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城下之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5
    说到一半,被皇帝打断,“诸位王叔尚且精神奕奕,宁将军不若诸位年长,自然勿需这些。”

    六藩沉吟不语,显然没有遵命的意思,被换来搬动椅子的内侍,见此也不敢擅动,局面一时僵持。

    直到宁不寂看不过去,出声道,“我自用不到,陛下都下了旨,这些碍眼的东西还放在这儿干什么?”他对于这种特权,从来没有好感。

    他这么一说,六藩虽然心中气愤,却不敢发作,一并行礼到,“臣等遵旨。”纷纷从椅子前走开。

    内侍鱼贯上前,将一把又一把的椅子陆续搬走,奉旨销毁。

    殿外传来一声又一声清晰的木头被劈开的声音,殿内却是一片沉寂。

    老臣们脸上黯然,为了皇帝轻易的销毁高祖的遗物,六藩更是心中愤怒,随之销毁的是他们的特权,最为不高兴的,却是达成了目的的皇帝陛下。

    这声遵旨,遵得是谁人的旨?御书房奏折上的谏书尚历历在目,“长此以往,则朝中只知有宁将军而不知陛下也。”到如今,已渐渐成为现实。

    之前强忍的气怒到快要哭泣的心情,到此刻,已转为从未有过的深切无力。

    父皇说得没错,这个国家,他守不住,或者说,从来没有守住过……

    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握中,那他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26

    皇帝一时间心灰意冷,下了朝便匆匆回了朝阳殿,批完内侍新送上来的奏折后,解下龙袍,随意的丢到榻上,开始换装。

    方穿妥衣裳,正要换鞋,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这天底下,不经通报就敢擅闯内廷的,只有一个人。

    皇帝此刻最不想见的,便是这个人。

    顾不得穿鞋,他一闪身,绕过屏风,走入内室,按下墙上的机关,地面应声而开,露出大理石铺就的台阶。

    少年赤着脚,无声的走下台阶,踏上最后几阶后,秘道的入口在头顶合上,墙上的烛台受了风,依次燃起。

    当此时,宁不寂正好走到屏风之后,只见青色的身影一晃,便踪影全无。

    他自然认得出那是谁的背影,也确认对方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低下头,只见地上一双黑色的缎布鞋,正凌乱的翻着鞋底,换下来的龙袍丢得太随意,已经半滑到床下的龙靴上。

    室内一片井然,奏章整整齐齐的堆放在案几上,并无打斗挣扎的迹象,可见皇帝并不是受人挟制离开,那么连鞋子都顾不得穿,明显是为了避开他。

    宁不寂皱着眉,六藩的十几万大军就在城外,看似有谈和的迹象,实则不然,若是那六位世子有弑父而代之的野心,恐怕随时会开战,皇帝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闹脾气,实在太不懂事。

    他沉着脸站在内室,也不去找秘道的机关,就不信底下的少年在身无分文甚至没穿鞋的情形下,会通过秘道出宫。

    如他所料,皇帝抱着膝在台阶上坐了很久,一直没听到宁大将军离去的脚步声。他原本打算等对方走后,上去穿好鞋,带上银子再出宫,偏偏那个该死的男人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秋日的凉意透过大理石台阶由脚底板传入体内,少年忍不住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头顶立刻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还不上来,要待到什么时候?”

    缩了缩脚,看来不等到他,对方是不会走的了,皇帝赌着气,不肯出声,就不信他能一直在这里等下去。

    两人僵持半响,顶上终于有了动静,却是宁不寂等得不耐烦,开始寻找秘道的入口。

    皇帝一惊之下,索性沿着台阶一路走了下去,既然打定了主意要离开,少一双鞋子不过是冷一点,他自小长在宫中,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并不觉得银子有多大的作用,既然忘记带,到时再想办法就是。

    宁不寂少时学武之时,曾学过不少破除机关暗道的本事,皇室的机关设置虽然极为精巧隐秘,但既然给他听到了声响,就有迹可循。

    不多时,他就找到了触动入口的机关,烛火黯淡,秘道前方,哪里还有少年的身影。

    台阶上的地板不过薄薄一层,宁不寂伸手摸了摸,不禁后悔自己没有当机立断的拿剑去划开声响传出之处,大费周章的找到机括,平白浪费时间。

    后悔归后悔,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施展轻功在复杂交错的秘道里四下找寻,饶是他方向感极佳,还是差点在地底迷路,待找到出口,皇帝早已远走多时。

    秘道的出口在一片荒山野石中,枯木踩在脚下咯吱作响,想到皇帝光着脚走过这片山石嶙峋的野地,宁不寂忍不住摇头,“真是倔强。”

    四下里找了一遍,并无任何踩踏的痕迹,他不禁奇怪起来,“难道此处还有其余的暗道?”但这片荒野山坡,又怎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入口?

    山坡下,正是京城的集市,赶集的人群中夹杂了各方的探子,不只是六藩的,还有北魏和南齐的,宁不寂在恼怒皇帝轻率离宫的同时,内心隐隐泛起一丝忧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