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强娶(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淡漠(二)
    北方的六月,夜晚依旧带着凉意。

    沈沫沫将手缩了缩,藏在顾彦衡套在她身上的那件衣服的袖口里。

    “沫沫!”

    沈沫沫的步子并不大,是以顾彦衡很轻易的就追上了她。

    顾彦衡的双手紧紧扣住沈沫沫的肩膀,他重重的喘了口气,这才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道:“之韵她年纪还小,说话不知道过大脑,我已经骂过她了,你别跟她计较。”

    沈沫沫顿住脚步,定定的看了顾彦衡好一会,直把顾彦衡看得心慌,她才慢慢吐口问道:“陈小姐今年贵庚?”

    顾彦衡想也没想的就道:“二十四了,刚过的生日……”

    说到这,顾彦衡忽的闭了嘴。

    陈之韵二十四岁,沈沫沫二十二岁……

    顾彦衡呀顾彦衡,你怎么没找个好点的理由来?

    一道响亮的口哨声在寂静的夜里蓦然响起。

    “爷带你的女人去顾家老宅了……”江煜正的声音从疾驰而去的车上响了起来,声音断断续续。

    顾彦衡剑眉一皱,倏然展开。

    “沫沫,之韵的哥哥是因为保护我才去世的,我对她难免放纵了一些,你放心,我会好好教训她,让她以后对你不那么无礼,她既然比你大一点,”顾彦衡想了一下便道,“那你以后叫她姐吧,之韵嘴硬心软,你叫了她姐,她以后肯定把你当自己人罩着的。”

    顾彦衡慢慢设想着,他喜欢的沈沫沫和他当做妹妹的陈之韵友好相处的画面。

    沈沫沫轻嗤一声。

    顾彦衡明明知道她的底线在哪里,陈之韵那样辱骂她,她之所以能忍下来,一是因为,她和她母亲的身份,是绝对不会被沈家老爷子承认的,如果她贸贸然的说出真~相,沈家老爷子说不定会把证据毁得更彻底;

    二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沈沫沫心底清清楚楚,陈之韵可以辱骂她,顾彦衡可以教训陈之韵,也可以不教训陈之韵,但她沈沫沫,却一句都不能责问陈之韵。

    如果她刚刚和陈之韵吵了起来,江煜正是百分百要看热闹的。他只在乎他的好哥们,那两个女人怎么样,哪里会放在他的心上?

    而顾彦衡,他对陈之韵愧疚已久,也像模像样的宠了她五年,凡事都是以她为先,早就习惯性的从陈之韵的角度去想问题,一时半会的也改不过来。

    就像方才,顾彦衡虽然生气陈之韵出言不逊,但他依旧是从陈之韵的角度出发为她找借口,陈之韵不明真相,在陈之韵看来,沈沫沫不就是私生女么?陈之韵那样辱骂,虽然口不择言了一点,但哪有一个正经的女孩会看得起私生女?因而就算他对陈之韵有怒气,也没有对她责问一句,只是最后,沈沫沫真的跑开了,他才对陈之韵说了唯一一句重话。

    沈沫沫和顾彦衡七年未见,纵然顾彦衡口口声声说着为自己“守身如玉”,仿佛真的是等了她七年,盼了她七年的望妻石一般,沈沫沫却也再不敢轻易信他,尤其是经过了陈之韵的辱骂、顾彦衡无动于衷那一段。

    只是,人都有底线,她虽然愿意为了自己的母亲而暂时忍受一些事情,但这并不表示,所有的事情,她都需要忍。

    “顾彦衡。”沈沫沫忽而唤了顾彦衡一句,然后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手来,白~皙柔软的小手慢慢爬上了顾彦衡冷硬的脸颊,一点一点描绘着他深邃的五官。

    顾彦衡的呼吸粗重了起来,这样轻柔的碰触,半分眷恋,半分温暖,让他的心瞬间柔软起来,眉梢眼梢,俱是笑意。

    然而只一瞬,顾彦衡的笑意立时僵住了。

    “你是不是以为,我必须要借你的手不可?你是不是以为,为了正名,侮辱谩骂,我真的什么都可以忍受?你是不是以为,这天底下,只有你一个人肯帮我沈沫沫,而我沈沫沫,也真的非、你、不、可?”

    沈沫沫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抚摸顾彦衡脸颊的手似是无比缠~绵,眼中却是冰凉一片。

    顾彦衡右手蓦地从沈沫沫的肩膀上移走,准确无误的捏住了沈沫沫的下颌:“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怎么,沫沫还要反悔不成?”

    所有的理智尽数退去,顾彦衡的脑袋里只剩下一句话“她还有退路,她还想要离开,她,还不是他一个人的”……

    沈沫沫抿了抿唇,将下颌抬得更高,让顾彦衡把他之前的“杰作”看得更加清楚。

    雪白的脖颈上不和谐的印上了五根手指印。

    顾彦衡望着那手指印一怔,心中不知是懊悔,还是疼痛,咬了咬牙,他终究是松开了沈沫沫。

    沈沫沫得了自由,先是捏了捏自己酸疼的肩膀,清咳了几声,直到顾彦衡眼中的怒气要将她灼烧,她这才开口:“我的意思是,我和你的约定里,没有要忍受你的亲人抑或是‘妹妹’辱骂和苛责这一条。还有,我妈没给我生姐姐,你也别想着给我找个姐姐,我是绝对不会认的。”

    “我和你的约定里,只有结婚,这么一条而已,顾彦衡,如果你非要乱加霸王条款,那我们的约定,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