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城下之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4
    “既然陛下爬得起来……”宁不寂不怀好意的笑,还有力气打人和争辩,可见没什么大问题,右手一使力,扣住少年的后脑勺,严厉的薄唇压下去,吻住了身下嫣红的唇。

    皇帝醒来时,正是凌晨,睡意褪去片刻后,肌体的疼痛便如暴风雨一般袭来,他呻吟一声,只想拔剑宰了那个只顾自己找乐子的混蛋,伸了伸手,却没办法勾到悬在墙上的清泉剑。

    他试着移了移身体,尴尬的发现自己的胳膊和腿正以极为不雅的姿势挂在熟睡的大将军身上。

    宁不寂修长有力的手枕在他的头下,两人散开的黑发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在这亲密无间的氛围中,涌起的杀意如同一场荒诞的笑话,如同是一张千年的绝世好琴,放在一个完全不通音律的人手中,这个人硬是要弹奏,也只会出来荒腔走板的杂音。

    这让皇帝觉得自己在煮鹤焚琴,伸出的手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了下来。

    既然还是没有力气,那便再睡一会儿好了。

    因为逝去的母妃古怪的教养态度,少年从小便养成随遇而安的个性,很快又晕沉沉的睡去。

    再度醒来,已接近傍晚,枕边人离去已久,走之前,似乎细细的帮他掖过被子,所以素来睡相极差的他并不觉得太冷。

    寝宫中的烛火忽暗忽明,床头的案几上雪亮一片,似有什么在反光,皇帝仔细一看,颇受惊吓,只见原本该挂在墙上的清泉剑不知何时竟已出鞘,随意的被丢在案几上。

    “难道,他知道朕心中泛起过杀意?这是警告?”皇帝沉默的思考,因为紧张,下意识攥紧了拳头,这才发现手中似有什么东西。

    将手伸出被子,握着的分明是半截黑发。

    这是?宁不寂的头发?

    他松了一口气,霎时明白了为什么清泉剑会出鞘,大约是对方有急事要离去,偏偏头发被他抓住,又不想吵醒他,只好随手抽剑削去一截。

    皇帝怔怔的望着手里的发丝,心中漾起一缕说不出滋味。

    发了一会儿呆,终于想起六藩之事尚未解决,便想坐起来着衣,不想双手却酸软到不像长在自己身上,支撑了没多时,便颓然倒下,被肆虐了一整夜的地方更是剧烈的抽疼。

    他恨恨的咒骂,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该死的,姓宁的混蛋,朕早晚会报仇的。”

    22

    门外愉快的声音传来:“微臣随时恭候,相请不如偶遇,就今日如何?”

    话未落,宁大将军便踏进门来,脸上犹带着几分促狭的笑意。

    皇帝说此话不过是为了发泄不满,说完了,自己也觉得好笑。没想却被对方听到,还出言挑衅,可恨的是他现在半丝反抗的力气都没,听了风凉话,只好气闷的背过身去,拿被子盖住头。

    这一动,身体自然而然又是一阵痛楚传来,饶是他咬紧牙关,还是在丝被中呻吟了一声。

    宁不寂难得看到皇帝这样孩子气的举动,正在好笑,被子中隐约有呜咽声传来,还以为皇帝被他气哭,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犹豫了一下,他伸手将少年连人带被抱在怀中,却不敢揭开被子。他也不过二十来岁,多年来周遭只有流血不流泪的江湖草莽,完全没有哄人的经验,抱着人傻乎乎的往床头一坐,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

    皇帝被他抱了半天,丝被里闷得要命,忍不住探出头来,正对上大将军伤脑筋的脸,出声问道,“为何一脸烦恼?可是六藩的军队开始攻城?”

    见怀中人并不像哭过的样子,宁不寂暗自庆幸,摇头道,“六藩之师要待明日方能抵达京城,臣不过提前做了一些部署。”

    皇帝算了算日前探听到的六藩私军,直接问道,“对方有十五万兵力,赤焰军在京的不过十万,你是否并无把握守住京师?”

    宁大将军冷嗤一声:“区区十五万乌合之众,何足惧哉?奉天率十万赤焰军在北境作战,夷人兵强马壮,超过二十万,他都在凯旋的路上了,我岂会不如他?”

    皇帝点点头,还在记恨这男人上朝时一言不发,下了朝又只知胡混,闻言讥讽道,“原来另外十万赤焰军已在回师途中,难怪你有恃无恐。”话中将对方的作战能力贬得一文不值。

    宁不寂怒极反笑,秋日里带着些微冷意的手探入丝被,环住少年赤裸的腰,“陛下还有什么心里话,尽管直说。”

    皇帝敏感的瑟缩了一下,抱着他的男人眼底有跃跃欲试的兴奋。

    “这绝对是威胁,卑鄙的混蛋。”沮丧的是,他一点对抗恶势力的体力都没有,少年悻悻的闭上嘴,咬着唇,不肯再跟对方说话。

    他不说话,宁不寂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沉默良久,开始解释兵力布置和京城的守卫。

    皇帝安静的听着,初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些基本的防卫他近些年陆续在兵书上看到过,但听了一会儿,却渐渐惊讶起来,这些奇兵诡道,实在不像某人直来直去的行事作风啊!

    他疑惑的问:“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