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二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0 页
    才过不久,就有一位小姐来问这里有一位上海来的苑小姐回来了没有?仆欧说回来了,又出去了,那位小姐忙问去哪里了,仆欧说客人的事,我们不知道,不过苑小姐有话留给吕先生。

    董言言忙去找1013房间的吕季荦,说:“苑小姐留了话给你,你去听一下吧。”吕季荦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到了大堂,找到那个仆欧,问苑小姐说了什么,仆欧一一说了,吕季荦把3011房间的账结了。董言言觉得这人真是死样怪气的,怎么这种人可以出来办事?听苑因没事,也就放心了。转身要走,谁知吕季荦叫住她问:“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突然就说要搬去亚斯立堂?”董言言看他一眼,忽然看出点明堂来,他那死气沉沉的脸下,是绝望的眼神,难道这个吕先生对苑因有什么别的心思?不过也难说啊,从上海陪到北平,不会只是办事的吧?还有苑因走的时候的表情,那样的决绝,难道她真的是艺名罗敷的女演员?这部电影她还没看过,不敢肯定,便试探地说:“有同学说苑小姐是演电影《桑园会》的罗敷小姐,苑小姐说他认错人了,本来唱得好好的歌,一下子不高兴了,就一个人走了。我怕她有什么不舒服,赶来问一下。她既然好好的回来了,又去了亚斯立堂,那我也就放心了。吕先生,苑小姐真的是那个什么罗敷?”

    吕季荦还是呆呆的,有点自言自语的样子,喃喃地说:“为什么要去亚斯立堂?”董言言说:“她一心要做修女,搬去亚斯立堂不是很正常的吗?”吕季荦摇头,说:“我以为她这么说,只是要避开我。既然她有……为什么还去?”董言言不明白他说什么,又问一句:“她真的拍电影了?还是蔡楚生的导演?”吕季荦点点头,眼睛直直地说:“是,蔡兄的导演,我的编剧。她演得那么好,唱得那么好,蔡兄都一个劲的夸她,她却说要做修女。我以为是为了避开我,怎么就真的去了?”

    董言言也是颇为诧异,说:“这个表嫂,做事真是令人吃惊。我只知道她要做修女,没想到她居然还会拍电影。”吕季荦听她一句表嫂,精神也有了,问道:“表嫂?她真的是你表嫂?”董言言说:“是。”看他一眼,说:“再见,吕先生,你见了她,代我跟她道个别。她既然决意这么做,你就随她去吧。”心想罗白棠的事,苑因怕是没跟他说过,所以他才这么难过吧。朝他点点头,说声再见就走了。

    吕季荦还是不明白,怎么阿苑既然有先生在北平,又会去做修女呢?她不喜欢自己,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那她的先生,却又不阻止呢?那位董小姐,是她先生的表妹吧,怎么也不帮着表兄劝劝呢?她为她的棠哥哥伤心成那样,怎么又另外嫁人了呢?百思不得其解,在大堂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了,只管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个男人来到面前,对他说:“是吕季荦?”吕季荦抬头一看,正是阿苑的那个先生,忙说:“你是阿苑的先生吧?你来找她吗?她搬去亚斯立堂了,你去那里找她吧。”那位戴着墨镜的先生半晌才吐出来一句:“到底还是去了。”转身就走。

    吕季荦觉得这一家子人都好奇怪,忍不住赶上去,问道:“你真的阿苑的先生?怎么你妻子要去做修女,你也不拦着?刚才你的表妹也在这里,也说随她去。”那位先生听到这一句,停下脚步,问:“董小姐来过了?”吕季荦说:“是啊,早上来找过她,我告诉她说阿苑去了教堂做礼拜,刚才她说本来在和同学一起唱歌,唱得好好的,只因为有人认出她的罗敷,就不高兴了,回来就去了亚斯立堂。我是不明白,演电影有什么不好,当初她就千推万推的,好不容易劝她演了,演得那么好,活灵活现的,她却一点不高兴。我的本子,蔡楚生导演的想法,她都能领会,天生的明星啊。”

    他还要再说,忽见那位先生握起了拳头,脸色难看之极,便住了口。

    练意长看着他,心里骂他蠢货。这些读书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撺掇漂亮女人演电影,不知道对她有什么好处?恨不得打他一顿,但到底是没有用的。死小姑娘脾气硬,木鱼脑子,他是早就知道的。

    青帮红帮

    吕季荦接到玛丽亚嬷嬷的电话,让他去买两天后回上海的车票,他便转托六国饭店代为订票,票到手后,又回报了具体行程时间。到那天结了房钱、餐费、茶水账,到亚斯立堂去接嬷嬷修女和苑因。再见苑因,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只觉得这个女子,年龄虽小,却是一团猜不透的谜,而她的经历,也像谜团一样搞不清。坐上火车,安顿好后,趁她不注意时偷看她,发现她的神情更是捉摸不透。一张小脸晶莹如玉,像是有宝光从里面发出,衬着黑袍白巾,真像西洋油画里的圣母般圣洁。点漆似的黑眼珠,就像《老残游记》里写的白妞黑妞两姐妹的眼睛,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清清朗朗,没有一丝阴霾。这样的眼神,只有她在演罗敷时才出现过,下了妆,换下戏服,她的眼睛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愁苦。而这丝愁苦,如今却不见了。要是信奉基督真的让她能平静安乐,那也只好随她去了。

    这一程火车,与来时又有不同。来时苑因虽然对他冷淡,但还聊天说笑,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