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城下之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3
    这一问,宇文斡便收起了怡然的微笑,眼中露出失望之色,“臣跟阿旋分明长得一摸一样,陛下竟没有一次认错的时候,实在高明。”亏他为了让皇帝认错,特地穿了身便服。

    望着难得受挫的狐狸,皇帝露出笑靥,“阿旋在宫中时从来不会穿便服。”

    宇文斡也笑,整理一下两侧的袖子,倒不是没想到这点,但若是借来弟弟的官服穿,那是欺君大罪,他亦不敢如此放肆。

    皇帝看到对面的人习惯性的理袖子,便明白这是狐狸要整人的前兆,警惕的问,“来找朕可是有事?”

    “回陛下。”宇文狐狸非常恭谨,“家父有急事找舍弟,微臣暂代他履行职责。”

    想到先前长驱直入的宁大将军,皇帝心道,“你这职责可履行的不怎样,完全是玩忽职守,幸而当初朕是找阿旋来掌管禁军,否则禁宫任人来去自如,成何体统。”他却没想到当初赋予宁不寂自由出入禁宫的正是自己。

    御书房关于水患的奏折依旧堆积如山,皇帝和礼部尚书边聊边走,其时正是深秋,万木凋零,御花园中枯枝遍处,走在其中的两人都有些意兴阑珊。

    皇帝想起几个月前,先皇尚站着桃树下,望着成片的浅粉叹息,“满目桃花依旧,数载人面全非。”当日,父子俩一同缅怀逝去的萧妃,如今,先皇也随之而去,眼前亦只余整园的萧条。

    宇文斡从来擅长察言观色,见皇帝望着桃林,脸露黯然之色,便明白他在想念刚驾崩的先皇和早逝的萧妃。

    知趣的沉默半响,但见两人已然走出了桃林,皇帝脸上却依旧忧色不减,他试着询问道,“陛下可是在为朝政忧虑?”

    君臣不谐,该算是朝政之事吧!皇帝迟疑的点头。

    这番迟疑大有深意,可见这公事必与私事相关,皇帝年轻,尚未纳妃,宁大将军连日来出入禁宫,多少有些迹象露出,宇文斡心细如发,见微而知着,心里头早已明白透彻。

    他说话却完全不着痕迹道:“朝政之事,臣当为陛下分忧,陛下无需多虑。”

    这是臣子常说来安君王心的话,皇帝初继位便在一群老臣口中听熟听惯,点头不语,只是望着空旷的御花园感慨,“今秋寒凉,草木凋敝的尤其彻底,放眼望去,竟不见一抹绿意。”

    宇文斡道:“悲秋伤身,陛下请珍重,眼下虽是如此惨淡光景,待到明年又是一片大好春意,请勿伤怀。”

    “明年吗?”皇帝难得说出真心话,“朕只觉得今年格外漫长,数件大事接踵而来,书中所言多事之秋,不外如是。”

    虽说眼前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宇文斡却不敢让他消沉下去,先皇当年便是因萧妃逝世而长年忧郁,以致于留恋歌舞,疏忽朝政,若是少年皇帝步此后尘,想必亡国不远。

    斟酌片刻,礼部尚书劝慰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陛下何必自苦,逝者已去,不如试着放开心怀,惜取眼前。”

    皇帝侧过声,正在奇怪长年戏谑的宇文狐狸怎会如此正经的劝勉,却见礼部尚书对他眨眨眼,微笑道,“臣观镇国大将军其人,虽为人狷介,然其性情耿直,却是可托付的……”

    他忽然提到宁不寂,皇帝先是一怔,听到托付两字,无来由的脸一红,心道他和宁不寂之间的事瞒不了常年在宫中的宇文旋,阿旋性子直,被他哥无意中套出话来,也有可能,但臣子当着皇帝的面说这个,也未免太过胆大包天。

    正在恼怒,宇文斡沉吟半响,续道,“咳咳,可托付的良臣。”说完,看到皇帝不自在的样子,露出一个狡猾的微笑,心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皇帝只觉得脸上隐隐发热,心知被骗,宇文狐狸没向守口如瓶的弟弟套话,直接设了个圈套给他钻,不由的狠狠瞪了一眼伪装恭谨的礼部尚书。

    18

    说话间,宇文旋急匆匆的赶来,向皇帝行礼后道,“启禀陛下,六藩的军队已在勤王的路上,不日即可抵达京城。”

    皇帝脸一沉,“朕好端端在这里,勤什么王?不如说是算好时机来奇袭的吧?”

    宇文兄弟心有戚戚焉,若不是皇帝先一步和赤焰军谈和,此刻打起来恐怕早就两败俱伤,正好让远道而来的六藩以勤王之名渔翁得利。

    思及此,兄弟俩异口同声道,“陛下高瞻远瞩,深谋远虑……”

    皇帝无奈的挥挥手:“行了行了,有空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不如陪朕来想想对策。”

    禁军统领闻言,紧握着剑,攒眉苦思起来,却是半响没有主意,因为着急,握着佩剑的手几乎泛起青筋。他的孪生兄长却神情迥异,自始至终都自在从容,唇边的微笑始终未曾褪去。

    皇帝和这对兄弟相熟多年,这般情景虽已看过无数遍,还是觉得好笑,忍不住为难道,“可曾想到对策?”

    宇文旋垂手忏悔:“微臣无能。”

    再看礼部尚书,依旧是一脸笑容,“陛下胸有成竹,臣自不敢献丑。”

    皇帝和他对视片刻,笑道,“无妨,说来听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