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城下之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6
    秋色连坡,阡陌交错,涓涓溪水蜿蜒曲折,沿坡而下,去势甚缓,溪水清澈,透出水底的青苔和岩石,却不见半条游鱼。

    青衣少年怀中抱着不过四五岁的小女娃,对着林间的溪水发呆半响,直到两人肚子里同时响起了咕咕声,少年方才尴尬的收回视线,对小女娃建议道,“绮罗,这条溪水中的鱼可能已被我们捕捉殆尽,今日午饭应无着落,你不如先行回家?”

    小女娃眨巴着大眼睛,一瞬间,黑白分明的眼中就凝聚了水汽,很快结成泪珠,顺着圆鼓鼓的脸颊流淌下来,“呜呜呜,爹娘叫绮罗走远一些,不要回家,现在连承业哥哥也要赶绮罗,呜呜呜,大家都不要绮罗……”

    少年撩起衣角替小女娃擦了擦眼泪,“怎么说哭就哭了呢?”他有些无措,“三日前你不是还对我说,如果你娘和爹以后不能疼你了,你要记得多疼自己一些,不可以害怕,要勇敢。”

    小女娃抽泣的抱住他:“那是因为承业哥哥你那个时候看起来就要哭的样子,爹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不可以哭鼻子,绮罗才特地说来安慰你的,呜呜呜,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自己不想哭了,也不许绮罗哭……”

    少年很无奈,当日离宫,心中彷徨,在集市中穿梭而过,身无盘缠,出得城门,连车马都雇不到,更别提食宿。

    他从小娇生惯养,又没半点谋生能力,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心头的不舍,其实多过得到自由的欣喜,十七年来相依相伴的一切,哪里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尤其饿了一天,在林间露宿之时,篝火燃到半夜便熄灭,夜露在衣襟上结了一层薄薄的秋霜,他清晨冻得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后,竟然很不争气的,开始怀念某人的体温。

    常言道,仓禀足而知礼仪,对于少年来说,最为重要的,已经不是自尊的问题,而是温暖的床铺和足够的食物,只是就这样回去,他又觉得很不甘心。

    在这种不甘心之下,他又在林子里多待了一日。隔日醒来,迷糊中觉得怀中似有一点热意,睁开眼,就见一个脸颊圆鼓鼓,身形消瘦的小女娃正躺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香。

    少年重新燃起篝火,问着被树枝燃烧的噼啪声吵醒的小女娃,“你是哪家的孩子?夜里不待在家中,到处乱跑?万一被野兽叼走怎么办?”

    没想到小女娃一点也没被吓到,眼中闪闪发光道,“这林子还有野兽?太好了,有吃的了!”她期盼的眼神过了一会又黯淡下来,“骗人,娘说三年前饥荒,这林子里的草皮都被啃得干干净净,哪里还有野兽出没的踪迹。”

    少年心下恻然,愧疚不已,三年前宫中歌舞升平,民间却艰难至此。

    难怪宁不寂揭竿而起,应者云集,父皇是一个失职的皇帝,不曾尽到治理国家的责任,他是一个不肖的儿子,并无一字半语的劝解。

    局势发展至此,源头并不在率众造反的宁不寂,而在耽于逸乐的父皇和他,如今造成这样的结果,难道他就要懦弱的一走了之吗?

    少年在思索中,一旁的小女娃已经借着篝火,烤熟了从小包袱里取出的窝窝头,扳开来,将完好的一半分给他,自己留下烤糊了的另一半。

    “我跟你交换一下吧!”让这样幼小的孩子分给他食物,已经很丢脸了,对方还给他好的那一部分,皇帝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穿着绿罗裙的小女娃却坚定的摇摇头,捂紧了手中发出焦味的半个窝窝头,“娘说了,自己弄坏的要自己承担责任,不可以坏了交给别人负责,绮罗烤焦了窝窝头,就要把焦的吃掉,不可以给哥哥的。”

    少年心头一震,自己承担错误的责任……

    他接过那半个完好的,冒出诱人香气的金黄色的窝窝头,不知为何,竟是哽咽难言。

    对的,绮罗姓刘,素刘岷的女儿,这样排版看起来字会不会多一些?

    ###############我是心虚的分割线##############

    连日来以溪鱼为食,夜里借着篝火的余温依偎而睡,一穷二白又不知天高地厚的两人露宿荒野,竟都觉得生活美好起来。

    绮罗原本像是受过惊吓,看起来有些呆呆的小面孔上,渐渐有了鲜活而明朗的笑容,这笑容单纯而干净,没有任何的杂质,很容易让看到的人也跟着微笑起来。

    年景不好,儿女太多,养不活又没法送人的穷人家,常常会选择一处荒山,遗弃生存能力较差的幼小孩子。

    然而此间的荒坡离京城的街市这样的近,看似被丢弃的绮罗,却没有一点对父母的怨恨,就冲着她不肯走路,缠着要人抱这点来看,平日里应是相当的受宠。

    皇帝仔细的想了想问道:“绮罗不能回家,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有哪家遗弃孩子,还帮小小的女儿准备好换洗衣物的?

    这一问,小女娃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枯萎下来,小小的身子发着抖,偎紧他,突然哭了起来。

    从没哄过孩子的皇帝顿时手忙脚乱:“别哭,真的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不早说?”他有点焦急,耽搁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