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婢女异闻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地契要怎么样散掉才好?爹娘,你们把银钱都埋在哪里了?”

    一大早就这样逼父母拿钱出来,花简予脸都气紫了,跳起身抡胳膊便是重重一记耳光,打的花隐寒眼冒金星。丘氏也大怒道:“真亏得你也是老爷的儿子!没出息!咱们家老爷还没死呢,你就等不急花起老爷的钱了罢!哼!婢子生的儿子,总也脱不了贫贱气!”

    花隐寒捂着面颊,心里突突直跳。他突然明白大娘其实一直对于父亲收了母亲做妾耿耿于怀,自己的儿子死去之后就更加嫉恨母亲和三娘。花简予大怒道:“你若有你哥一半的风范,还愁不能继承这个家吗?你是当老父我已经死了不成!”

    花隐寒颤声道:“孩儿……孩儿亲眼看到了!”

    二老一惊,同声道:“甚么?”

    花隐寒颤声道:“孩儿昨日同石大少一起去挖了坟了,爹,大娘,我们……甚么都看到了!”

    此言一出,丘氏眼冒金星,“咕咚”一声便倒在床侧,花简予大惊失色,后退数步,伸手指哆嗦的指着花隐寒,表情又惊又怒,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近日来他们一直寝食难安,朝思暮想的就是这件事。去年,当成家立业之年的花唤春突然意外去世,做爹的花简予悲伤沉痛,做娘的丘氏更是哭的数度昏死。这是丘氏唯一的儿子,她对这个长子投注了太大的希望,太重的感情。在儿子的葬礼上,丘氏就似着了魔一般,一定要为儿子结门冥婚,要儿子在死后至少有个人照料。可是当日没有时间一一寻找适当的死者,日后再结亲要挖祖坟,太过费事,何况丘氏执意要“新娘”与儿子同时下葬。花简予与丘氏数十年夫妻感情情深爱厚,死的又本就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于是昧着良心,从乡下买来一个年龄合适的少女,用绳子勒死,与儿子凑成冥婚。

    花简予颓然跌坐在椅中,手掌用力搓着自己的脸。当时的情景他还清楚的记得。

    这种事花简予不敢让别人去办,就连从小一直跟着自己的老管家花贵他也信不过,他要自己去做这件事。那小丫头名字叫巧儿,圆圆的脸蛋很是可爱。她家里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花简予推说儿子无后,想找个强壮的女孩儿生个儿子,她家人便高兴的收了钱,巧儿虽不乐意,但[Www.Qisuu.Co也只好答应。花简予悄声带她回来,只说是丑事不可张扬,那女孩竟就乖乖的听了话,顺从的穿上了喜衣。但[Www.Qisuu.Co被告知自己的丈夫竟然早已身死,巧儿大惊失色,也许十数年来的女子卑下的教育得她竟然不懂得逃跑,只跪下来抱着丘氏的腿苦苦哀求,那哀求之声似乎现在还可耳闻。

    ——放过我罢……求你们放过我罢……

    ——放过我罢……求你们放过我罢……

    ——我还不想……我还不想死啊……

    但[Www.Qisuu.Co为儿子之死已经心肠如铁的丘氏却看也不看巧儿一眼。她自己的儿子死了,她格外的嫉恨子女健之人,她恨不得亲手杀死这个女子,只可惜自己是妇道人家,力气不够,还是由花简予动手,将她勒死。

    二人又偷偷买来棺木,装了这女子的尸身,对抬棺之人只说是空棺,以后有了合适的死者再配冥婚。但[Www.Qisuu.Co棺材重量不同,抬棺之人又焉能不觉察,私下议论之时便被花隐寒听去只言片语。不过花家大,佣人也多,事后花简予仍不放心,编了借口把当时的抬棺之人打发回了老家,其余人甚少察觉。之后在花家大宅里,无人知得此事,也就不再有人说起。

    花简予一直以为这件事只有自己和大夫人丘氏知晓,哪知道亲生爱女甫一出嫁,石千躍就上门退婚,说出“三日之后,新娘必死”的预言。本来花简予与丘氏还当事有凑巧,可事情越闹越真,他们二人也越来越怕。于是他们想借小竹之死假装大怒,逼石家不能退婚,哪知事情最后却还是败露在自己的儿子手上。

    花隐寒用力掐了大娘的人中,将她也救醒,丘氏一醒来便掩面大哭。事后许久,丘氏回忆起当时所为,自己也时时从噩梦中惊醒,时常为当时自己的狠毒而心寒。但[Www.Qisuu.Co一想到爱子总算黄泉有伴,却又觉得极为安慰;痛失爱子的悲痛,似乎就靠这点一直支撑到现在。

    “你这不孝子啊……”已经为此事心力憔悴的花简予似乎在瞬间又老了十岁,“你是非要亲手将爹娘送上刑场才甘心?”

    花隐寒道:“不,爹,您听我说:我们,我们遇见了一个道人;躍兄他答应了不报官;只要散财,散够十万金……”

    花简予根本听不懂,拧起双眉:“甚么?你们请了道人?”

    花隐寒摇头道:“那道人是自己来的,他是、他是……”猛然一拍自己的额头,令自己镇定一点,道:“爹、娘,这件事暂时只有我、石千躍、花椰和一个名叫‘玄羽’的道士四人知道。石千躍已经答应了不报官,那道士看似不是凡人,花椰不必说,是咱们自己家的丫环,孩儿更加不会害自己的爹娘。您二老去年的所为,今日已报应在妹妹身上;如今若是放着不管,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