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强娶(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戒指(二)
    四月六号。

    烈阳高挂,沈沫沫这才嘤咛着从睡梦中醒来。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呆了呆,怀疑的闭上眼睛,复又睁开,见眼前那张略带笑意的俊颜依旧还在眼前,沈沫沫伸手戳了戳那人新长出的胡茬,诧异的道:“你怎么还在这?”

    顾彦衡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不自然,他一把捉住沈沫沫的小手,拿在嘴边蹭了蹭,方才道:“今天是你生日,想去哪儿玩?”

    沈沫沫平日无所事事,除了画个图,挣点零花钱,上个网,看点新闻,免得和社会脱节以外,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日历牌了,是以今天是什么日子她门清门清的。

    四月六号,她的生日,二十五岁生日。

    同时,也是陈之韵哥哥的祭日。

    “顾彦衡,你还是去墓园吧,你这样愁眉苦脸的,看得我生日都过不舒坦了。”沈沫沫硬撑着酸疼乏力的身子坐了起来,披上一件顾彦衡的外套,将将遮住身子,她就往浴^室走去。

    顾彦衡眼色暗淡了一下,随即就用他高大的身躯把沈沫沫重新压倒在床。

    沈沫沫刚刚只是披了件衣服而已,她连扣子都没来得及扣,因而此刻一下子被顾彦衡压倒,她胸前登时一片春光。

    顾彦衡的眸光越来越深沉,他望着身下人细滑雪白的皮肤上,印着的无数吻痕,无来由的,身下又升起一股欲望。

    沈沫沫有些尴尬,有些不耐,更多的却是担心。

    顾彦衡这段日子以来,几乎夜夜早归,每一晚都要和她抵死缠^绵,每一次都弄得她哭泣求饶,他依然不肯停下来。

    照顾彦衡那日从顾家老宅回来后说的话,只要她怀^孕了,生下顾家的孩子,顾家就同意和程家解除婚约。

    顾彦衡仿佛当真了。

    沈沫沫无语望天。

    顾家那些人,当然了,也包括顾彦衡,他们当她是傻的么?明明领了结婚证,却依旧不管她的意愿,故意放出消息让所有的国人都把她当成破坏人家未婚夫妻感情的狐狸精,小三。

    现在呢,顾彦衡不知为何竟会突然爆发,傻乎乎的去顾家为她要来了这么一个“交代”,沈沫沫真是不知道,顾彦衡当初和现在所说的“爱”已经廉价到何种程度了。而顾家也是有趣,竟然提出这么个条件,他们真当顾彦衡是宝贝蛋,她沈沫沫非他不可了么?

    顾彦衡早就把当年拿出来的,威胁沈沫沫和他结婚的东西统统交给了沈沫沫,而沈沫沫也把东西寄给了林逸,林逸查证过顾彦衡给的的确是原件。

    顾彦衡的手中,应该没有什么能威胁她继续留下来遭受这种折辱的证据了。

    沈沫沫深吸了一口气,她望着呼吸越发粗重的顾彦衡,一派郑重的提醒道:“顾彦衡,今天是你好兄弟的祭日,你不能碰我。”

    往年的这个时候,顾彦衡都是早早起来,陪着哭成泪人儿的陈之韵去墓园了,沈沫沫不知道顾彦衡今天怎么那么奇怪,可他怎么奇怪她也无所谓,只是希望他赶紧恢复“正常”,不要打扰她今天过生日的好心情了。

    顾彦衡轻笑了一声,他伸出手来,揉^捏着身下美好的柔软,低头轻`咬了一下那小小的茱萸,直到身下的人儿呼吸也乱了,他才松口,贴近沈沫沫的耳朵,声音沙哑的道:“过去是我忽略你了,之航如果知道,我为了他而忽略了你,也会良心不安的,沫沫,我会一直记得我的兄弟,但再不会为了他而委屈你了。”

    说完这句话,顾彦衡就开始拉扯自己的衣服,仿佛真的打算不“委屈”沈沫沫。

    沈沫沫暗恼,她可不希望今天一整天都下不了床。

    沈沫沫嗤笑一声,“你就不怕你的之韵妹妹在你做到半道的时候突然打电话来,哭哭啼啼的让你停下来,立刻赶去她那吗?”

    顾彦衡动作顿了顿,又重新扣上了扣子。

    沈沫沫深呼一口气,还好,随即自嘲,为了陈之韵,顾彦衡倒真的事牺牲颇大啊。

    谁知顾彦衡下一步又压在了她的身上。

    “刺啦”一声,裤链拉开的声音。

    沈沫沫脸色巨变,她伸手努力推开顾彦衡:“顾彦衡,你疯了!”

    连裤子都不脱,就那样直^挺^挺的进入,顾彦衡,你当我沈沫沫就是用来让你发泄^欲望的么?

    顾彦衡压着沈沫沫一下一下的耸动着,他声音黯哑的沈沫沫耳边道:“不是你说的么,为了防止之韵突然叫我,我们,总得节省点时间不是?”

    沈沫沫转开脑袋,始终闭着眼睛,紧紧`咬着下唇,努力不发生一点声音。

    顾彦衡冷笑一声:“沈沫沫,夫妻义务你不懂么?你至于每次和我弄都像是被强一样吗?”

    见沈沫沫依旧不吭气,顾彦衡的好脾气也耗尽了,他平日里对沈沫沫千好万好,却独独在这件事上,顾彦衡丝毫不能忍受沈沫沫的冷淡。

    顾彦衡深吸一口气,努力把那物事拿了出来,他抬头看到沈沫沫有些惊讶的望着他。

    顾彦衡冷然笑了,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