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城下之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7
    少年费力的睁开眼,抗议道,“谁是软脚虾啊,连朕睡没睡都分不出来的人才……”

    他说到一半,忽然一愣,对方望着他的眼神中满是担忧,仿佛还夹杂着浓浓的心疼……

    宁不寂一见皇帝醒来,心头欣喜若狂,随即忆起少年害他找寻六日六夜,又险些和多年知交翻脸绝交,板起脸道,“出了宫没几天就受伤又中毒,若说不是软脚虾,有谁肯信?”

    方才他刚保证了不再说什么软脚虾的,立时出尔反尔……

    皇帝气闷的转过脸,不肯再跟他说话。

    35

    宁不寂却忧心起来,生怕一路沉默,少年会不知不觉间昏睡过去,他试著述说别后情形,“六藩探知陛下不在宫中,连日里异动频繁,臣不得已,将他们暂时软禁于宫中……”

    他兀自滔滔不绝,怀中人却无一言相询,不由的担心道,“陛下,你还醒着吗?”

    皇帝“嗯”一声,思及连日来所遇所想,比起那些,一切的荣辱似乎都变得无足重轻。

    抬起头,望见宁大将军担忧的眼神,他也只是淡淡一笑,安慰道,“朕没事,不会睡过去,放心。”

    因着这清浅的笑容,宁不寂反而怔愣了一下。

    皇帝的目光,似乎与之前有一些不一样。

    若说先前他看到的是一泓清澈见底的小溪,活泼而明快,那么此刻,无疑这泓溪水已变成了浩渺无际的大海,拥有风平浪静的海平面,和底下暗涛汹涌的危岩险礁。

    眼前的少年,在他不知不觉之时,已然独自跨过成长的门坎,真正成为可以与他比肩的对手。

    宁不寂心头复杂,也不知是喜是悲。

    他径自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抱着怀中人的双手不自觉的就用了点力,皇帝不适的挣扎了一下,忽然疑惑道“你如何来得如此之快?”

    宁不寂回过神来道:“见到陛下信号之时,臣正在和世子们交涉软禁六藩之事,军营就在此间不远处。”

    他说到信号之时,见皇帝俊秀的脸上,微微现出羞赧之色,一时起了亲近之心,低下头,在对方唇上轻吻了一下。

    少年不可思议的睁大眼,他在书中读到过中紫罗香之毒会有的症状,当然知道而今自己的脸色有多吓人。

    对着这种完全不正常的脸色,宁不寂这厮也亲得下去?

    宁大将军被皇帝的神情逗笑,唇角上扬道,“陛下如果觉得吃亏,可以亲回来。”

    皇帝心道:“朕一直被你抱更吃亏,难道你就肯让朕抱回来?”

    他自知对方绝无答应此事的可能,索性提也不提,安静的维持缄默。

    不远处,京师的城门遥遥在望,禁军统领正率领着手下飞速赶来。

    迎面碰上之时,一干人纷纷行礼问安,“陛下可无恙?”

    皇帝摇头,人多口杂,不欲生事,只道,“朕受了点轻伤。”

    宇文旋起身后,从袖中取出一支千年人参,递给皇帝道,“启禀陛下,臣方才出城之时,有一白衣人,自称是赤焰军军师,名曰奉天,该人从药房出来,拦住微臣,非要臣将此参交于陛下。”

    皇帝呆了一呆,望向抱着他的大将军。

    宁不寂叹了口气:“此人为我军中副统帅,素来神出鬼没,陛下日后相识便知。”心想,难怪刚才仿佛见有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少年点头,默默的吃掉手中的人参,心中对这个白衣奉天充满了好奇。

    不过一柱香的功夫,千年老参的药力发作,睡意渐渐涌了上来,泛青的肌肤渐渐恢复正常的颜色,只是因为毒刚解的关系,脸色带着一点惹人怜惜的苍白。

    即将陷入昏睡之时,隐约有熟悉的温度抚上额头,像那双小时候常帮他抹去脸上泥巴的手。

    他伸出手,抓住这记忆中温柔的白色衣袖,虽因着药力而陷入沈睡,五指却顽固的不肯松开。

    奉天望了一眼脸色很难看的宁大将军,伸手从对方怀中抢过死抓着他袖子不放的皇帝,对着明显不肯干休的好友道,“还是我来抱吧!”

    宁不寂正要开口,他又不怕死的加上一句,“如果你还想要你的右手的话。”

    走在一旁宇文旋惊讶的看过去,这才发现宁大将军右手的衣袖早已被鲜血浸透,只因穿着黑衣,看上去并不显眼而已。

    36

    皇帝昏睡了三日,醒来之时,手里空空如也,不见记忆中的白色身影,心头便有些失落。

    “朕明明抓得很紧……”他沮丧的想,“还是这只不过是中紫罗香之毒所生成的一点幻觉?”

    少年失落的翻身,正想唤人,却见床侧静静的伏着一个睡着的男人,右侧的手臂上裹着厚厚的纱布,漆黑的长发半掩住了脸,看不清脸孔的模样。

    他好奇的拨开男人垂落下来的长发,修长白皙的指触到短短的胡渣,有点痒痒的刺痛感,一时觉得好玩的揉了揉,满掌心都是细微的刺疼。

    对方睡得极沈,对他无心的骚扰全无感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