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城下之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京城之外,数十里荒郊,旷野上,唯有凄凄芳草,时值深秋,放眼望去,便只余满目枯黄。

    此刻,等在城下的朝臣们群情振奋,一拥而上,原本用于自尽的白绫暂充手帕,先帝的遗臣们老泪纵横,“苍天垂怜,佑我中洲,陛下竟能从豺狼虎豹中毫发无伤,安然归来,实在是朝廷之幸,天下万民之幸。”

    “也是吾等之幸,应该不用跟着殉国了。”禁军统领宇文旋默默的把孪生兄长塞给他的白绫团成一团,胡乱的塞进袖中。

    携着赤焰军首领一同回朝的皇帝看了好笑,出言问道,“阿旋,你是武将,怎地也去学那帮书生,扯这不伦不类的白绫?”

    “回陛下,微臣原本带得是匕首,但家兄言道,‘怀利器而迎君,大不敬也。’撕了半块白绫给微臣,臣觉得他所言不差,就换下了匕首。”宇文旋非常诚实,一五一十的道出原委。

    皇帝听得直翻白眼,这片旷野除了荒草,别无他物,便是要用白绫自尽,也没有可以挂人的树枝,那些老臣的三尺白绫,明显是做戏之用,宇文狐狸更不像样,撕给弟弟的半块恐怕不足一尺,充当手绢是绰绰有余,拿来自尽,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望了一圈涕泪纵横的老臣,未见礼部尚书的踪影,皇帝奇怪的问宇文旋,“你哥呢?”那狐狸怎会放弃跟着做戏凑趣的机会?

    宇文旋垂手行礼:“家兄说,‘陛下乃真命天子,鸿运当头,必定会安然归来,赤焰军归附朝廷,是大事一件,要及早筹备相关事宜。’所以他留在礼部未曾出来。”

    皇帝点点头,这也没错,虽然他觉得宇文狐狸不肯出来吹冷风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一旁的宁不寂正和众臣们互相打量,不多时,便互相确定了彼此相看生厌的观感。

    皇帝跟禁军统领问完话,望着明显开始对峙的朝臣和宁大将军,心头着实无奈。

    宁不寂对于一群大男人哭哭啼啼,卑躬屈膝,本能的生出厌恶,一干老臣对于他目中无人的眼神也颇有意见,虽然双方都一语未发,气氛却极为僵凝。

    终于,左丞相上前一步,向皇帝行礼后问道,“陛下无恙,实为国之大幸,这位可是赤焰军使者?”心想此人生得仪表堂堂,器宇轩昂,却跟人造反,实在是明珠暗投。

    皇帝笑道:“黎老丞相生平阅人无数,原来也有看走眼的一天。此非使者,乃是赤焰军首领本人。”

    众臣倒抽一口冷气,发出惊呼,黎丞相暗想,“这贼寇首领看似斯文,不想却如此大胆,竟然敢只身随陛下回朝,也不怕一入城就被禁军羁押处决,有这胆量,难怪敢率众造反,也难怪会被不知天高地厚闯入反军军营的陛下说服,毕竟亡命之徒总是惺惺相惜……罪过罪过,我竟然拿至高无上的陛下和反贼相提并论……”

    忏悔归忏悔,左丞相看向站在一处的两人,目光还是相当的复杂,暗道,“幸而这两人不是老朽的子侄,若是,家事上不知要操多少心。唉……不幸这两人不是老朽的子侄,没有管束的权力,未来国事上必定要多操不少心……”

    老丞相思来想去,总觉得眼下大局虽安,未来朝中却必定是风雨坎坷,不禁长叹一声。

    10

    众人以皇帝和宁不寂为首,先后步入城中,京城驻军军容整肃,甲胄俨然,宁不寂一路看来,倒是收起了散漫的心思,看这皇朝仅剩的军队,虽然不多,却也不是没有鱼死网破一拼的能力。

    皇帝暗自留意身旁之人的心思,见对方逐渐收起了轻慢之色,心下大慰,他之所以缓了几日才去赤焰军军营谈和,就是为了和宇文旋一同打理好京城仅剩的军队。

    不管数量多少,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永远能震慑住对手。退一步讲,即使谈和不成,打起来,输也不会输得太难堪。

    只是赤焰军连日来按兵不动,也不做围城之举,一幅摆明了就是等朝廷来求和的姿态,像是知道打起来必定两败俱伤,所以不肯开打。这乱军之中,谁有这样的远见?

    皇帝思索着宇文旋收集的情报,想起其中提到宁不寂有一好友,是赤焰军军师和副统帅,此人原是神武将军旧部,喜穿白衣,名叫奉天。

    想到这里,忽然心头一阵狂跳,“会不会是他?”随后又觉得不可思议,“那个人多年前就不知所踪,怎么会去加入反军,太荒谬了。”

    他犹豫是不是向宁不寂探问,又怕认错了人,反倒尴尬,只能心下提点自己,要留意这个叫奉天的人。

    回到朝中,只见仪仗整齐,礼部连大将军的冠冕朝服都已经准备妥当,可见宇文斡留在城中,倒不全然是在偷懒。

    宁不寂望着眼前笑得像狐狸的男子和身旁一脸纯真的皇帝,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宇文斡手执圣旨,朗声喝道,“赤焰军首领宁不寂接旨。”

    皇帝推了推发呆的赤焰军首领:“宁将军,不可出尔反尔啊!”

    宁不寂这才意识道,皇帝在回来的路上问他,游戏规则重要不重要,并不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