,柳沐雨全身僵硬地任由范炎霸强按在软榻上,下身不由自主地一阵阵紧缩。

    “啧啧,明明上次已经被彻底干开了,怎么现在又变得这么紧?”范炎霸手指被一圈圈的花肉紧箍着,每一次手指的探进,都会引得花腔的肉壁痉挛般的绞紧,只进了两个指头就这么艰涩,若是一会儿自己金枪入鞘,还不得疼死他?

    范炎霸有些焦躁,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想到上次驾着马车带艳香楼的花魁李牧儿外出踏青,为了增添情趣拿了两颗艳春楼顶级的催情油丹,与李牧儿用了一颗,那冰冷冷的冰山美人立马变成了热辣的小淫妇,骑着金枪不肯松嘴儿。如今车里还剩下一颗油丹,用在柳沐雨身上,又不知是何种风情?!

    抽出手指,恋恋不舍地放进嘴里舔舐,终于尝到了想念已久的骚蜜味儿,果然如自己渴盼的那般美味!利索地解开柳沐雨的外袍,露出他白嫩的奶子和细瘦的腰,范炎霸低头在柳沐雨的乳尖上狠狠嚼了两口,满意地听到柳沐雨哀怨惊恐的叫声,才抬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