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城下之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 页
    两人携手走了几里路,待身后的朝臣渐渐成为模糊黑点后,皇帝方抽出袖子里早已写好的圣旨,递给薛公子,交代道,“启之,这里就属你立场最为中立,朕思虑再三,这封密旨唯有交托给你。”

    薛启之双膝跪地接旨:“臣当不辱使命。”

    皇帝道:“切记,若朕此去有个万一,汝须当着群臣和二十万赤焰反军的面,颁布这道圣旨。”

    薛启之应道:“是。”打开卷轴,看到其中所写,饶是他万年镇定,喜怒不形于色,亦是大惊,“陛下,此举……”

    皇帝抬手止住:“你当明白,照着这道圣旨去做,于中洲,于薛家,都是最好的。”

    薛启之默然,理智上他也明白,只是从感情上,很难接受……

    “朕有八分的胜算,所以这道圣旨未必就用得上,就当暂时寄放在你这里吧!”

    皇帝微笑,“此番就赌一赌,看朕是不是真命天子吧!”

    “陛下……”

    “若是不幸赌输,启之,切不可辜负朕,一定要在众人面前颁布这道旨意。”

    薛启之郑重的点头:“陛下是明君,臣当竭力报效。”

    皇帝得到承诺,满意的回身而去,他的步伐甚至带着一丝轻快,如同春日郊游踏青的邻家少年。

    向来在政局中只为家族谋利益的薛公子望着这背影,有生以来,头一次有了忠君的念头,默默的祝祷道,“上天垂怜,请护佑陛下平安。”

    皇帝步入赤焰军中时,一路并未遇到阻拦,先行官早已通报过,见到青衣上绣着的五爪金龙,诸将已知他的身份。

    横竖已经造反,且打到了京城之外,众人无所顾忌,皆傲然而立,连普通的士兵,都未曾行礼。

    这群桀骜不驯的汉子无声的注视着神话一般遥不可及的皇帝,眼见对方既无三头六臂,也不显出昏聩老朽之态,所有人的心中,都漾起一丝失望。

    皇帝,竟然只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比常人略微秀丽些的少年?

    所谓的天下之主,就是这样一个刚刚长大的孩子?

    中军帐外,原本严阵以待的刀斧手们面面相觑,若是将军一声令下,他们手中的长刀斧头,可是要向这样一个孩子身上招呼过去?

    尤其这个孩子无辜美丽的脸颊上,还噙着浅浅的笑意。

    帐中的宁不寂感应到外头杀气的减弱,心头暗自诧异,“这皇帝好本事,方现身,一字未说,军中的戾气就消弭于无形,除了奉天,还没见过谁有这项本事!倒是值得一会。”

    他也不出迎,懒洋洋的抱着剑,出声道:“陛下既然来了,就请帐中相见。”

    “陛下请回,此地危险。”被缚的先行官着急的阻拦。

    宁不寂心头暗道:“此时想走,只怕也晚了。”

    像是呼应他的话,帐外清亮的声音传来,“朕已在这三军之中,只怕走不脱也。”

    话刚落,皇帝掀帐而入,见到这反贼的首领,不由的一愣。

    帐中之人身披黑袍,虽然站姿随意,依旧看得出英挺的身形。散落而不羁的黑发下,剑眉飞扬入鬓,一双虎目不怒而威,高挺的鼻梁下,严厉的薄唇微微的抿着,英俊而轮廓分明的脸上,似有不悦之色。

    皇帝看向宁不寂之时,对方也在注视着他,如同手下一般,宁大将军也因皇帝令人意外的年轻而震慑了一下。

    眼前的青衣少年五官明丽,长发高高的挽起,露出一截修长的脖颈,肌肤雪白而细腻,更兼浓眉长睫,星眸琼鼻,粉艳的唇角微微的翘起,带着三分的孩子气,看上去十分的温柔可亲。

    两人默不作声的互相打量。

    未几,同时在心头喝一声彩,“好一个美人!”

    5

    呆了片刻,想到对面人的身份,皇帝首先收起欣赏的目光,却见那贼寇首领一双眼睛依旧肆无忌惮在他周身逡巡,不由的有些尴尬,清咳一声道,“将军戎马多年,行事作风,果然与众不同。”

    宁不寂回过神来,只道自己心中所想被看破,他素来行事无所顾忌,干脆的问道,“此话怎讲?”

    皇帝笑道:“贫家待客,尚有清茶一杯,将军独树一帜,桌上杯盏全无,唯留帐下武士三百,莫不是预备拿人肉下酒?”

    此话乍听之下,仿若玩笑,语下却颇有讥嘲之意,意指对方茹毛饮血,不知礼仪。

    宁不寂怎会听不出来,惊讶这少年皇帝大胆之余,反讽道,“山野草寇,自然不能跟尊贵的皇室中人相提并论,陛下屈尊来此,不敢以粗茶藐视天颜。”

    言毕,一弹响指,帐外刀剑齐齐交错,传来整齐的“铿锵”之声,似在暗示,“我就只拿刀剑招呼,你又能奈我何?”

    眼见宁不寂有恃无恐,皇帝心下暗自恼怒,瞧了一眼被缚在一旁的先行官,出言道,“素闻宁将军武艺高超,堪称天下第一,今日方知,传言不可尽信。”

    宁不寂大起兴趣:“陛下此言,莫非有比武之意?”他嗜武成痴,见对方言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