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二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 页
    苑因回到李丽华身边,抱歉地说:“对不起,是一个老朋友,有两年多没见了,没想到在这里碰上。阿姊,谈好了吗?”

    李丽华说:“好了,就等吕先生写出词来,找人谱上曲,送来你练习,练好了就可以录音。蔡先生,那就这样了。”蔡楚生说好,招来女侍结账,李丽华待要抢着付,女侍说:“刚才那位先生已经付了。”李丽华说:“那位先生倒是有心。那我们走吧。”四人离开沙利文,分头而去。

    李丽华和苑因回到静安别墅李家,已经有黑袍白帽的修女在陪着李太太说话,另外还有两个唱诗班的女子也在。两人过去坐下聊天,李太太倒出茶来,女佣捧出茶点,略吃一点,一人打开钢琴弹起曲子,其他两人和苑因一起站在身后,唱起赞美诗。李太太笑眯眯地听着,李丽华偷偷溜了。

    李家卜寓静安别墅。这静安别墅原是潮州会馆的墓地,后又为英国人的养马场,1926年由南浔四象之一的张静江购得,起造静安别墅,1932年竣工,这时还十分新整。

    苑因在李家一住两年,陪着李太太上教堂、唱赞美诗,哄得她十分高兴,对苑因也加倍喜爱。苑因上上教堂,唱唱诗,只觉得跪在教堂的穹顶下,听着管风琴的悠扬曲子,心境十分的平和,慢慢有了些信仰。精神上有了寄托,人也不那么憔悴了,这两年回叶榭镇上去过几次,回家住几天,有些不惯了,便又回到李家来。阿爹姆妈见了苑因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个女儿,原不是该在乡下的。阿妹劝过两次,让她还是找个好人家嫁了,苑因说我为别人弄成这个样子,有什么脸嫁人?罗白棠因她而死,她又怎么能另外嫁人?阿妹说你还不到十八岁,一辈子还早,总该为自己打算。苑因说早打算好了,过些时候,就做修女去。把阿妹气得要死。

    苑因有了做修女的心,去教堂更勤了,李太太却说唱唱赞美诗就行了,在家一样好修行。李丽华就笑说,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在说佛教的居士?居士就是在家修行的,肉照吃,酒照喝,婚照结,孩子照生,妈你到底是信基督还是释迦牟尼?李太太说什么灵就信什么,都是劝人向善的,信什么不一样。有这样的李太太,苑因的信教也就打个折扣。

    楼下唱着赞美诗,李丽华在楼上自己房间打电话,打得眉眼含春,过了一会儿又溜出去了。

    桑园罗敷

    吕季荦的本子写得极快,不过一个礼拜,就把剧本和歌词都写好了,蔡楚生看了提了点意见,修改了几幕,把歌词拿去谱了曲,交给李丽华,李丽华和苑因在钢琴边练了几天,又与李丽华父亲电影公司里的小乐队合了两遍,约了蔡导吕编,订了时间,去徐家汇路上的东方百代唱片公司录音。

    见面闲话几句,到了钟点,苑因进了录音棚,拿了歌词就唱:“三月的春光照桑林,八月那个秋香赏桂金。桂枝儿编就的桑叶篮,三月三的好风来,我就采桑,采桑,采桑那个青。

    六幅的湘水系作裙,一片那个紫霞裁衣襟。再借明月一颗珠,三月三的好风来,我就挽云,挽云,挽云那个鬓。”

    歌词俏皮灵动,曲子又是用了浙江民歌的一点调子,苑因在唱的时候又故意加一点吴语口音,使得这首歌更为活泼有趣。她自己在棚里唱得欢喜,好像又回到家里的花林子,采花采桑,无忧无愁。外头听歌的蔡楚生、吕季荦、李丽华都听得高兴,说真是唱得好,李小姐找的人找得太好了。

    吕季荦更是沉醉,说:“这位苑小姐不但嗓子好,还聪明,加点口音来唱,显得那么真实可爱。李小姐,这个主意是怎么想出来的?”

    李丽华笑说:“我也不知道,前几天我们在练习时她还没这样试过,这丫头鬼机灵,倒把我也瞒过了。还别说,本来这两天为了练这几首歌,我是耳朵都听疲了,被她这么一唱,又新鲜了,倒像是头一次听。”

    里头苑因唱得兴起,一口气把另外几首也录了,都是一遍就过。乐队被她感染,合得天衣无缝,江南丝竹,曲韵悠悠,听得人笑从心起。

    蔡楚生一直在旁听着,没有说话,这时忽然开口道:“李小姐,我想请苑小姐做女主角,你看她肯不肯?”

    李丽华先是一喜,后又叹气说:“蔡先生,这事怕有些难。我这个妹妹,别看她年纪小,主意却大。她认准了的事,别人很难劝得转的。我帮你说说倒不要紧,可实在是没有一点把握。要不蔡先生你自己试试?”

    蔡楚生说:“那天在沙利文,我就觉得她眼睛里有戏。开始文静缅腆,还不觉得怎样,后来她和她那个朋友在一起,又说又笑,一时又哭,一时又顽皮,一时又伤感,脸上表情丰富之极。我一直在观察她,当时就有了想用她的想法,这下听了她的歌,更加确定了。不但活灵活现,还悟性甚高。罗敷这个角色,就是为她设定的。她就是罗敷,罗敷就是她。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人了。”

    李丽华说:“蔡先生的眼光那还有错?你说的她就是罗敷,罗敷就是她,那还真是说过了。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罗敷啊。”

    蔡楚生哦了一声,说:“明白了。苑小姐眼神如此哀伤,原来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